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384章 现实很骨感

第384章 现实很骨感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陶老爷今年五十一了,头一个媳妇生孩子时没能生下来,一尸两命,还是个男孩子,屁股先出来的。陶老爷难过的不行,给媳妇和儿子守足了三年孝,才又续了一个,进门三四年才怀上,生了如今的陶大娘子,生了陶大娘子后,陶家太太再没开过怀,陶家太太三十岁那年,先后给陶老爷纳了两三个小妾,进门五六年,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后头陶老爷就死了心,说这是他命里无子,送走了两个小妾,和太太两个吃斋念佛,就守着陶大娘子过日子,原来是打算招个上门女婿。”

    秋媚低头听着,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后头看中了秋媚的表哥,说不用做上门女婿,做了上门女婿,怕碍了秋媚表哥以后的前程,只求两条,一是秋媚表哥要给他们老两口养老送终,二是,若只有一个儿子就算了,若有两个儿子,第二个儿子要替陶家顶门立户,姑娘话传到的时候,陶老爷刚找宁老掌柜说了这事,求他作伐,去问问秋媚表哥的意思。”

    文二爷看着秋媚,轻轻叹了口气。

    “宁老掌柜就没跟秋媚表哥说陶家这事,只跟秋媚表哥说了姑娘跟姜家义绝,秋媚也跟着又回到李家,太太准备放秋媚她们出府这事,秋媚表哥就托宁老掌柜卖庄子、宅子,要进京替秋媚赎身,说他阿娘活着时,给他和表妹定过亲,他想赎秋媚回去成亲。”

    秋媚双手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里流个不停。

    “宁老掌柜没让他卖庄子宅子,也没让他进京,说是宁江正好今年要送年货进京,就让宁江走一趟,替他讨太太示下,许不许他赎秋媚回去,要是准他赎回,就让宁江顺路把秋媚带回去,赎身银子他先替秋媚表哥垫上。”

    “倒是个有情有义的。”文二爷这话里意味复杂。

    “姑娘问秋媚的意思,秋媚说,她要侍候姑娘一辈子,哪儿也不去,谁也不嫁。”清菊看着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秋媚。

    文二爷慢慢叹了口气,秋媚是个聪明人,她表哥,第一是不知道陶家这事,可陶家这事,他早晚得知道,娶陶家姑娘,跟娶秋媚,简直是天渊之别,谁知道他知道后会不会后悔?就算不后悔,也会时不时想一想,两夫妻好的时候还好,不好的时候,保不准他就要心生怨愤。

    第二,宁老掌柜没说秋媚已经坏了清白这事,秋媚表哥要是知道她坏了清白,还愿意娶她吗?就算娶了,心里会不会有个疙瘩?

    “秋媚姐,你表哥多好,有情有义,你何苦……”夏纤刚劝了半句,就被秋媚打断,“你不懂!”

    秋媚哽咽着,“就因为……他有情有义,我才……才……不能害了他!他娶了陶家姑娘……陶家……跟娶我,能一样吗?娶了我,我……什么都没有,连身子都是……脏的,就是他有情有义,我才……我也得有情……有义,我不嫁,不嫁给他,不能嫁……”

    “你成全了他,那你以后……”夏纤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清菊一胳膊肘捅了回去,“就你话多!”夏纤忙咽回了后面的话。

    “哭吧,好好哭一场,哭痛快了,也就好了。”文二爷示意秋媚,秋媚一把接一把抹着眼泪,“不哭了,早就哭好了,我刚才也没哭,就是眼泪……流了点儿眼泪,我有什么好哭的?”

    “那就好,来,我敬你一杯,咱们秋媚有情有义,是好样儿的。”文二爷举杯示意秋媚,清菊急忙给秋媚满上,秋媚端起杯子,冲文二爷举了举,一饮而尽。

    “去湖州有什么好?咱们在这儿多快活!来来,姐跟你喝一杯。”小悠也举杯邀秋媚,秋媚一样仰头喝了,清菊跟上笑道:“秋媚姐,你可不能走,你要是走了,别人我不知道,我可是要哭瞎眼的。”

    “还有我!秋媚姐姐,我最喜欢你,你走了,那这园子里还有什么意思?幸亏你没走!”夏纤紧跟清菊后面也举起杯。

    秋媚来者不拒,很快就喝的脸色一片绯红,醉倒在炕上,小悠和清菊将她放好,盖上薄被,三个人重新坐下,重新温了壶酒,文二爷拿过壶,替小悠、清菊和夏纤三人斟了酒,举杯示意三人,“来,我敬你们三个。女子不易,难得你们都是这样的真性情。”

    “二爷这是夸我们呢,还是损我们呢?”小悠一边喝一边笑。

    “有几句话,”文二爷放下杯子,神情郑重,“二爷这几句,可都是掏心窝子的话,你们都要记在心里,记住这几句话,这辈子也许都能象今天这样,吃吃喝喝、顺顺遂遂过完。”

    “二爷您说。”清菊给文二爷满上酒。

    “好好跟着太太当差,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离开李家,就算万不得已,也最好别离开李家。”文二爷一字一句说的很慢。

    “第一条,好好当差,不要离开李家。记住了,二爷说下一条吧。”小悠曲起一根手指,表示这一条记住了。

    “第二,太太百年之后,就跟着姑娘,姑娘到哪儿,你们就到哪儿,你们要当姑娘的丫头,姑娘的人。”文二爷说第二条。

    “咦?不是说不要离开李家?以后姑娘要是出嫁了呢?我们再当一回陪嫁?姑娘要是……难道大爷不是李家?”夏纤有点晕了。

    “大爷是李家,可大爷要娶大奶奶,李家内宅,是要归大奶奶管的,大奶奶虽说也是李家,可大奶奶跟太太、跟姑娘肯定不一样,我是说,大奶奶的规矩,跟太太、跟姑娘的肯定不一样,再说啦,咱们本来就是姑娘的丫头,反正我是不管那么多,我这辈子就跟着姑娘,哪儿也不去。”

    清菊这番话说的又快又脆,叮叮咚咚,如珠落玉盘。

    “好丫头!”文二爷一脸欣赏,拍手称赞,“怪不得能在你们姑娘身边当上大丫头,这份明白实在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