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四四章 长公主的教导

第三百四四章 长公主的教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听福安长公主说到大皇子当街鞭打晋王这件事之前,李桐真不知道这件事。从前她也没怎么关心这类事,现在也不是很关心。

    “你看看你!”福安长公主一脸嫌弃的斜着李桐,“我告诉你,就算是内宅女子,相夫教子……你不用相夫教子,那你要打理生意,这些事也不能这么不闻不问!”

    李桐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这事都好几天了!”福安长公主哼了一声,“我跟你说过,女人也不能两耳不闻宅外事,朝局动荡,兵祸乱起,抄家灭族,先死的都是妇孺,特别是两耳不闻宅外事的妇孺!”

    “我知道了。”李桐无奈的应了一句,“城里的管事没来禀报,大概是没当成大事……”

    “那就更不对了!”福安长公主教训李桐的心劲儿特别高,“这怎么不是大事?还有比这更大的事儿吗?亏你还跟我学了这几个月,怎么这点眼力都没有?”

    “我跟你学了这几个月?”李桐不点茶了,看着福安长公主,哭笑不得,她跟她学什么了?

    “你跟在我身边,不就是言传身教?”福安长公主理直气壮,李桐眉头抬的额头一片横纹,好吧,确实算言传身教,李桐舒开眉头,低下头继续点茶。

    “你说说这事儿。”福安长公主点着李桐。

    “说什么?”李桐有几分无奈的看着福安长公主,她今天好象有点兴奋过头。

    “能说什么?当然是说说这件事。”福安长公主手指曲起,响亮有声的敲在椅子扶手上。

    “大爷打了晋王爷,还是在马行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这脾气太大了。”李桐有几分敷衍。

    “你好好说说!”福安长公主欠身从李桐手里抢过银壶,再顺手把杯子挪到自己面前,一脸严肃,“我告诉你,这才是真正的大事。你今年才多大,这一辈子长着呢,你要是不准备嫁人,这一辈子里里外外都得你自己操心,你要是嫁人……”

    福安长公主顿了顿,“你要是再嫁人,肯定要嫁个明白人,至少得让我点了头,至少得嫁个能说得上话,夫妻相和,有点见识的男人,这样的话,外头的大事你不能不闻不理,你不闻不理,他也看不上你。不管怎么样,这些事你都不能不理会,好好说说。”

    李桐心里又酸又暖,挪了挪坐的更端正些,“我没读过史,不过听长公主平时说过几句,臣子最怕的,是暴戾的君上,夏桀商汤这样的暴君,是臣子们的噩梦,就是夏桀商汤,没即位前,只怕也没这样过,大皇子这一顿脾气,只怕是让自己离那把椅子远了不少。”

    “嗯。”福安长公主满意的嗯了一声,“这还差不多,我就说,你还是有点天份的,就是缺人指点,他这一顿鞭子,不是让自己离那把椅子远了,而是让自己……”

    福安长公主拖长声音,拖出几分幸灾乐祸,“他要是有自知之明,应该知道他不用再想那把椅子了,不过,他肯定没这份自知之明,要是有,也就不会发这顿脾气了。”

    李桐皱眉看着福安长公主,福安长公主迎着她的目光,冲她眨了眨眼,“你记着,君和臣,就象翘翘板,君弱但臣高,君强则臣低,臣子可不是奴仆。”

    福安长公主轻笑了一声,“你管过家,也该知道,就是奴仆,也分忠仆恶仆,这家管的好了,奴仆如臂使指,管的不好,奴仆生事,照样能把家败了。”

    李桐点头,这一条她太知道了。

    “皇上算不上强君,好在墨相和吕相脾气好,可也只是脾气好,他们不会看着那把椅子上坐一位夏桀商汤,给自己和家族带来灭顶之祸,这不是为君为国,是为了他们自己,他们的家族,这一顿鞭子之后,他们不会让老大坐上那把椅子。”

    福安长公主一声冷笑,“真是失心疯了,就是太子,就是皇上,大庭广众之下,也得压一压脾气,在宫里朝堂举鞭抽人已经算是骇人听闻了,他居然在京城大街上!他这都不是失心疯,他是白痴!”

    “嗯,周贵妃也不是只生了他一个,还有位四爷呢。”李桐接了句。

    福安长公主脸色微沉,沉默片刻,“你说的是,除了这个白痴疯子,还有位看起来不白痴还没疯的呢。”

    “是不是……”李桐的话还没问完,院门口传来禀报:“长公主,白老夫人请见。”

    “请进来吧。”福安长公主眉头微皱又松开,冲李桐摆了摆手,吩咐请进。

    白老夫人只带着个老嬷嬷,进来见礼落了座,老嬷嬷退出,李桐站起来,奉了杯茶上去。

    “这丫头看起来鲜活多了。”白老夫人先和李桐说话,李桐微笑颌首,却没答话。这个时候,没有法会,什么事也没有,她突然来了,必定是有重要的话要跟长公主说,她不是真要和她搭话。

    李桐奉了茶就要告退,长公主冲她挥手示意,“你坐下,白老夫人不是外人,你闲着也是闲着,正好听听闲话。”

    “长公主这话极是。”白老夫人笑起来,“我就是在家里坐的腻歪了,过来寻长公主说说闲话,打发打发时间。”

    白老夫人和李桐说了这句,就转向福安长公主,说的还真是闲话。“长公主听说没有?晋王那个舅舅,说是亲事定下来了。”

    “定下来了?哪家姑娘?”福安长公主很惊讶。

    “算不上哪家姑娘,说是杨舅爷的母亲看中的,和杨舅爷从前住的地方隔了一条街,姓伍,倒也算是京城里的老门老户,家里是卖猫食儿的,父母兄长俱全,听说姑娘人品性格都好,长的也好,她家门风儿也好。”

    白老夫人看着福安长公主的神色,福安长公主有些惊讶,笑起来,“门当户对,怎么突然明白过来了?那顿鞭子?倒是有用。”

    李桐听白老夫人说到姓伍,家里卖猫食儿,心里猛的一惊,手里的杯子差点掉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