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386章 姜家妇

第386章 姜家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曲大奶奶站起来,开了柜子开了锁,将那份她一直视若拱璧的婚书拿出来,递给姜焕璋。姜焕璋翻开,看了几眼,只气的头昏眼花,这婚书,还真是他爹那笔轻浮无根的破字!

    连字也能仿到这种程度,李氏,他小看她了。

    姜焕璋目无焦点的看着婚书。

    他小瞧她了,从前到现在,他都太小瞧她了。当初在京城,她可是以精明著称的,都说她做生意算无遗策,他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觉得十分恶心,对她都要添上几分厌恶,他姜家是书香大族,做生意算无遗策,真是太丢人了。

    做生意算无遗策的人,算计起人来,必定同样可怕。

    他被李信那条疯狗背后突袭咬了那一口,发配西北时,二爷要陪他一起去,说过一句话,他记得清清楚楚,二爷说:只要夫人能熬过这场病,京城有夫人就足够了,要是夫人熬不过来,他和他的命数也要就此折断,姜家也是,所以,他留不留在京城都无所谓……

    这些,他都疏忽了,他太大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打着离开姜家的主意,她竟然要毁了姜家,要毁了他。他和姜家,哪一点对不起她?难道就是因为孩子?她生不生孩子又怎么样?他的儿女,不就是她的儿女么?

    因为……她不可能知道!再说,也不能全怪他!他怎么能忘了她的精明能干,他竟然从来没想过要防着她……

    姜焕璋越想越乱,直乱的头痛欲裂。

    好象一切都在变,切都变了,这些变化,让他突然有种对自己都要失去掌控的感觉。

    自己还是从前的姜焕璋吗?姜家还能是从前的姜家吗?晋王还是从前的皇上吗?还有明天、后天、大后天,无数天之后,还能跟从前一样吗?

    “夫君?”曲大奶奶见姜焕璋茫然看着婚书,神情恍惚,忽悲忽怒,傻子一样,忍不住叫了一声,又叫了一声。

    “出去!”姜焕璋恍过神,将婚书扔到地上,冷冷吐出两个字。

    “你?”曲大奶奶有几分生气了,她是他的妻,夫妻敌体,他怎么能这么跟她说话!

    “出去!滚!”姜焕璋再一声恶狠狠的厉呵,曲大奶奶退后两步,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春妍!”姜焕璋哑着声音叫道,春妍听的心一缩又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大爷还掂记着她……

    “大爷叫你呢,耳朵聋了?还不进去!”曲大奶奶已经出了门,抬手拨下簪子扎在春妍脖子上,再抬手又把簪子插回头上,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娴熟之极。

    春妍被扎的闷哼一声,痛的眼泪直往下掉,被姜焕璋一句春妍叫出来的那满怀的温暖和旖旎,被一簪子扎的无影无踪。

    春妍进屋,离床两三步,曲膝见礼,低眉垂手站着不肯再往前,如今这一身打扮,她实在不愿意见人,特别不愿意见大爷。

    “秋媚呢?怎么没看到她?”姜焕璋先问起秋媚。

    “秋媚说了,大……万嬷嬷来抬姑娘的嫁妆时,秋媚说她也是嫁妆,是有脚的嫁妆,就跟着走了,冬柔和夏纤也走了。”

    说到秋媚、冬柔和夏纤都走了,春妍一阵悲从心来,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是万嬷嬷来抬的嫁妆?都抬走了?”姜焕璋看着春妍的眼泪,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悲伤,心里也是一片说不出的悲怆难过。

    “是,还有李家大爷,姑娘的妆台被二娘子搬走了,百宝架被顾姨娘抬了过去,还有那只红铜大熏炉,还有……万嬷嬷都让人抬回去了,连夫人院里的那几件,也都抬走了,爷,怎么会这样?”

    春妍抬头看着姜焕璋,脸上的泪水流成了两条小河。

    “没事,以后就好了,以后就都好了。”姜焕璋越听越难过,春妍那一身靛蓝老棉袄棉裤,更是刺的他眼睛生疼心里更痛。

    她怎么能这样?他哪一点对不起她?她怎么能恨他恨成这样?

    姜家,难道不是她的家么?她和他住在一个屋檐下几十年,她在姜家几十年,她是姜家妇!她怎么能这样?

    姜焕璋的头痛的象要炸开了一样,他想不明白,他哪里对不起她了?他是瞧不起她,可他再瞧不起她,也让她做姜家的主母,一做就是几十年,享尽了尊荣富贵,她还要怎么样?他想不明白,他要问问她,他一定要当面问问她,他哪一点对不起她!

    …………

    姜焕璋年纪青,身体底子又好,这次病在家里,曲大奶奶侍候的不能再用心了,医药饮食都十分周全,不过病了三四天,就几乎全好了。

    病好出门,姜焕璋先到晋王府请见晋王。

    晋王淡淡的,不算疏离,可也绝算不上亲热,远远不如姜焕璋离开京城之前。

    姜焕璋打点起全部精神,正要仔仔细细禀报江南之行的枝枝叶叶,谁知道刚说了没几句,晋王就打断了他的话,“昭华辛苦了,又刚刚病愈,这些都不是大事,再说,江南之行,也不该跟我禀报,昭华先回去,今天就这样,我看,你还是多歇两天再来当差吧,我还有事,就不多留昭华说话了。”

    姜焕璋被晋王硬生生打发出来,站在晋王府门口,好一会儿,还愣愣的回不过神,难道出什么事了?他不在京城这几年月,出什么事了?

    “姜长史,我家老爷请您上车说几句话。”一个面容憨厚的小厮离姜焕璋两三步,长揖见礼,恭敬请道。

    “你家老爷是?”姜焕璋顺着小厮的示意,看向十来步外一辆靛青绸围子的大车,大车简朴无华,看不出什么。

    “我家老爷姓季。”小厮再次示意,姜焕璋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京城姓季的可不多!

    掀帘上了车,果然,端坐车里的,就是那位季天官。

    “怎么了?站在那儿发什么愣?”季天官看起来十分随和,这话说的更加随和。

    “没什么,大病初愈,有几分精神不济。”姜焕璋无论如何不会让别人知道晋王和他生份这样的事,这是几十年下来,刻进骨子里的警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