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二二章 一念之间

第三二二章 一念之间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爹说的这些,我和大哥前儿还说起。”墨二爷左右看了看,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大爷性格暴戾,过于暴戾了。”

    “嗯。”墨相脸色阴沉。

    “四爷略好些,可四爷自命不凡,太自以为聪明了,极爱玩弄权术,蠢到他那份上,再玩弄权术,现在是个笑话,可等他坐到那个大座上之后,再朝廷里玩弄这些拨弄是非的小伎俩,不知道要被多少人利用,而且,我问过小七,四爷现在很信任宁远。”

    墨相一声长叹,墨二爷侧头看着他阿爹,“大爷和四爷都自命不凡,没一个肯听人言的。”

    “我跟在皇上身边这十几年,吕相在皇上身边侍候了几十年,有一件事,我和他从无分歧。”墨相声音低沉,“皇上心里,只有两个儿子,这太子,非此即彼,断没有第三人可想。”

    “唉!”这回轮到墨二爷烦躁无比的叹气了,也就是说,除非大爷和四爷都死了,皇上才会不得不考虑他另外两个儿子……也不一定,就算大爷和四爷死了,只怕皇上先考虑的,是大爷和四爷的儿子,如果他们有了儿子的话。

    大爷和四爷心智虽然差,可身体好得很呢,都死了,除非……

    没人愿意手沾皇家鲜血,手沾皇家鲜血的人家,都要被连根铲去的。

    两人沉默走了好一会儿,墨相打破沉默问道:“小七呢?”

    “说是府衙今天有热闹,去看热闹了。”墨二爷答了句,“又跟宁远胡闹去了。”

    “让他去。”墨相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个局,也许真着落在他身上了。”

    “嗯。”好一会儿,墨二爷低低应了声。

    “府衙的热闹事,又是绥宁伯府?”墨相接着问道。

    “是,李家和几个媒婆递状子把姜家告了,说他们骗婚污蔑,这李家倒是好手段,只是这一趟有些多余,有点儿赶尽杀绝的嫌疑了。”

    从刚才的话题上脱出来,墨二爷和墨相神情明显一松,姜家和曲家所谓的婚约,以到种种,落在墨相和墨二爷眼里,不说一清二楚,大体还是看的明白的。

    “姜家也是咎由自取。”墨相神情和语气都轻缓下来,“前两天,吕相特意找我说过这事,李家虽然使了手段,可与情与理,都是没办法的事,多这一举,大约是怕功亏一溃,先把事情做老了再说,这事不必理会,只是。”

    墨相顿了顿,“姜焕璋远在江南,照理说,姜家这事,晋王该照应一二,唉。”

    “晋王从来没替任何人担当过任何事!”墨二爷看起来对晋王很有几分鄙夷。

    “要说没有担当,杨舅爷的婚事,早就应该定下来的事,昨天我还问起过他,他说杨嫔交待过,一要有家世,二要人品才貌俱佳,挑中的人家都不肯才一直定不下来,这件事,他倒是担当了。”

    “就杨舅爷那样的,要家世没家世,要人品更没有人品,他凭什么要人家家世人品样样俱全?这不是担当,这是糊涂。”墨二爷毫不客气的堵了他爹一句,“杨嫔妇道人家糊涂,他也跟着糊涂?要是挑不着,就这么一直拖着?拖到杨家绝了后为止?这是孝还是不孝?就是孝,也是愚孝!”

    “不说这个了,”墨相看起来又烦恼起来,挥了挥手,“你去一趟枢密院,把阿萝这事跟周副枢密说一说,这件事你一说他就明白了,先让他去劝一劝周贵妃,要是能劝下来最好,明天我就不用找机会和皇上说了,周贵妃的脾气越来越大,能不得罪她最好。”

    “是。”墨二爷答应了,陪墨相到院门口,回去换了衣服,去枢密院寻周副枢密说话了。

    …………

    京府衙门,宁远让人带走阿萝和多多,没骨头一般躺在摇椅上,呆呆的出神。

    这是个机会,阿萝若是被随国公府的人一顿乱棍打死了,这件事必定哄动京城,震动朝野。

    历朝历代,天下人最忌讳的,就是私刑杀人。所以宫里有慎刑司,查处宫内女使内侍违规之处,依律处罚打杀。朝廷有大理寺刑部地方,依律法定罪,宫里的手伸出来,公然私刑杀人,是亡国之兆。

    今天,这会儿,阿萝要是死了,私刑杀她的,就是周贵妃,还有四皇子。

    周贵妃和四皇子现在就能这样肆无忌惮,有朝一日,周贵妃做了太后,四皇子成了皇上,又会怎么样?人人都要好好想一想了吧?阿萝要是死了,就能让朝野内外,人人自危。

    阿萝的死,意义重大,作用重大!

    宁远闭上了眼。

    可是阿萝是他的人,是他收到手下,一直在用的人,虽然她太蠢,到现在一点用都没有,可他那天收下了她,到现在,并没有把她逐出门外。

    他的人,一向直管往前冲,从来不用顾忌后背,他的人,从来不会被来自背后的箭射倒……

    可阿萝这个蠢货,也就是死了才能有点用……

    可是,她是他的人……

    宁远烦躁无比的紧闭着眼,越想越烦躁,越想越觉得其实最蠢的那个人是他,当初他到底哪儿抽抽了,竟然点头让这么个蠢货依附到了自己门下!

    自己的愚蠢只能自己吞下,唉,算了,算了!

    “卫凤娘!”宁远一声吼,卫凤娘应声而进,宁远一张脸阴沉的可怕,斜着卫凤娘,简直是咬牙切齿的吩咐道:“你!去找一趟崔信,让他这一阵子留神备着具合适的尸体,给阿萝备着,万一有个万一,你亲自把那个蠢货送进京城,让人把她送走!这个蠢货!老子真是……”

    宁远一肚皮邪火,啪啪拍着椅子扶手。卫凤娘有些奇怪的时不时瞄一眼宁远,万一不协假死脱身,这是多小一件小事,爷怎么气成这样了?那个阿萝,又做了什么蠢事,把爷惹成这样了?唉,她可真够笨的!

    “还有,挑两个人过去看着,别让她出了事,百无一用的蠢货!”

    他当初要是没点头收她进门就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