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一七章 是三个不是两个

第三百一七章 是三个不是两个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也得有个先后,总是曲家姑娘在先,咱们这样的人家,可不象那些商户,什么平妻不平妻的,哪有这样的礼儿?照理说,她一个商户人家的姑娘,能进咱们这样的人家,大哥儿又是那样的人品,做个妾也是高抬了。”

    自从胡老爷礼物不断以来,陈夫人心气高涨,与从前大不相同。

    吴嬷嬷看着她,突然意气顿消,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是挑间铺子,还是挑个庄子?铺子在京城不大好……还是挑个庄子吧,老伴儿一心想要个庄子……还是早点脱身吧,也不知道夫人肯不肯放她一家出府,实在不行,就花点银子赎出去……万嬷嬷说什么来?是了,最好在世子爷回来之前,赎身出府……

    姜婉和姜宁两眼放光、全神贯注的听着陈夫人念念叨叨,听的浑身发热,激动不已。

    那个‘嫂子’,她俩从来没把她看成嫂子过,一个商户女,想做她们这样的伯府贵女的嫂子,做梦呢!

    现在好了,原来她们阿爹,老早就给大哥订过曲家这样的书香大家的姑娘,听说曲家是太平府的郡望,季家也在江南,不知道跟季家比怎么样?想来至少不会比季家差吧!

    听到兴奋,姜婉和姜宁时不时头抵着头,叽叽咕咕议论几句,越听越兴奋,越嘀咕越高兴。

    大哥要是再娶一次的话,肯定又会有好多嫁妆!肯定比上一回多多了,上一回,好东西都被姓顾的抢走了……

    这位大嫂肯定比姓李的强多了,肯定不象姓李的那么不是东西!

    那她俩的嫁妆,指定比十万两还要多很多吧……

    青书几乎是手扶门框,眼巴巴的盼回了被衙役带走的秋媚和春妍。

    她对现在这位大奶奶,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真要再换一位大奶奶,不管怎么换,都不可能比现在的大奶奶好!

    秋媚爽快极了,根本不用青书怎么问,就一五一十,绘声绘色的说了她和春妍怎么进的衙门,衙门里什么样儿,那位声音挺好听的大老爷都问了什么,她是怎么答的,吴嬷嬷又是怎么说的,后来她们又是怎么回来的,简直象说书一般。

    青书听的目瞪口呆,“你,你是说……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吴嬷嬷也知道,你在大爷身边侍候了这么多年,难道大爷没跟你提起过?不会吧?”秋媚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一边愉快的抿着茶,一边答着青书的话。

    “我从来没听爷说过!这不可能!”青书无论如何不愿意承认眼前这样的事,“肯定是假的!爷要是知道……我是说,真要是有婚约,爷怎么能再娶大奶奶?”

    “为了钱呗,大奶奶有钱。”秋媚撇着嘴,“那时候,老爷把宅子都抵出去了,大爷要是不娶大奶奶,”秋媚伸手在青书脸颊上划了下,“你这会儿,还能在这院里住着?早不知道被卖哪儿去了,你们大爷也是没办法,半文钱都能难倒英雄汉呢,大爷有什么办法?只好一声不吭悔了婚,把大奶奶骗进门喽。”

    “这不可能!”青书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

    “能不能的,咱们这些奴儿说了又不算。”秋媚从前天起这心情就愉快的不行,这会儿虽说抖着帕子,却没往青书脸上抖,她心情好。“老爷定的亲做的主,别说咱们,就是大爷,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就算有。”青书抽过口气,不管她信不信,这事儿已经在那儿摆着了,“大奶奶已经嫁进来了,还能怎么样?”

    “也是不能怎么样,不过就是个什么什么,各还正之?”秋媚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一句律法上的话。

    “别说这样的,就是好好儿的,悔婚的也多的是呢,也没见怎么样?”青书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现在的大奶奶没了,又来个不知道什么品性脾气,更重要的是,不知道大爷会不会喜欢的大奶奶。

    “这话也是,悔婚的、不要脸的多的是呢。”青书的话丝毫没影响秋媚的愉快,“管他呢,反正我们姑娘是你们大奶奶,我就在这府里住着,我们姑娘不是你们大奶奶了,我就收拾收拾,跟我们姑娘回家去。怎么着都成!我这人从来不挑,累了,我先回去歇着。”

    秋媚甩了一句,还没出门,就哼上小曲儿了。

    春妍心事忡忡,连跟青书告辞都忘了,跟在秋媚后面往外走。

    青书呆坐在炕上,愣愣的出神,满心的乱麻,越想越乱,越理越烦。

    照理说,这府里最该关心这桩大事,是顾姨娘。

    顾姨娘这会儿确实离发疯差不了几步了,不过不是因为什么婚约什么曲家的事,而是因为墨兰。

    她前两天就觉得墨兰不对劲儿了,不对,不是前两天,是这几个月!这几个月她就觉得墨兰不对劲儿!

    今天总算知道哪儿不对劲儿了:墨兰跟她一样,她怀了六个月身孕,墨兰也怀了五六个月的身孕!

    她竟敢说这孩子是表哥的!顾姨娘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表哥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表哥怎么可能看得上墨兰这种贱货?这个贱婢,一定是她胡说八道!她胡说八道!

    这四五个月里,墨兰想尽了一切办法,也没能把肚子里那块孽肉弄下来,她知道瞒不住了,到这个份上,她瞒不下去了……

    抢在顾姨娘尖叫着抓到她脸上之前,墨兰夺门而出,往陈夫人的正院狂奔,她不想死,她要活!无论如何她都要活着,在顾家……在顾家最后那两个月,那样的两个月,她都熬过来了,她都能活下来了,现在,她也要活!她要活着!

    正死揪着吴嬷嬷不放,喜不自胜的一遍遍畅想曲大姑娘进门后的诸般如意美满体面富足……总之事事如意的陈夫人,以及想一回把自己嫁妆往上添个几千两银子的姜婉和姜宁,对着狂奔扑进来,一头扑跪在陈夫人榻前,口齿清晰连哭带诉的墨兰,三人象三只木偶,呆了好半天,才一个接一个反应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