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375章 讨好这活难做

第375章 讨好这活难做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蒋先生只当没听见,“先前咱们都说过,这件事,换一换,大爷做了四爷做的事,哪怕是大爷当场手刃了朱洪年,皇上和贵妃,也不会治大爷的罪,更不会治大爷死罪,四爷也是如此。”

    “你可真会白日做梦!那一对老东……他们怎么对我,你这眼睛难道瞎了?不会治我的死罪?哈!你想的真美!”大皇子一声冷笑,“他们巴不得找个借口杀了我呢!他们眼里,只有老四才是他们的儿子,我不是!我已经不是了!”

    “皇上和贵妃要是不再视大爷为子,大爷这会儿还能坐在这儿?早埋进土里了。”蒋先生忍不住刺了句。

    大皇子脸色变了,周渝海急忙上前打圆场,“先生都是为大爷好,大爷先消消气,姑母那脾气,大爷还不知道,就是得好好哄着。先生说的也有道理,要是皇上和贵妃不是跟从前一样疼爱大爷,四爷能容大爷活着?”

    大皇子哼了一声没说话。

    “大爷得去一趟长宁宫。”蒋先生觉得身上的疲倦越来越重,重到连说话都十分吃力,“皇上那里……”蒋先生没说下去,皇上那里他已经搞砸了,只能在周贵妃那里用心周旋,看能不能周旋回来。

    “大爷,您现在是皇子,身边还有位虎视耽耽,一心一意要置您于死地的四爷,您不能太由着自己的性子,等皇上走了,您坐上去,那时候,您想怎么脾气就怎么脾气,想杀谁就杀谁,可现在不行。”

    蒋先生看着一脸不忿不服的大皇子,心里没有了以前的焦灼担忧,反倒平静的出奇,他把话说到,听不听,他也管不了了。

    “您和四爷,一母同胞,论才干人望,不相上下……”

    “呸!他能跟我比?他给我**都不配!”大皇子狠狠的啐了一口,蒋先生仿佛没听到,在大皇子的吼声中,语调不变的接着往下说,“你和四爷拼的,不过就是谁能多得皇上和贵妃的宠爱,特别是贵妃,大爷,这话我早就跟您说过,您和四爷,说白了,就是得贵妃心者得天下,大爷万万不能轻怱大意。”

    “是吗?照你这么说,什么长幼嫡庶,统统都不算了?阿娘想让谁承大位,谁就能承大位?要是这样,我现在就可以一刀抹死自己了,阿娘心里,只有老四一个儿子,我不是她儿子。”大皇子想着周贵妃,满腔的愤懑堵的心里一阵接一阵的痛。

    “若论嫡庶,离宫那位才是嫡!”蒋先生不客气的说了句,大皇子眉毛一竖,周渝海急忙陪笑道:“先生说笑话儿呢,大爷,先生说得对,皇上可说过不只一回,对姑母尽孝,就是对他尽忠,大爷,姑母最疼您,这您也知道,您是长子,姑母和皇上对您寄以厚望,爱之深责之切,姑母和皇上对您比对四爷严厉,那也是因为姑母和皇上对您寄以希望更重,先生您说是不是?”

    “渝海这话说的极是,所谓爱之深责之切,皇上和贵妃对您寄以承继家国基业的厚望,平时言谈举止,对您自然会比对四爷严厉,这不是偏疼四爷,这是偏疼您。”蒋先生顺着周渝海的话劝道。

    这几句话明显的劝进大皇子心里去了,大皇子心气渐平,端起茶几口喝了。

    蒋先生看着他又交待道:“大爷,多想想从前,小时候,贵妃是如何疼爱大爷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贵妃待大爷,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大爷千万不能自外于贵妃和皇上,这一趟去,只有一件要紧事,就是讨了贵妃的欢心,只要贵妃高兴了,别的,都不是大事。”

    大皇子站起来,似是而非的应了一声,“天不早了,吃了午饭再去不晚。”

    “那也是。”蒋先生在大皇子背后低低应了句。

    大皇子一出门,周渝海急忙坐到蒋先生身边,关切的看着他,“先生?”

    从大皇子通身怒火进来,周渝海就一直不停的瞄着蒋先生,看出了他的疲惫和厌倦。

    “我没事,有点累了,大约也受了些寒,没事。”蒋先生掩饰着那股从心底涌起的倦怠。

    “我让人请太医过府,给先生诊诊脉。”周渝海急忙道,不等蒋先生答话,几步奔出门,扬声叫人赶紧去请太医,先生受了寒。

    蒋先生坐在屋里,听着周渝海一迭连声的吩咐,抬起手,用力揉着眉间,他还是要打起精神,不看在大皇子面上,也得看到随国公府的面子上。

    午后,大皇子拿着王妃准备的两盆盛开的茶花,进宫去探看周贵妃。

    进了长宁宫,大皇子一路长驱直入正殿内。

    周贵妃对这两个儿子,从小到大,以捧在手心怕吓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精神捧大的,不管是大皇子还是四皇子,到长宁宫来,从来没需要通传过,让她的宝贝儿子等通传这么大的功夫,她都舍不得。

    也许是周渝海和蒋先生那句寄以承继家国基业的厚望起作用了,大皇子是心平气和,脸上有笑进的正殿。

    周贵妃向来是看到儿子就高兴,再看儿子带来的两盆确实相当不是凡品的茶花,连声赞个不停。

    “这是霍氏亲手养的,几十盆里就这两盆还算不错,能入了阿娘的眼,也不枉霍氏一片孝心。”大皇子笑道。

    听说是王妃霍氏养的花,周贵妃脸上的喜色立刻褪掉一层,“原来是霍氏挑的,怪不得,我就瞧着,这花好是好,挑不出毛病,可就是觉得哪儿差了口气,霍氏这眼光,到底跟你没法比。”

    虽说大儿媳妇和四儿媳妇都是她亲自挑的,可说不上来为什么,她总觉得不管是大儿子府上,还是四儿子府上,正妃都没有侧妃懂事孝顺,当时挑的时候没看好,这两家的正妃和侧妃,都该调个个儿。

    “一盆花而已,阿娘看个新鲜,觉得不好就扔出去,下次儿子再给您挑好的。”大皇子并不在意,霍氏的眼光肯定不如他,这不用阿娘说,不过他从来不在这些花草上留意,注意不到这盆花跟那盆花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