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五零章 其主和其仆

第三百五零章 其主和其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要不是这样,那就是礼法不对!”小悠打断文二爷的话,断然而强硬道。

    文二爷瞪着小悠,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却猛一声咳,他还能说什么?

    “小悠姐说的在理!”秋媚简直要鼓掌了,“就是!凭什么自己挣了银子不能用到自己身上?他陈家哪儿来的那么大的脸?小悠姐阿娘的,小悠姐的,难道就是他们陈家的?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文二爷瞪着秋媚,同样的无话可说。

    “唉!”绿梅长长叹了口气,“小悠姐,你看,我从来没劝过你跟陈家大哥回去,老实说,有时候我真想不明白,咱们女人嫁人图的是什么?”

    文二爷正抿了口酒,被绿梅这话呛的伸长脖子,连伸了好几下,才算没呛着。

    绿梅已经有了六七分酒意,一句话说完,眼泪潸潸,“小悠姐,你说,别家不说,就说咱们家,内宅外宅,一家子都在李家当差,世代为奴的家生子儿多的是,别的不说,就说我阿娘,和我阿爹……”

    绿梅接过秋媚递上来的帕子,按住不停往下掉的眼泪。

    “我阿娘和阿爹一样当差,阿娘的月钱比阿爹的还多了二百个大钱,一直都是这样……”

    绿梅的话有些零乱,“阿娘一样当差,回到家里,要洗衣服、做饭,收拾,带孩子,还有侍候我阿爹!阿爹回到家里,往炕上一坐,腿一伸,等着我阿娘烧水兑水侍候他烫脚,等着我阿娘给他炒菜温酒,他喝了酒倒头就睡,我阿娘一天到晚,从来没闲着过,连生着病,也得做家务带孩子侍候我阿爹,都是一样当差,凭什么我阿娘过的这么苦,我阿爹就什么都不用管,就什么都得我阿娘侍候着?”

    文二爷看着眼泪流个不停的绿梅,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阿娘生了四个闺女才有了我弟弟,我阿娘挺着肚子一个接一个生,连生孩子的热水,都是自己烧的,可生的闺女也罢,儿子也好,不都是沈家的闺女儿子,关我娘那个赵字什么事?生了儿子继承的是沈家香烟,又不是赵家的,所有的苦、所有的累,所有的难处都是我阿娘一个人吃尽咽尽,可那个家里,都姓沈,就她一个姓赵的,就她一个外人,她一个外人,凭什么要给沈家当牛做马?”

    绿梅一把抓过酒壶,倒了杯酒,仰头一饮而尽,将杯子重重拍在炕几上。

    “也不能这么说,女人,总得成个家……”文二爷话没说完,就说不下去了,他这些话,干巴巴太空洞太敷衍了。

    “都这么说,女人不嫁人不行,女人得有个男人,女人得有个家,可嫁人有什么好处?男人有什么用?有个家除了当牛做马,那个家有个什么好?看看小悠姐……小悠姐的娘,要是在我家,我家的银子,至少一半是我阿娘挣的,可是我阿娘要是生了象小悠姐阿娘那样的病,要是主子们没有赏赐,要是全靠我家,我爹能拿出一半银子给我娘治病?哪家肯?大不了等我娘死了,我爹再娶一房媳妇回来,这样的家,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女人嫁人,有什么好处?”

    绿梅直视着文二爷,一句紧一句的问道。

    文二爷下意识的往后仰着上身,“嫁人不能为了好处……”一句话说到一半,文二爷露出一脸尴尬的笑,“世情如此,绿梅酒多了。”

    小悠示意秋媚,自己也起身,沏了杯茶过来,递给绿梅。

    “我连个姓都没有。”小悠自己也倒了杯茶,“没家没族的,我都想好了,等老了,能在这家里养老最好……”

    “能!”秋媚接话接的极快,“我问过了,太太,还有前头的老太太,等下人厚道得很,一辈子没嫁人,老太太和太太给养老送终的,好几个呢,都好得很!”

    “能在这里养老最好,要是不能,我就找间尼庵,带发修行也行,落发也行,反正都那个年纪了,头发有没有都行,我有银子,有银子就不愁没人侍候,等死了,就一把火烧了,把灰撒到地里,随便哪块地,我觉得佛祖最好,人死了就轮回去了,这辈子我杀生杀得多,下辈子大概轮回个鸡啊鹅的,管它呢!”

    小悠浑不在意的挥着手,秋媚拍起了巴掌,“小悠姐说的真好!就是,什么香烟不香烟的,关咱们屁事!就该这样!”

    “你这妮子,疯了!什么屁不屁的,要是让万嬷嬷听到,非掌你嘴不可。”绿梅酒意恍惚中,还牢记着规矩。

    文二爷连喝了两三杯酒,他不准备说话了,这三个丫头,凑在一起各自说话,并不用他帮忙开解什么以及解决什么,用不着他说什么。

    秋媚嘻笑着,提着酒壶给绿梅和小悠满上酒,举起杯子,“来,这一杯祝我们姑娘一辈子顺顺当当,过得好!最好别嫁人了,嫁个屁啊!”

    “都说了不能说屁这个粗俗字儿,万嬷嬷……要掌嘴的!我也祝姑娘一辈子过得好,嫁个屁啊!”绿梅醉意浓重,杯子里的酒晃出来一半。

    “绿梅别喝了,你看看你这酒量,姑娘跟咱们不一样。”小悠从绿梅手里夺过酒杯,将茶杯塞到她手里,绿梅浑然不觉,举着茶杯,跟秋媚碰了,又跟文二爷猛的碰了下,仰头就喝。

    “二爷见笑了。”小悠酒量看起来相当不错,还十分清醒,文二爷忙摆手道:“小悠姑娘别客气,绿梅姑娘这是真性情,这份见识令人佩服。小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你只管说。”

    “没什么,”小悠又倒了杯茶塞到举着杯子要酒的绿梅手里,“陈家的事,万嬷嬷已经帮我打发了,再有什么事,有姑娘,还有太太呢,我们这些的下等人,酒多了乱说的话,二爷就当个笑话儿听吧,别往心里去。”

    “这不是笑话儿。”文二爷看起来十分感慨,“都说闺阁之中自有豪杰,你们姑娘不同凡俗,你们也一样不同凡俗,只是……不说了不说了,以后好好跟着你家姑娘,你说得对,活着先活好,至于死后,人死如灯灭,灯灭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