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一四章 心疼

第三百一四章 心疼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定北侯府,宁远捏着撷绣坊那张长长的帐单,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真看的想错牙。

    这位曲家姑娘,可真是大手笔,十套还不够,又订了这一堆!

    还有她那一万两的嫁妆……

    宁远晃着手里的帐单,越想越闷气,这也太便宜姜家了!

    “六月呢?”宁远突然一声吼,六月应声而进,宁远将手里的帐单扔到几上,吩咐六月,“给崔信传个话,让他查查给姜家和李家说亲的官媒是谁,有几个,再让人放出话,嗯,从姜家往外放话,就说姜家曾经订亲曲家这事,当初说媒时,姜家是明明白白告诉了官媒,官媒也明明白白告诉了李家,这事儿,李家事先都知道,是因为曲家失去了音信,姜家才不得不另外结亲李家。

    还有,再放出话,结亲前,姜家和李家小人在先,可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万一曲家姑娘有了下落,还没有嫁人,姜家是一定要接回曲家姑娘做正房,李家姑娘就得做妾,嫁妆银子也不能拿走,这些,都是结亲前,李家答应了的。”

    宁远吩咐完,六月将他的话几乎一字不漏的重复了一遍,宁远又想了想,挥了挥手,“行了,就这么说吧差不多了,告诉崔信,要快,记着,这些话,一定要从姜家传出去。”

    六月答应一声,垂手退出,宁远斜着几上那张帐单,感觉心情稍稍好了那么一点点。

    …………

    童敏派往京城送信的心腹根本不用童敏交待,只要还有口气,就骑在马上不停的狂奔。

    他跟着他家童老爷,这几年狐假虎威,大财小财可发了不少,他家老爷要是倒了,甚至捉进大狱杀了头,他以前那些威风凛凛和大财小财再也没有了不说,他这个卖了死契、官府在册的奴儿,不杀头也得发配!

    他这也是为了自己。

    童敏的心腹,以完全媲美帝国最优秀最精锐军人的速度,奔进了京城,将童敏的求救信,送到了大皇子手中。

    大皇子信没看完,就将桌子上的东西扫到了地上。

    闻讯赶来的蒋先生,以及稍后也赶到的周渝海进到书房时,书房里一片狼籍,砸了整个书房的大皇子,发泄出那股子狂暴之气,倒是平静多了。

    “你也看看!”大皇子脚下踩着几本被水泡了一半的书,指着在满地花土、瓷片以及各种物件中寻找落脚处的周渝海,示意蒋先生。

    蒋先生将童敏的信递给周渝海,周渝海一目十行的看了信,脸色顿时煞白,脱口问道:“三爷投到四爷身边了?”

    “不至于。”蒋先生不满的斜了眼周渝海,大爷这样的脾气,怎么能脱口说出这样的话?

    “他算什么爷?一只臭虫!”大皇子猛啐了一口,这只臭虫,也不知道说的是老三,还是老四。

    “姜焕璋此举,实在令人费解。”蒋先生紧拧着眉头,童敏信中写的那些,如果都是真的,那绥宁伯府这位世子,不只是费解了,简直是失心疯了。

    “童敏说姜焕璋坏了咱们的安排?”周渝海看向蒋先生,蒋先生摇头,“是太巧了,不过,不是大爷的安排。”

    “一群臭虫!我绝对饶不了他们!”大皇子砸无可砸,猛一巴掌拍在沉重的紫檀木桌子上。

    “姜焕璋微服入城,路上捉到贩卖试题的钱富,钱富供出童敏的心腹幕僚左先生,左先生为保童敏招供后自缢,要是没人安排,这一连串的事,是太巧了。”蒋先生用力忍回一阵几乎压不住的咳嗽。

    “我也觉得太巧了。”周渝海急忙接了句,“可这事?总不会是四爷?”

    “怎么可能是四爷?”蒋先生不满的横了周渝海一眼,“要是童敏没在信中说姜焕璋坏了大爷的安排,这是将大爷的体面踩在脚下,我还以为是童敏的安排。”

    “说这些有什么用?”大皇子不耐烦,以及极其不满的打断了蒋先生的分析,“我叫你来,是让你看看怎么办?你光说这些有什么用?”

    “大爷,”刚刚压下去的那阵咳嗽猛冲上来,蒋先生咳的撕心裂肺,大皇子厌恶的斜着咳的直不起腰的蒋先生。

    “想明白怎么回事,才好有的放矢,否则……”

    “这还用想?”大皇子打断蒋先生的话,“还能有谁?这是老四!他要断我的手脚,我的膀臂!这还用想?”

    “大爷,”蒋先生往后跌退两步,靠住歪斜在地上的博物架,“这一回不象是四爷,要是四爷……”

    “那还能有谁?你总不会告诉我,这是老三的诡计,是老三生了妄心,要君临天下了吧?啊?”大皇子往前两步,想逼近蒋先生,蒋先生又一阵咳嗽,咳的大皇子一脸厌恶,往后又退了回去。

    “那大爷打算怎么办?”蒋先生眉宇间的厌烦中透着落寞。

    “姓姜的浑身是疮,竟敢在爷面前蹦跶,让人上折子弹劾他!悔婚另娶,骗婚骗财,全无廉耻!”大皇子咬牙切齿的吩咐。

    蒋先生眼皮微垂,没说话,周渝海瞄了眼一言不发的蒋先生,答了声是。

    “老四狎妓无德,让人上折子,揭了他这件丑事!”大皇子接着吩咐,蒋先生似有似无的叹了口气,这样不痛不痒的上几个折子,有什么用?唉!

    …………

    崔信这种做大事的,小事做起来更加利落,不过大半天,宁远交待的那些话,就传遍半个城了。

    万嬷嬷在城里盯着绥宁伯府,以及那位曲姑娘和胡老爷住的那间五进小院,听到这样的闲话,怒气冲到一半又散了,不对,这闲话可有点蹊跷,姜家那一群,一个比一个蠢,哪有能想出这样主意的?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好主意,这种漫天大谎,撒出来简直就是让人上门打脸用的!

    是姑娘?姑娘不过求一个顺顺当当脱身,可不会节外生枝!是太太?也不可能!是大爷?不象啊……

    万嬷嬷想不通怎么突然冒出来这样的闲话,吩咐备车,急急忙忙往紫藤山庄赶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