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三四章 疑惑

第三百三四章 疑惑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哪知道?”又不是墨相亲口跟她说的,就算墨相亲口跟她说,她当时也没想到这个。

    阿萝心乱如麻,她压根没想过进皇子府,她没想到进任何人的府,至少现在不想,她没想到跟了四爷,跟了四爷这事大家都知道了,就会没人再敢来找她。她没想到周贵妃想要她的命这事,不光要命,还要断了她的生意!

    现在怎么办?

    “我回去了!”阿萝呼的站起来,她得去找卫凤娘,问问七爷怎么办,问问七爷知不知道没人敢来找她,以及她是不是真不能再接待客人了,这件事的严重可怕程度,超过了周贵妃要要了她的命这件事。

    多多跑了一趟,留了话,不过一直到人定时分,卫凤娘也没来找她。

    天刚傍晚,卫凤娘就随侍宁远,又去了紫藤山庄。

    文二爷随小厮出来,在离山庄很远,转了几个弯的林子里见到宁远,请他到他院里说话,没等宁远问出来,文二爷就笑着解释道:“七爷放心,紫藤山庄的严谨,不比您的定北侯府差,这儿,你看,那边就是条人来人往的热闹路,站在这儿说话,还不如我那个小院里让人安心。再说,紫藤山庄的茶水点心都极不错。”

    “好。”文二爷话音刚落,宁远就爽快的答应了。

    他来往紫藤山庄好几回了,李姑娘那个小院就很能让人放心,文涛的院子,想来也不会差了。紫藤山庄,确实十分严谨。

    文二爷走来路回去,宁远吩咐诸心腹护卫散在各处等着,自己带了卫凤娘,以及大英和大雄两个小厮,绕了个弯,先文二爷一步,跳进紫藤山庄,在二门里的阴影里等到文二爷,一起进了文二爷那间小院。

    文二爷只留了吕福侍候,吕福十分淡定,看到宁远跟没看到一样,来来回回跑了几趟,亲自提了几样小菜,又捧了个红铜锅子,以及片的厚薄正好的羊肉、鱼肉片,菜叶、细嫩的蟹肉丸子,以及其它四五样涮锅子素菜进来。

    宁远也不客气,和文二爷对面而坐,闷声不响,吃的半饱,才盛了碗汤,啜着汤笑道:“这锅子不错,二爷好享受。”

    “我这一辈子,就这点子口腹之好。七爷来,是看到了机会,还是,”文二爷顿了顿,上身微微前倾,“因为姜焕璋?”

    “江南这个案子,姜焕璋想干什么?”宁远看着文二爷问道。

    “我也没想明白,但肯定不是要讨好于大爷,或是四爷,只能是打算扶三爷另立门户。”

    “有这么另立门户的?只怕门户没立起来,先招来了杀身大祸。”宁远冷笑。

    “是啊。”文二爷一声长叹,“我也没想明白,要说蠢,瞧着他也不至于蠢成这样,令人费解。”

    “姜焕璋这个人,你怎么看?”宁远看着文二爷,心里想着另一件事。

    “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一说到姜焕璋,文二爷的印象十分怪异,他头一次见他,在宝林寺,那次给他的怪异感觉太强烈,以至于他一想到姜焕璋,就是怪异两个字。

    “听说有人跟他推荐过我,头一回见面,他就当着大郎的面,再三邀请我入幕他府上,十分无礼。”

    文二爷说着自己的看法,“绥宁伯府再怎么落魄,也是积蕴将近百年的勋贵世家,既然结了亲,李家内里如何,也该有点儿数,怎么能如此轻视李家?姑娘说他视李家如囊中物,我也这么觉得,他凭什么视李家如囊中物?七爷最好让人盯一盯他,我总觉得,他后头藏着什么。”

    “嗯。”宁远眼睛微眯,也许他身后藏的,让他这样让人想不通的东西,正是他想找的东西。“我走了。”

    宁远站起来,文二爷随口说了句不送,继续涮他的羊肉吃。

    宁远出了文二爷院门,熟门熟路直奔李桐居住的藤花院。

    卫凤娘多传了一句话,“……我们爷说渴了,请姑娘赏杯茶。”

    李桐无语而失笑,吩咐水莲取了茶粉茶具,银壶泉水红泥小炉,交给卫凤娘,捧进了后园花厅。

    卫凤娘放好红泥炉,将银壶放到炉子上,水莲则将茶具在花厅中间的石桌上摆好,将怀里抱着的锦垫放到其中一个石凳子上,看向李桐,李桐示意她回去,坐在石凳上,将茶粉放进杯子里。

    宁远靠着花厅一角的木柱,微微侧头,看着李桐,看着她裹了裹斗蓬坐在锦垫上,往杯子里分了茶粉,银壶里的泉水冒起热气滚开,宁远往前一步,在李桐之前拎起银壶,先往李桐面前的杯子冲进滚水,再冲进自己的杯子里,放好壶,在李桐对面坐下。

    “天冷了,这花厅四周最好……”宁远环顾四周,“挂上厚帘子也行,挡挡风,不然太冷,不是我冷,是怕你冷。”

    李桐看着他,笑起来,“这话的意思,宁七爷准备常常这样半夜三更来找我说话?”

    宁远好象没想到李桐会这么说,一个愣神,笑出了声,“姑娘真是豪爽。常常倒不会,只是姑娘……南方的小姑娘都娇弱,一回就得把姑娘冻坏了。”

    “那不至于。七爷这趟来什么事?”李桐往银壶里添了水,看着宁远问道。

    “刚才有事,现在,”宁远顿了顿,“问你大概也是白问,没什么事了,你就当我心里烦,来找你喝杯茶说说话。”

    李桐端起杯子,慢慢啜着茶,没答话,她知道他为什么烦,她不知道说什么,无从安慰起。

    “我大姐比我大十岁,我小时候,跟大姐的时候,比跟阿娘的时候多。”宁远晃着手里的杯子,“我头一回出关打仗,你猜是谁带我去的?是大姐。大姐让我骑小马,我不听她的,偏要爬到匹儿马子背上,冲到一半大姐发现了,发现也晚了。”

    宁远笑的很愉快,“大姐气坏了,回来罚我洗马,寒天冻地,几十匹马,二哥溜进来帮我,大姐其实知道,她就装没看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