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379章 梦里梦外

第379章 梦里梦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姜焕璋神情木然的进了侧门,再进了月亮门,走了几步,呆站在落满枯叶的青石路上,转着身,一寸一寸打量着四周。?  ?

    他想起来了,上一回这个时候,绥宁伯的大兴土木刚刚告一段落,府里焕然一新,生机勃勃……

    这个时候,李氏已经开始办年了,她说她头一回办年,怕办不好,所以要早点开始,省的晚了来不及描补,这个时候,进京报帐的掌柜们带来的年货,从大门影壁后一直堆到二门里,堆到他站的地方还往里很远,家里新添了很多婆子、丫头、小丫头,一个个穿着新衣,笑容满面,忙的脚底生风……

    上一世的情形如同画卷,随着姜焕璋的目光,在枯死的花草上,在油漆斑驳的亭子上,在四处透风寒酸可怜的暖阁上,一点点铺开,一直铺到月亮门外那座默然伫立的影壁上。

    画卷上繁华热闹的从前,从影壁上渐淡渐没,仿佛一幅色彩鲜艳金光闪闪的画,飞快的褪去了所有的颜色,露出眼前的荒败破落,姜焕璋心里一阵悲伤,这一切,都是因为李氏么?

    姜焕璋呆站了不知道多久,才垂着头,拖着脚步往陈夫人的正院过去。

    掌家的曲大奶奶最早得了姜焕璋回来的信儿,激动的手一松,摔了只杯子,茶水溅到裙子上,曲大奶奶急忙叫人拿衣服换衣服,重新均粉抹胭脂,重新梳了头,她那位人中龙凤的夫君,她朝思謩想的夫君,总算回来了!

    曲大奶奶从头到脚精心打扮好,一脚踏出门槛,又急忙缩回去,吩咐春妍捧着大镜子,自己举着小靶镜,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再次仔细看了一遍,确定处处妥当处处好看了,这才放下靶镜,深吸了口气,拿捏出浑身的端庄范儿,出了门,急急往陈夫人正院,去见她那位只偷看过一眼的十全夫君。

    姜焕璋走到离正院不远的暖阁前,脚步再次顿住,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座一只飞檐已经蛀坏塌落的暖阁,他记得这间暖阁。

    上一世这个时候,这间暖阁已经修缮一新,暖阁往南,和那座湖石叠起的假山群之间那一亩多地,李氏让人移了许多遒劲苍老的红梅进来,这个时候,早开的红梅已经绽放了,那几座假山上,嵌着大片的热烈盛开的大红悬崖菊,站在这间暖阁里望过去,稀疏绽放的红梅,热闹奔放的悬崖菊,衬着遒劲的梅枝,厚重的假山,是一幅喜庆而美不胜收的画。

    上一回,就是这个时候,就在这间暖阁里,暖阁门窗敞开,他路过,看到顾氏背对着他,正在专心的画着红梅和菊花,他看着顾氏的背影,映衬在那幅绝美画面前的顾氏,是那么美好。

    他进了暖阁,随手关了门,他的头探过顾氏的肩,看着顾氏画画,他教她再画画,手握着手的教,他和她紧紧的搂在一起,他甚至记起了那份冲动,他的身体头一回涨的那样难受……

    过了年,顾氏就进了门,第二个月,顾氏就怀上了,他当时高兴之余,十分庆幸,幸亏那天在暖阁里,他把持住了,要不然,也许顾氏就要怀着身子进姜家,那样的话,顾氏就要在李氏面前因为失德而抬不起头,他会后悔一辈子……

    曲大奶奶离姜焕璋十几步远,站住,紧张羞涩的看着不远处失魂落魄的姜焕璋,她的夫君好象比上次偷看时瘦了不少,两鬓仿佛有了风霜,曲大奶奶看的一阵心疼,作为天子重臣,夫君还稚嫩的肩膀上,压着的担子得多重?都把夫君压老了。

    曲大奶奶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见礼,姜焕璋已经恍过了神,往正院过去,曲大奶奶急忙跟在后面,一路跟一路纠结,是现在过去见礼呢,还是到了婆婆那里再见礼?

    她是读过孝经的,夫君从外面回来,要是没先去给公公婆婆请安,而是先见了自己,那可是不孝。

    不能让夫君不孝。

    曲大奶奶缀在姜焕璋后面,亦步亦趋跟着他,一直跟进了正院。

    正院守门的婆子满眼惊惧的看着眼里只有姜焕璋,一路跟进来的曲大奶奶,犹豫了又犹豫,没敢上前阻拦。

    虽说夫人过话,不许大奶奶踏进她这正院半步,可今天大爷回来了,大奶奶是跟着大爷进来的……不关她的事!

    听到哥哥回来了,姜大娘子和姜二娘子并不怎么喜悦的迎出来,一抬头看到紧跟在大哥后面的曲大嫂,姜大娘子还好,虽说满脸惊恐,好歹稳住了,姜二娘子吓的嗷一声,掉头就往屋里跑,“阿娘!阿娘!她来了!她来了!”

    姜焕璋猛的转身,直直的瞪着羞涩满面,冲他款款福下去的曲大奶奶。

    曲大奶奶深深福下去,款款直起身,羞羞怯怯抬头偷眼,见姜焕璋还直直的瞪着她,顿时两颊飞红,扭捏的揪起了帕子。

    姜焕璋面无表情的直视着曲大奶奶,看了好一会儿,转过身,径直进了上房。

    上房,姜婉姜宁挤成一团,陈夫人紧紧抓着捧云的手,捧云一只手被陈夫人抓着,一只手举着只美人捶,四个人八只惊恐的眼睛,齐齐盯着紧随姜焕璋进来的曲大奶奶,连姜焕璋姜大爷回来了这件大事,也顾不上了。

    “让她出去。”迎着姜焕璋愕然的目光,陈夫人指着曲大奶奶抖着声音道。

    “你到外面等我。”姜焕璋立刻回头吩咐曲大奶奶,曲大奶奶虽说极不情愿,可姜焕璋的话,至少这会儿,她不敢不听。

    曲大奶奶慢腾腾退出上房,倒退着,更加慢腾腾的往垂花门走,还没退出垂花门,就看到顾姨娘和青书姨娘两人互相扶着,一人挺着一个大肚子从正屋旁边的月洞门出来,看到这俩,曲大奶奶不往后退了,双手叉腰,恶狠狠盯着两人。

    顾姨娘和青书姨娘听说姜焕璋回来了,急忙从后罩房出来,还没进正房,先撞上了煞神曲大奶奶,顾姨娘吓的转身就要往后罩房逃回去,青书一把拉住她,“大爷在呢,她能怎么着?咱们赶紧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