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四零章 震动2

第三百四零章 震动2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明摆着的事。”墨二爷憋着口气,大皇子当街鞭抽晋王,他的宝贝儿子不但吃了挂落,还挨了大皇子两鞭子,虽然抽在身上,有斗蓬厚衣服挡着,可还是血痕斑斑,只是皮没破,血没流出来而已。

    “他性子暴,从前还好,这两年越来越暴躁。”

    “他这不是暴躁,这是暴戾。晋王是他亲弟弟,他鞭子下可半点情份没留,幸好他手里拿的是鞭子,要是刀,他也能一刀捅下去。阿爹,大爷真要封了太子,我立刻带着小七逃到南洋,好歹给咱们墨家留一条根。”

    “抽了这顿鞭子,大爷离帝位就很远了。”墨相坐直上身,伸手拍了拍儿子,“你什么都好,就是事情一关到小七,你这脾气……”

    墨相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墨二爷脖子一梗,“我这不是因为小七挨了打,这是就事论事,难道阿爹没看出来?这就是商汤夏桀?”

    “老四也好不哪儿去。”墨相看起来十分烦躁。

    “除了大爷就是四爷,阿爹就没想过别人?皇上有四个儿子。”墨二爷看起来气消了些,说话没那么冲了。

    “在皇上眼里,他只有两个儿子。”墨相看着儿子,墨二爷嘴角往下扯,鄙夷的哼了一声,“皇上……哼,阿爹,为臣者不能一味奉上,他眼里只有两个,那就想办法让他看到另两个!”

    “我跟你说过!”墨相神色声音骤然转厉,“想好好活着,就别插手皇家家务!这不是朝政,这是家务!皇上觉得是家务,那就是家务。”

    墨二爷没说话,可脸上的神情却明显是不服,墨相斜着他,两人中间弥散着一股子别扭,沉默好一会儿,墨相声音转缓,“小七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

    “不算重,也不算轻,两道血痕从背上缠到胸前,下手真狠。”墨二爷想着儿子身上那两道鞭伤,痛的眉头抖了好几抖,“把上回定北侯府送的药抹上了。”

    “宁远过来看过没有?”

    “没有,打发了个小厮过来,看了伤,说把上回送的药抹几回就能好。”墨二爷答了话,顿了顿,“阿爹,你觉出来没有,自从宁远进了京城,这京城可多出不少事。”

    “以前事也不少。”墨相似是而非的答了句。

    “贺家商行那把火,虽说周六说是四爷放的,四爷也没否认,可我总觉得四爷那种能放火的人,这把火,嫁祸的味儿太浓。”

    墨相没说话,示意墨二爷接着说,“江南这件事,扯进了汤家,也十分蹊跷,我让人打听过,汤家那位老祖宗这一支,当初就是和江南本宗水火不容,才依附汤家,迁到山西,几十年从无往来,怎么突然闹了这一出?汤家那位老祖宗要是有这样的胸怀气度,祝家三支早就该有来有往了。”

    “嗯,这件事,是有人冒充汤家那位老祖宗,栽赃汤家,牵到高书江。”墨相肯定了墨二爷的话。

    “江南科场案,是从祝家几个子弟身上起来的,季家在中间扇了风添了火,但我觉得,季家只是扇风添火,不是主事人,主事人是谁?”墨二爷再进一步。

    “你觉得是宁远?”

    “除了他还有谁?江南科场案发,童敏下狱,大爷肯定非常生气,拿下童敏的,是晋王府长史姜焕璋,大爷当街鞭打晋王,肯定是因为这个,因为晋王没照顾好那位杨舅爷?那是笑话儿。”

    “他能有什么好处?大爷落败,得了好处的是四爷,大爷和四爷势均力敌,对他才最有好处,一方加倒一方,下一步就是立太子,一旦立了太子,他还有什么机会?这个,你怎么想?”墨相看着儿子问道。

    “也许这是第一步呢,大爷当街鞭打亲弟弟,这一件事已经失了民心,谁知道还会不会再出一件江南案这样的事,让四爷也暴露本性?”

    “嗯。”好一会儿,墨相轻轻点了点头。

    “阿爹,我总觉得,这个宁远,也许真能……”墨二爷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墨相两个大拇指一下一下碰着,好半晌,低低道:“小七爱和宁远一处儿混,随他去,你别多管。别的,先看着,看看再说。”

    “嗯。”墨二爷低声应了。

    回家早的,除了墨相,还有吕相。

    出了大皇子这事,吕炎早早就回到府里,听说翁翁回来了,急忙迎出来,虚扶着吕相,一起往书房进去。

    进了书房,吕相吩咐吕炎煮水沏茶,一边看着吕炎焙茶碾茶,一边缓声问道:“听说墨家小七也挨了打?”

    “嗯,小七说他开头吓傻了,后来回过神,觉得干站着不行,就上前想劝劝大爷,他还没能说出话,大爷的鞭子就抽过去了,他躲闪不及,头一鞭子抽在胸前,第二鞭子时他绊倒了,鞭梢在后背带了下,没头一鞭子重。”

    “伤的怎么样?”

    “看着挺吓人,不过宁远那个小厮说是皮外伤,不碍事,有半个月就能好,不会留疤。”吕炎答的很仔细。

    “宁远没去?”吕相好象有几分惊讶。

    “没去,说正忙着查杨舅爷被骗这件事,脱不开身。”

    “喔,再焙就有糊味儿了。”吕相指点了一句,“过了年,五爷就八岁了。”

    “嗯?”吕炎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翁翁说的是……那个五爷?”

    “还能有哪个五爷?”吕相仿佛对孙子的大惊小怪有几分不满,“皇上只有四个儿子,这句哪个五爷,可不应该。”

    “是。”吕炎急忙恭敬认错,他翁翁从小就教导他,不要轻视任何人。

    “当年定北侯说宁家不出废物,这些年,总有人拿宁远说道,宁远桀骜不训,也许还大逆不道,可他。”吕相欠身端起茶,闻了闻,“肯定不是废物。”

    “这话,李信说过一回,”吕炎看着翁翁,“有一回我和小季,还有李信,说闲话,京城就那些闲话,就说到宁家不出废物这桩秩事,李信说,宁家确实没有废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