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二五章 夜探

第三百二五章 夜探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太太动作极快,穿了斗蓬,带着李桐,直奔山庄大门。

    李桐和张太太一路疾行到山庄大门时,吕相已经进了山庄,披着件半旧的靛蓝素绸斗蓬,背着手站在影壁前,正转头打量着四周。

    见张太太和李桐过来了,孙嬷嬷示意两三个心腹婆子,悄悄退后,退到听不见的地方。

    张太太在前,李桐略后半步,深曲膝见礼。

    “一转眼,桐桐也长这么大了。”吕相的目光从张太太移到李桐身上,看起来十分伤感,他上一次见到的母女俩,就如同眼前的母女俩,只不过那一次的女儿怀里抱着眼前的女儿。

    “是,多谢您。”张太太态度极其恭敬。

    “唉。”吕相极轻的叹了口气。

    “我很好,阿娘也很高兴,多谢吕相惦记。”李桐在张太太身边,她能从姜家脱身出来,这是天大的喜事,她不希望吕相以为这对她是坏事。

    “我知道。”吕相仔细打量着李桐,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她从姜家脱身出来,那样的姜家,确实不算坏事,可是,她还是成了弃妇,她还不到二十岁,就遇人不淑,做了弃妇。

    她太外婆比她大不了几岁时,做了寡妇,她外婆和她太外婆差不多大时,做了寡妇,她阿娘和她外婆差不多大时,做了寡妇,如今,她又是这样!

    吕相想到这些,心里难受的再也忍不住,老泪纵横。

    “吕叔别太难过,这是我们娘几个的命,阿娘活着的时候也常说,我们娘几个都是福命不济,总是差了一线,也没什么,阿桐有我呢,”顿了顿,张太太接着道:“还有她大哥。”

    “信哥儿是个好孩子。”吕相深吸了口气,微微仰头咽回那些眼泪,“等明年春闱后,好好给信哥儿挑个媳妇,门第儿什么的,别多计较,媳妇儿人品好脾气好最要紧,你是个明白人,不用我说,要是拿不定主意,你来寻我,我帮你掌掌眼。”

    “是。”张太太恭敬答应。

    “你跟长公主日常作作伴很好,只是,长公主与寻常女子不同,她的话,你自己要有主意,该听的听,不该听的,听听就算了,别往心里去。你还小,过个一年两年,寻到好人家,该成个家还是有个家好,你阿娘不能陪你一辈子,你大哥再好,往后他也要有自己一家人,这天下好男儿多的是,不都是姜家那样的,凡事要往宽处想。”

    吕相有些啰嗦的交待着李桐,李桐一一应了,

    “我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看到你们娘俩都好,我就放心了,我回去了,你们娘俩也早点歇下。”

    吕相象个年老无事的啰嗦长辈,不过过来看一眼,张太太和李桐没有虚留,急忙一前一后送他出门。

    张太太和李桐站在大门口,看着吕相的车子转个弯看不到了,才转身回去,让人关了大门。

    “咱们家和吕相那点子渊源,你知道了?”张太太低声和挽着她胳膊的李桐说话。

    “嗯,长公主告诉我的。”李桐低低答了句,好半天,张太太才开口道:“我也是象你这么大时才知道的,你外婆的脾气,你也知道,刚强,又暴烈。”

    “还好。”李桐想着外婆,心里暖暖的又有些酸。

    “那是年纪大了,脾气比年青时好了不知道多少,吕相娶的是安远侯苏老侯爷的掌珠,当年的安远侯府,威风的很,那位苏姑娘性子娇纵,嫁给吕相隔年,也不知道是当年,下手拿掉了你外婆的盐票,关了咱们十几间盐铺,你外婆气坏了。”

    张太太一边笑一边摇头,“就因为这十几间盐铺子,你外婆恼了一辈子,后来,要不是我,要不是你,你外婆不会搬来京城。”

    “盐铺子的事,是吕相不对,他不可能不知道。”李桐想着外婆,接了句。

    “没说他对,不过不算大错,现在他是相公,威风八面,当年,他刚跟苏家结亲的时候,跟入赘没什么分别,连宅子、成亲的衣服,都是苏家给置办的,不过你说的对,再怎么说也是他不对,你外婆生气这事一点儿也不错。”

    张太太解释了一通,又笑着补充了一句,“你外婆走前,说她瞧着咱们这祖孙三个,一个不如一个,我不如她,你不如我。”

    李桐一个劲儿的点头,心里感慨无比,别说从前的她,就是现在的她,也确实远远不如阿娘,更不用说外婆了。

    “你外婆就交待我,别象她那样,让我真到有事的时候,该上门求就去上门,该哭就哭。”张太太一边说,一边笑起来。

    “阿娘上门了?那个簪子?”

    “嗯,为了你大哥的事,明年春闱,你大哥最好能中。”张太太又笑起来,“你看看咱们娘俩,我把簪子送出去了,你求到了长公主那儿,结果闹出这么大的事。”

    “我没求长公主,是她自己说要帮忙的。”李桐赶紧解释,话没说完就笑起来,她确实没开口,不过跟开口也没什么分别。

    …………

    第二天早朝后,礼部的判书,经过几位相公同意,皇上批了红,就明发各处了。

    曲姑娘和姜家婚约在先,且曲姑娘父死母病,无兄无弟无所依,婚约无效就没有归处依靠,认可曲姑娘和姜家的婚约,姜家和李家的婚事,视为义绝,判姜家返还李氏嫁妆。姜家定婚悔婚,贪财无德,绥宁伯爵位由世袭罔替,改为降等承袭,也就是说,绥宁伯这个爵位,到姜焕璋,就是最后一代了。

    李信愉快的接受了这份判书,本朝爵位只有开国功臣封的那一批,才有世袭这一说,之后,就是皇子,也是五世而斩,绥宁伯姜家付出了姜家最贵重的世袭爵位作为代价,他非常满意。

    …………

    隔天一早,李桐在宝林庵门口下了车,在门口打扫的老尼冲她合什笑道:“长公主刚才吩咐,让李施主从那条路往后山去,说今天在后山赏景。”

    李桐谢了老尼,带着水莲和绿梅,沿着宝林庵外面小路,脚步轻快的往后山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