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374章 偏心就是偏心

第374章 偏心就是偏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立太子。?”福安长公主冷声道,“现在立了太子,至少能保全他们两个的性命,至少皇上活着的时候,他这两个儿子都能活着。”

    “两个人?”李桐抬头看向福安长公主,福安长公主一声冷笑,“皇家血脉宝贝着呢,就算谋逆,也不过高墙圈禁,这会儿立了太子,把另一位高墙圈禁起来,有皇上在,再怎么圈禁也没人敢亏待他半分,是圈禁也是保护,等新皇即位……”

    福安长公主的话戛然而止,半晌,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正常,稍稍有点儿脑子的,即了位就会放出被圈禁的兄弟,在京城周边找个小县封过去,明着给予自由,暗中派人严加监视,那被圈禁的只要没笨到死,老老实实养尊处优,熬过一代人,也就过去了。可这一对兄弟还不如皇上,倒跟周氏不相上下,不管哪个即了位,头一件事,肯定就是去杀了另一个!”

    “我也这么觉得。”李桐看着福安长公主,这两位,谁也没能杀掉对方自己全身胜出,不过,两败俱伤对这两只来说,真是最好的结局。

    “可惜这两个都是笨到死的,被圈禁的那个,就算被圈禁起来,也必定想方设法要出来想翻盘,早晚闹出杀身的大祸。”福安长公主连叹了几口气,“再怎么,毕竟是林家血脉,我这个人,不愿意见血,特别是林家的血。”

    李桐看着她,福安长公主迎着她的目光,“看什么?”

    “自作孽,不可活。”李桐声音很轻,福安长公主脸色一沉,半晌没说话。

    两人沉默无言喝了两三杯茶,福安长公主才叹了口气,一脸寥落,“母亲死的时候,我当着她的面,立誓出家修行,不问世事。”

    李桐默然看了她一会儿,低下头,看着杯子里的茶汤,就算她不问世事,世事也是要来找她的,只要活着,就没有净土。

    …………

    早朝后,皇上留下大皇子和四皇子,可是这两堆稀泥无论如何和不到一起,大皇子满口刑律国法,家国大义,非要穷究四皇子杀了朱洪年的大罪不可。

    这件事上,四皇子暗里占尽理儿,明面上却一点理儿不占,照高书江的安排,这一回只能走悲情路线,大皇子在那儿和皇上梗着脖子不依不饶,他就跪在地上,一脸悲伤不起来。

    皇上气的脖子都粗了,大皇子还是半分不让,咬死那两句:杀人者偿命,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气极了的皇上一巴掌打在大皇子脸上,“这国这家,这天下,是朕的,还轮不着你不依不饶!这是你弟弟,你嫡亲的弟弟,一母同胞!他再怎么惹了你,你也不能这么狠心置他于死地!”

    “他置我于死地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话?他置我于死地的时候,你和阿娘怎么都装看不见?”大皇子声声怒吼,委屈的眼泪都下来了。

    皇上看着气的脸都变了形,涕泪横流的大皇子,一屁股跌坐在炕上,无力的挥着手,“你下去吧,朕不跟你说了,你回去好好想想,给朕上个请罪折子,一个两个都这么不省心!朕这是作了什么孽!”

    大皇子转身就走,四皇子跪在地上,看着大皇子出了殿门,眼珠转了两圈,膝行两步到皇上面前,“阿爹,大哥这脾气越来越不得了了,这敢跟您吼上了,这以后……”

    “行了。”皇上烦躁的打断了四皇子的告状,“这件事,你大哥有三成错,你就有七成!就算朱洪年有错,犯了律法,有京府衙门,有大理寺,还有刑部,你怎么能冲到茂昌行拿人?你拿人,这就是私刑,你难道不懂?”

    “阿爹,我要是让京府衙门,或是大理寺拿人,还能拿得到人?这边还没出动,朱洪年就被大哥藏起来了,我也是没办法。”四皇子分辩。

    “那你就能以身犯法?”皇上再次觉得气有点上不来。

    “是他自己往刀上扑,他自己找死,我能……”四皇子还是比大皇子有眼力多了,眼看他爹气色不对,后面的话没敢说出来。

    “要不是你们兄弟威逼,他能自己找死?你们兄弟神仙打架,他是池鱼!池鱼!你还有脸说?”皇上越想越气,四皇子不敢再接话,垂头跪着一声不敢再吭。

    皇上心烦意乱,也没心情多教训四皇子,挥着手,“你也下去吧,往后,你给朕安份些!”

    四皇子连声答应,退出大殿,长长呼了口气,冲等候在旁边的周副枢密得意的抬了抬两根眉毛,心情舒畅的走了。

    大皇子一阵风般冲回王府,直奔内书房,蒋先生和周渝海都在书房里等着今天早朝的消息。

    “老东西!”大皇子冲进屋里,满脸狰狞的泼口骂了句,蒋先生后背绷的笔挺,愕然看着完全失态的大皇子,“大爷,出什么事了?难道?”

    难道要立太子了?

    “那个老东西!明明是老四的错,他杀了人!他该死!老东西!”大皇子整个人就是一团怒火,完全没了理智。

    蒋先生松了口气,满眼厌倦的看着暴跳如雷的大皇子,在大皇子咆哮中,竟走了神。

    周渝海惊恐的看着暴怒的大皇子,不停的瞟着蒋先生,盼着蒋先生能劝一劝,也就蒋先生能劝一劝大爷,可蒋先生端坐在扶手椅上,神思仿佛有些恍惚。

    “大爷,这事,咱们之前不是议过,这件事确实是朱洪年自己扑刀而死,四爷纵然有错,也不是大错,拿这事扳不倒四爷。”

    等大皇子的暴怒回落,蒋先生声音疲缓的说道:“咱们先前议的,是借这件事,让群臣看到四爷的本性,目无国法,随意而为,身为国君,这很可怕,借此,平衡大爷当街鞭抽晋王那件事。”

    “平衡什么?我打他又怎么了?兄长教训弟弟,有什么错?长兄如父!我看你真是想的太多了!”大皇子的怒火还没完全消去,蛮横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