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三二章 新妇

第三百三二章 新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焦头烂额的姜氏族老,以及同样焦头烂额的姜伯爷,张罗了一场四下漏风的婚礼,好在胡老爷一点没挑礼,以及,曲大姑娘的嫁妆貌似还不错。

    曲大姑娘的婚礼从简到什么程度,反正曲大姑娘这位当事人是看不到的,从花檐子里出来,姜婉替她大哥将这位至少比前头李氏强太多的大嫂牵进洞房,当晚,姜婉和姜宁陪在新房,有了前一个可恶的商家女的陪衬,姜婉和姜宁对新嫂子颇为满意,姜婉和姜宁的热情,让曲大姑娘看到了姜家的友善,也颇为满意。

    隔天早上的认亲也十分顺当,要说不满,也就是曲氏对公婆以及两个小姑子竟然空着手半点回礼没有,十分愕然以及不满,从姜伯爷到姜宁,则对曲氏一人竟然只送了一双鞋,同样愕然以及不满。

    要知道,上一回的新妇,送了姜伯爷一只他倾心已久却买不起的玉鼎,送给陈夫人一套她收到之后就成为最心爱之物的玉镯,送给姜婉和姜宁的,各一套红宝石头面。

    顾姨娘愤怒于姜家对墨兰的袒护,以及,前一位主母李氏留下的印象,和她的表哥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她才是真正的姜家主母,他心目中,只有她,才是姜家主母。

    对于这位主母的更替,以及这位新主母的进门,毫不关心,也丝毫没放到眼里。

    青书出于一种本能,在曲氏进门那天,做了一夜噩梦,曲氏去认亲前,她就醒了,头一个念头就是找秋媚商量商量,再一个念头就是秋媚走了,秋媚竟然跟着李家人走了,这件事她既震惊又想不通……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事的时候,找春妍商量商量吧。

    青书和春妍什么也没能商量出来,春妍根本没有商量的心思,她满脑门子都是她现在是不是该走,四个陪房走了三个,就她没走,李家要是上门讨她怎么办,买她可花了不少银子,听说李家在跟姜家算帐要嫁妆,太太要是讨她的身价银子……大爷又不在家,秋媚怎么能回去了呢?

    乱七八糟想的睡不着觉,就是没想过新主母进门这件事。

    主母这件事,对于姜家后院的这几位姨娘来说,是一件从来没存在过的新鲜事物。

    曲大奶奶没等来姨娘们的拜见,不过她一时顾不上这个了,认了亲回来,先是胡老爷让人递了话进来,他家里有急事,今天就得启程回家了,来递话的是贾婆子。

    贾婆子从跟了曲大奶奶,已经告过几回老,说安顿好大姑娘,要回老家将丈夫的骨灰安葬进祖坟,曲大奶奶一回也没吐口答应过,奴婢还有什么祖坟骨灰?

    临出嫁前,贾婆子又求了曲大奶奶,曲大奶奶没吐口,贾婆子就求了胡老爷,胡老爷拿了五百两银子,替贾婆子赎了身,曲大奶奶出嫁那天,贾婆子就没跟着陪嫁进来。

    至于玉砚和丹青,拿的是典契,贾婆子典了她们俩,在曲大奶奶出嫁前半个月,典期就到了,曲大奶奶向胡老爷表达了希望他把她们买下来给她做陪嫁的要求,不过胡老爷没答应,玉砚和丹青身价不菲,而且玉砚和丹青也不肯卖身。

    就这样,曲大奶奶,是带着一堆嫁妆,却孤身一人嫁进的姜府。

    进门头一天,刚得了被她视为无条件后台的胡老爷今天已经走了的信儿,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发现,她的嫁妆被人偷了,她那些头面,以及崭新的、还没上身的、从撷绣坊定回来的衣服,少了一半都不止!

    姜家有的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下人,自然有人怀着极其兴奋的心情跑来告诉她,是谁偷了她的头面,又是谁拿了她的衣服。

    曲大奶奶的怒火简直能烧掉这座伯府,就算没有陪嫁,没有娘家,她曲春英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

    宁远愉快的听着大英的禀报,姜家那位新妇曲大奶奶,怎么拎着刀砍了姜家大娘子和二娘子,抢回了自己的嫁妆,以及,又如何一路号哭冲进姜家祠堂,甩了绳子就要吊死在姜家祖先们面前,以向姜家祖宗们状告姜家对她的欺负……

    大英禀报完,带着几分赞叹嘀咕了一句,“……真是头上等雌老虎。”

    “真是好眼光!”宁远也赞叹了句,这句好眼光是夸文二爷的,给姜家挑了这么位媳妇儿,“给爷盯着姜家,有什么事儿立刻禀给爷听。”

    大英看了宁远一眼,宁远啪的一拍椅子扶手,恶声恶气道:“看什么看?爷这日子,也就这点乐子看了。”

    …………

    江南科场案的折子急递进京城,姜焕璋审的这个案子,比大家预想的干脆明白,半点也不拖泥带水。

    科场舞弊的主谋,就是童敏这位主考,左先生是帮手,却被童敏嫁祸后灭了口,祝家参与了舞弊,汤家脱不开干系。

    宁远拿着姜焕璋那份折子,仔仔细细看了四五遍,说不清哪儿不对,就是觉得不对,姜焕璋对这桩科场舞弊案的审理,光明正大,毫无私心。太光明正大了,太没有私心了,姜焕璋要是有这样的修为品格,怎么会有乱成那样的后宅?

    哪儿不对?

    “六月!”

    六月应声而进,宁远低头看着手里的折子,沉默半晌又摆了摆手,“算了,你下去吧。”

    这个不对,他最好出一趟城,找文涛聊聊,还有,问一问李姑娘。

    …………

    姜焕璋那份折子,当天就捏到了福安长公主手里。

    “这桩科场案,除了祝家这事背后不是汤家,别的,还真是查的明明白白,一点儿也没冤枉了谁。”

    福安长公主拍着手里的折子,“你看看,一把把童敏扯出来,照老大的脾气,这一件事,就得罪死了老大,直指汤家,就是得罪了高书江,得罪了高书江就是得罪了老四,这一桩案子,老大和老四全给得罪了,要说他傻吧,看看这案子办的,一点都不傻。这明明是一心为国,大公无私的良臣啊,这姜焕璋,就这么不避利害,不计生死?一心为国为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