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三六章 骗子太多

第三百三六章 骗子太多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七少爷!”杨舅爷看到墨七,简直象看到救星一般,语无伦次,“不怪我,真不怪我,不是我。”

    “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敢这么对杨舅爷?难道你们连杨舅爷都不认识?”墨七当了大半年的官,摆起架子来,颇有几分官威,只可惜京城骄民见多识广,墨七这点儿官威根本不顶什么用。

    “七少爷,杨舅爷拿走了一车绸缎,没给钱。”掌柜语调里透着恼怒,声气不善。

    “我没拿!不是我,我不认识他们!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他们。”杨舅爷又急又怕。

    “一个时辰前,杨舅爷带着两个管事一个小厮,那三个人是跟你一起来的吧?”掌柜看向杨舅爷质问,杨舅爷点了头又摇头,“是是是,可我不认识……”

    “一进铺子,杨舅爷就说他要买些绸缎,这话你说过吧?”掌柜打断杨舅爷的分辨,接着质问,杨舅爷不愿意点头,可这话他确实说过,又不能不点头,缩着脖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墨七。

    “杨舅爷说买得多,铺子里有的,各样都要最少一百匹,那管事说,是杨舅爷成亲要用的,七少爷也知道,满京城谁不知道杨舅爷正在说亲,成亲就是年里年外的事,他带来的管事,当着他的面这么说,他喝着茶不停的点头,这还能有错?后头管事说,杨舅爷成亲这事,是晋王妃统总打理的,这绸缎得各样拿两匹给王妃看看,这话也不错吧?七少爷你问问他,他那管事是不是当着伙计的面请了他的示下,他点了头的?”

    掌柜越说越气,这股子气里,至少一小半是对自己生气,怎么能信了这位烂泥杨舅爷呢!

    “那两个管事一个小厮是你带来的?人呢?哪儿去了?”墨七有点儿明白了,杨舅爷恐怕又被人骗了。

    “我不认识。”杨舅爷脖子缩的更紧了,目光畏缩根本不敢看墨七,“我不知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说,我可就帮不了你了!”墨七拧着眉威胁了一句。

    “不怪我!真不……就是今天早上,早上起来,没吃好,我就想着……就是想吃碗羊杂汤,今天阴天,贱冷的天,后来,到张好手茶汤店,就是那个管事,我真不知道,他说他是晋王府管事,正找我呢,我喝了碗羊肉汤,还要了一大盘子猪头肉,上好的猪头肉,沾了祘汁……”

    杨舅爷舔了一圈嘴唇,“再后来,就吃饱了,吃饱了,就说亲事说好了,要让我看着买绸子,我就来了,我真不知道!”

    “既然是晋王府管事……”

    “他胡说八道,小的们到晋王府门房问过了,压根就没有这事!”掌柜愤然打断了墨七的话。

    墨七拍了两下额头,他也想到了,第一杨舅爷的亲事肯定还没着落,第二,就算要买绸缎什么的,也不能派个管事找杨舅爷过什么眼,这事儿明摆着的,杨舅爷又被人骗了。

    “这事得报官。”墨七一脸无奈,看着掌柜建议,掌柜看向几个伙计,这一车绸缎要是找不回来,就得他和今天这几个伙计赔出来,拉走的那一车都是铺子里最贵的织锦缎和销金料子,这一车绸缎,是他们几个小半年的收入。

    几个伙计冲掌柜摇头,这事不能怪他们,这银子,他们也赔不起。

    “他报不报官我们不管,那一车绸缎钱,说什么他也得给我们!”掌柜咬牙道。

    墨七挠头,想了想,招手叫过小厮夜雨低低吩咐:“你去一趟府衙,找宁七爷,把这事告诉他,让他赶紧过来救一救杨舅爷。”

    夜雨答应一声,飞快奔往府衙。

    宁远听夜雨说了几句,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忍不住笑出了声,一盘子猪头肉,他就跟着人家去当猪头了,这位舅爷可真是,上好的一盘子猪头肉!

    “我这就过去,你先回去跟你家七少爷禀一句。”宁远有几分懒散的吩咐夜雨。看着夜雨一溜烟跑了,懒在椅子里来回晃着。

    这事儿若是判个杨舅爷也被别人骗了,让人家绸缎铺子吃进这笔亏损,他做这个恶人,好象有点儿犯不着,嗯,这笔受骗费,怎么说都该让晋王府赔出来……

    “叫个人,去晋王府禀一声,就说杨舅爷在绸缎庄买了东西没给银子,被绸缎庄揪住要银子呢。”宁远叫进大英吩咐道。

    …………

    散了朝,大皇子又耐着性子陪周贵妃说了半天闲话,才出来回到府里。

    书房里,随国公世子周渝海和幕僚蒋先生对坐喝茶,等着大皇子。

    见大皇子进来,周渝海急忙站起来见礼,蒋先生欠了欠身,仔细看着大皇子的神情,大皇子的神情不算怎么不好,可也绝对说不上好。

    “贺家,生意看的怎么样了?”大皇子落了座,盯着周渝海问道。

    今年的花椒卖不上价,一直到现在,货栈里还堆了很多,珍珠宝石又损失了二三十万银子,童敏出了事,年底的孝敬银子肯定不用想了,大皇子虽说一直因为银子烦恼,可从来没象今年这么烦恼过。

    “还没有,大爷也知道,生意不好做,贺大郎又不是生意人……”

    大皇子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拍断了周渝海的解释,“不是生意人?那他还能干什么?爷不听这些借口,他要是不能,那就换一家!”

    “这是小事。”蒋先生替周渝海解围道,“大爷今天和贵妃聊的可好?”

    “这是小事?那什么是大事?”大皇子没答蒋先生的话,冷声反问道。

    “这天下是大事。”蒋先生声音更冷,迎着大皇子的怒目,“大爷心里明明白白,若再这样自欺欺人装糊涂,大爷就不用担心有没有银子用,该担心的,是大爷这条命,这满府的人命!”

    “这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大皇子躲开蒋先生的目光,嘴硬的强辩了一句。

    “贵妃今天心情可好?”蒋先生见他退让,接着问他最关心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