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一一章 以防万一

第三百一一章 以防万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吕炎和季疏影将李信送回紫藤山庄,两个人骑着马出来,吕炎回头看着骑在马上怔忡出神的季疏影,见他直着眼睛半天回不过神,忍不住用马鞭捅了捅他,“你发什么怔呢?想什么呢?”

    “噢!没想什么。”季疏影恍过神,掩饰了一句,随即道:“就是觉得李大郎这个妹妹真是……怎么嫁了这样的人家。”

    “可不是!”吕炎其实比季疏影更加心事忡忡以及心烦,他翁翁受过李氏祖上的大恩,出了这样的事,断没有袖手不管的理儿,可是,这事怎么管?

    认可李氏这份婚约吧,这样的人家,无耻低劣到这份上,这简直就是把李氏生生按进粪坑里,实在是……可要是认可曲姑娘的婚约吧,那李氏嫁进姜家这事算什么?

    吕炎越想越糟心,唉,这叫什么事儿!

    “你说,礼部会怎么判?”季疏影见吕炎把他捅过来神,自己却怔怔忡忡的出了神,用马鞭又捅回去问道。

    “怎么都难判!”吕炎一脑门烦恼,“曲家姑娘也罢,李家姑娘也好,好好的姑娘家……唉,你说说这事儿?怎么判?换了你怎么判?”

    “换了我就判李氏和姜家和离,虽说……”季疏影顿了顿,叹了口气,“有李大郎,咱们再帮着操操心,以后再给大郎妹妹找个好人家就是了,再嫁又算不上什么丢人的事,就算有一点半点不怎么好,也强过跟姜家这种人搅在一起,再说,姜焕璋待她又不好。”

    “这话也是。”吕炎表示赞同,“不过,这个得看人家自己的意思。”

    “李大郎那样的人,打都打了,肯定是打着和离的主意的。”这一回,季疏影明白的出奇,吕炎斜睨着他,“你这么说李大郎可不好,我看李大郎是气糊涂了。”

    “你说气糊涂了就气糊涂吧,总之,要照我的意思,就是判李氏和姜家和离!”季疏影最后一句话,仿佛一声郑重的宣布。

    吕炎连叹了几口气,没说话,这事儿回去禀报给翁翁,听翁翁的意思吧。

    宁远从文会出来,骑着马直奔京府衙门,伸长脖子等状纸,周六看热闹看的正兴起,一步不落跟着宁远,也在衙门里伸长脖子等着。

    墨七倒是犹豫了片刻,不过看热闹的旺心压过了其它,也跟着过来,倒是苏子岚,没拦住墨七,只好自己直奔墨相府上,找他外公以及舅舅赶紧禀报这件大事去了。

    当天,胡老爷就带着曲大姑娘,将那份也不知道出自谁的手笔,写的有理有节、感人肺腑的状纸,递进了京府衙门,以及礼部。

    曲大姑娘长长松了口气,至少,胡老爷是肯帮她的,可是衙门里到底会怎么判?那李家听说有钱的不得了,那李氏还有个举人哥哥,自己能不能争得过她?

    曲大姑娘心里七上八下,那份担忧忐忑,一点也没少多少。

    …………

    福安长公主听说文会上这一场闹剧,哈哈大笑,“这个宁远,折子戏看多了?用这种法子揭这个盖儿,嗯,倒是热闹!”

    李桐抿嘴笑着,低头焙着茶。

    “你今天从进了这个院子起,不是,大约是从听到这件事儿起,就一直笑成这样?你也藏着点儿,看看你那个兄长,听说他当时气的浑身发抖,差点背过气去。”

    “他是真生气,这大半年的怒气呢。”李桐替兄长辩解了一句,福安长公主一声嗤笑,“别跟我说这些鬼话,留着给别人说吧。你这个兄长,很不简单,真是唱念作打诸般功夫,样样精通。”

    李桐白了福安长公主一眼。

    “你听着,你这桩事,老四点给京府衙门和礼部,很对,京府衙门肯定只录个口供,不肯做主的,这事儿该怎么处置,在礼部,礼部现在是老大署理,不过,他就挂个名,这桩事儿他犯不着插手,就是插手,有老四呢,不怕。”

    李桐点头,她也是担心大皇子脾性犯上来,坏了事。

    “既然你这位兄长唱得这样一手好戏,你让他想办法去见一见礼部尚书解有德,解有德是两浙布政使朱洪年的座师,朱洪年是你兄长中举时的座师,让你那位大哥找解有德好好哭一场。”

    福安长公主接着建议,李桐眼睛微亮,“好!”

    “还有,礼部是吕相分管,你家跟吕相那份渊源,你的态度得让吕相知道,否则,他要是为了你好,帮了倒忙,嘿!”

    福安长公主一声晒笑,“这些满口仁义道德的腐儒的为你好,可跟你要的那个好,南辕北辙!”

    “嗯!也让大哥去办。”李桐神情凝重,吕相这头,确实要通个话儿,不然,说不定他真会为了她‘好’,另行安排曲姑娘,把姜家这个屎盆子死死的扣到她头上。

    “这场热闹……”福安长公主愉快的敲着椅子扶手,“咱们也不袖手看着,我的法会,也该开一场了,白老夫人这儿,一说就能通,钱老夫人那里……你得好好哭一场,就照你那个大哥的路子,这姜家太无耻,再做姜家媳妇,你丢不起这人,不饮盗泉之水么。”

    “好。”李桐忍不住又想笑。

    “瞧瞧你,就不能不笑?我告诉你,你跟那几位老夫人、夫人哭的时候,当心别笑了场!”福安长公主斜着李桐,李桐一边笑一边答道:“你放心,这是大事,哪会笑了场?”

    “我再多交待一句,别计较钱,你的嫁妆肯定拿不回来了,不要了,不过……”福安长公主拖长声音,晃着脚,“姜家那几间铺子庄子,都是你阿娘给赎回来?就你阿娘这样的精明人,必定留着案底后手,这些,就不犯着便宜他们了,统统拿回来!”

    福安长公主猛一拍椅子扶手,倒把李桐吓了一跳,“何必……”

    “何必便宜他们!”福安长公主堵回李桐的话,“听我的,就这样,能拿的全拿回来!”

    “好。”李桐无语的看着福安长公主。她这脾气怎么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没有世外高人的范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