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三五章 忆往

第三百三五章 忆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听的又是惊讶又是想笑,也不知道是因为手里的热茶,还是因为宁远的话,有一种十分温暖的感觉。

    她对宁皇后的印象,两辈子加一起,也就是宁皇后三个字,没想到她还打过仗。

    “后来阿爹和阿娘给大姐挑婆家,挑了好几年,多数是阿娘看不中,阿娘看中了,阿爹又觉得不好,偶尔阿爹阿娘都看中了,大姐又没看上,我记得有一回,阿爹阿娘都看中了,大姐觉得也行,我没看中,那是春天,我把他诱到个野蜂窝下面,一箭把蜂窝射下来,蜂窝砸在他头上,把他蛰的差点活不了,后来就算了。”

    宁远声音一路走低,“后来说大姐要嫁给皇上,我那时候小,不懂事,大家都跟我说是好……”

    宁远的话突然哽住,微微仰头看着亭子外,好半天才接着道:“我看到大姐哭,大姐说她哭是因为要出嫁了,嫁得远,舍不得我,舍不得家……”

    宁远的话再次哽住,低头转着手里已经空了的杯子,李桐站起来,从宁远手里拿过杯子,重新添了茶粉,沏了茶推到他面前。

    “后来,我一直很后悔,当年我要是不把那个野蜂窝砸到小周头上,大姐就不会远嫁京城了。”

    “没有野蜂窝,也许就会有别的什么事。”

    “大哥也这么说。”宁远端起茶,“可我还是很后悔,越来越后悔。”

    “你到京城,去看你姐姐没有?”李桐将话题从后悔上拉开,命和运,都是无数的巧合,她曾经后悔的恨不能将自己千刀万剐,又能怎么样呢?

    “没有,现在,没什么好看的。”宁远这一句声音极其低落。

    李桐不知道说什么好,从前她三十多岁就虔诚修佛,后半生更是投入在佛法中,她疑惑最多,想的最多的,就是轮回和天命,有几年,她深信自己前世必定亏欠了姜焕璋和姜家诸人,这一生她是来还债的。

    至于天命,她问过青空大和尚,什么叫天道?什么又是天命,青空大和尚说他也不知道,凡人怎么可能参得透天道和天命呢?但是他说,人的命并不是没有贵贱,皇帝更替关系天下,和蝼蚁一般的平民的命,轻重必定是不同的。

    蝼蚁一般的平民,想要改命都几乎不可能,皇帝,只能更难吧。

    可是她这一世,跟从前已经完全不同了……

    “想什么呢?”宁远看着怔怔出神的李桐问道。

    “想佛法。”李桐将杯子里凉了的残茶倒进茶海里,重新给自己沏茶。

    “佛法?天命?”宁远接道:“都说命,我不怎么信,都说命该如此,可命到底该怎么样,谁知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就说是还前世的债,麦杆搭桥救活蚂蚁,就能从绝户命到生儿子,这不是笑话儿么?”

    李桐看着他,沉默不语,他说的这些,她从前想了几十年,也没想明白,现在,还是不明白。

    “不说这些了,这么好的月色。”宁远突兀的转了话题,李桐转头看着亭子外,“哪儿来的月色?”

    天空一片黑沉,不光没有月,连星星都看不到。

    “月在心里。”宁远探出半个身子,看了看,缩回来,指着自己胸口笑道:“就跟修佛一样,心里想想就有了。”

    李桐笑起来,看来他心情好些了,这是取笑她刚才那句想佛法么。

    “我启蒙的那位先生,是南边人,两浙一带,说的一口南方官话,总是抱怨北边太冷,抱怨北边的丫头粗,长相粗说话粗什么都粗,说南边的女儿家才叫女儿家,一个个都是水灵灵的嫩葱儿一样。”

    李桐歪头听着宁远的话,心里提着一丝警惕等他最后那句反转。

    “他喜欢所谓天然无雕饰的景儿,闲了就总往乡下山里逛着看景,每次出去回到府里,说到景就叹气,说北地的女儿家不好,看见男人不害羞一个个眼神直愣愣的看,先生长的挺好看,那时候还很年青。”

    宁远中间解释了一句,李桐想笑又抿住嘴。

    “说他们两浙的女儿家看到男人,都是以袖掩面,未语无脸红,那才叫娇花儿一样的女儿家。”宁远说着,举起袖子半遮面,脖子扭了两扭,李桐笑出了声。

    “他总是抱怨,后来,阿娘就买了几个南边的丫头给他使唤,那几个丫头还真是,你跟她说话,还没说话呢,就从脸红到脖子了,跟她说话吧,她嘤嘤叽叽,我那时候就觉得,南方的女儿家哪是什么娇花儿,明明就是一滩泥,粘粘乎乎拿不起用不了。”

    “是跟你说话这样吧?跟别人说话必定不是这样。”李桐笑的茶都泼出来了。

    “你想说我长的好看是吧?”宁远倒是明白极了,李桐一边笑一边点头,她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你就没象她们那样。”宁远上身往李桐倾过来,“你看,咱们俩,孤男寡女,深更半夜,我这么好看,你也这么好看,就咱们俩,你也没羞成一块红布。”

    李桐瞪着宁远,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叫什么话?

    宁远往后仰回去,拍着桌子笑。

    “既然没什么事,你该回去了。”李桐站起来,宁远也跟着站起来,慢吞吞晃到亭子台阶前,看着李桐进了月洞门,慢慢下了台阶,转身走了。

    …………

    墨七修河工的差使之后,就进了吏部,领了份正经差使,墨相和墨二爷十分欣慰,墨七却被拘的苦不堪言,每天早上能多晚就多晚,中午必定要回府吃饭。

    午后,墨七从府里出来,沿着最热闹的马行街,晃晃悠悠一路看着热闹,不情不愿、能多慢就多慢的往吏部去。

    在一家绸缎庄门口,墨七被人群阻住了。

    绸缎庄门口,杨舅爷被几个伙计围在中间,整个人抖成一团,哭的鼻涕都出来了。

    “去看看!”墨七跳下马,小厮推开围观的人群,护着墨七挤进绸缎庄。

    “怎么回事?”墨七挤进去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