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一八章 有宗族啊

第三百一八章 有宗族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夫人先是愣,接着有点生气,竟然是个婢生子,这婢生子传出去可不好听!

    姜婉和姜宁都是一脸茫然,这是什么意思?原来家里不是有两个孕妇,而是三个?她们竟然不知道?

    咦,这一个孕妇怎么这么好?这几个月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竟然还有怀了孕不哭不闹不用天天都要大夫侍候否则就得小产的?

    吴嬷嬷斜着在陈夫人榻前哭成一团的墨兰,一脸冷笑,这个府里,真是谁都敢跳出来做耗了,大爷不在府上,就欺负这府里没人,这样大事,也敢往大爷头上栽赃了!

    真要是大爷的孩子,还用她说?大爷早就交待下来了!大爷的孩子?哈!谁知道是哪儿来的野种?

    是了,她逃进府前,可是被顾家大爷收过房的!听说顾家老爷也叫她侍候过不知道多少回……

    她这肚子里的孩子,谁知道是谁的?

    “你看看,我就说,咱们府上时来运转,你看看,都说百子千孙,这一回可就是三个!”陈夫人一脸喜气,吩咐捧云,“快把她扶起来!我就说,昨天晚上那灯花结了又结……”

    吴嬷嬷笑出了声,“可不是,大喜的事!夫人真是英明!”

    算了,这样的主人,这样的人家,这些年,她也算尽了心了,她没有对不起谁,她谁都对得起!

    吴嬷嬷心底原本就不多的一点点愧疚不自在顷刻烟消云散,要走就赶紧走,怎么跟夫人说?不敢求夫人赏点什么……她活到现在,几乎一辈子,就没见她赏赐过谁……能不要身份银子放她一家出府,或是少要点身价银子,就是她的脸面了。

    墨兰被捧云扶起来,心里稍宽,不时抽泣几句,眼珠溜来溜去打量着着屋里诸人。

    “……等大哥儿回来再扶姨娘?照我说,这事不用等大哥儿回来,就说早就扶了姨娘了,妾生子倒没什么,婢生子可不好听,你说是不是?”

    陈夫人一脸喜气征求吴嬷嬷意见,吴嬷嬷心不在焉,嗯了一声,斜眼扫向墨兰,心怀鬼胎的墨兰本来就最怕吴嬷嬷,被吴嬷嬷这其实没什么的一眼,扫的腿一软,差点又扑通跪倒。

    她就没指着能瞒得过吴嬷嬷,只是,她实在没办法,不拼这一把就只有一个死字,拼这一回,至少还有半线生机。

    吴嬷嬷斜着被她一眼看的嘴唇哆嗦,惊恐万状的盯着她的墨兰,心里明镜儿似的,不过这会儿,她是一个字也不会再多说了。

    “这还不是夫人一句话的事儿。”吴嬷嬷打点着精神笑答了一句。

    “算了,还是等大哥儿回来吧,这毕竟是他屋里的事,再说……”后面的话陈夫人没说出来,再说又是顾氏的丫头,大哥儿因为顾氏,跟她呛过不只一回……

    “夫人说的是,大爷成了家的人,又领了差使,是该等他回来。”陈夫人怎么说,吴嬷嬷就怎么顺,她没心情理会这些,只满肚皮心思盘算着怎么能脱身出来。

    陈夫人絮絮叨叨欢喜一阵子,再烦恼一阵子,再畅想一会儿新儿媳进门后的美好生活,最后嘱咐墨兰几句,吩咐她回去好好养着。

    墨兰不愿意回顾姨娘院里,却一句话不敢说,磨磨蹭蹭出了陈夫人正院,站呆在第一个拐转树下,慢慢蹲下去,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抵在双膝上,怔怔的发呆。

    吴嬷嬷没寻到提出府这事的机会,也告退出来,沉着脸往家回。

    转个拐,墨兰看到吴嬷嬷过来,呼的窜起来,直直的盯着蹙着眉、带着一脸毫不掩饰的厌恶看着她的吴嬷嬷,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将死死攥在手心里的一对嵌金钢钻耳坠高高托到吴嬷嬷面前,“嬷嬷,求求你,放过我,救救我!”

    吴嬷嬷居高临下,冷眼盯着她看了片刻,伸手拎起金钢钻耳坠子,举起来眯眼细看了几眼,摇了摇,从眼角往下斜着墨兰,“这是顾大爷赏给你的,还是顾老爷赏给你的?是大奶奶的东西吧?”

    “是我偷的,从顾家。”墨兰抖着嘴唇,“顾家,没人赏过我,顾家……不赏人。”

    吴嬷嬷象是被墨兰的话触动了哪里,看向墨兰的目光里透出几分怜悯,叹了口气,将耳坠子塞进怀里,打量了一遍骨瘦如柴的墨兰,又叹了口气,“算了,就当我积福了。这会儿大爷不在府里,你能红口白牙往大爷身上栽赃,可大爷也不过一两个月,最多最多也就两三个月,就回来了,到时候,你怎么办?你这肚子,要生,再快也得年里年外吧?”

    “是!”墨兰磕头不已,“嬷嬷救救我!”

    “唉!”吴嬷嬷叹了口气,“我给你指条路,不过,管不管用,就得看你的命了。”

    “求嬷嬷指点。”

    “姜家祠堂,你知道吧?去祠堂里跪着去,顾姨娘是你们大爷的心尖子,这事满京城都知道,你是姨娘的丫头,瞒着姨娘和大爷勾搭上了,还怀上了身子,姨娘醋劲儿大,非得要了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的命,求族老们救救你,要是他们不救,你反正活不成了,就一头撞死在祠堂门口算了。要是救了,就是大爷回来,你也咬死了别松口。”

    墨兰呆了片刻,眼里闪过丝明悟和喜色,连连磕头不已。

    “既然说了,我就多说两句,这孩子生下来,也别什么月子不月子了,能走得动就赶紧跑吧,孩子留在姜家,肯定有人养大,你留在姜家,肯定活不了的,跑吧,也许还能有一线活路。”

    吴嬷嬷说完,抬脚就走,墨兰冲着她的背影,又磕了几个头,站起来,左右看了看,躲躲闪闪从角门出去,直奔姜家祠堂。

    墨兰一口气冲进姜家祠堂,拨下银簪子对着喉咙,要见姜家族老。

    等姜家族老来了,墨兰照吴嬷嬷交待的意思,开头还有些结结巴巴,没说几句,就勾起无数痛苦悲伤,只哭的诉的几个族老一把接一把抹眼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