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一十章 这章才是揭短要当众

第三百一十章 这章才是揭短要当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做了一轮诗,破了一轮题,文会的气氛正是浓烈热闹的时候,宁远站起来,伸了懒腰,晃到四皇子那一团外面,伸头往里看。

    胡老爷站起来,拉着姜伯爷,一脸的笑,“走,咱们也过去看看。”

    “好!”姜伯爷愉快的拍手赞成,两人走到四皇子那一团人旁边,胡老爷突然一把揪住姜伯爷,高声呵问道:“姓姜的!当着四爷,当着大家的面,你说!你藏匿婚约,悔婚另娶,你还是个人吗?”

    四周的热闹被胡老爷这一嗓子喊的,瞬间鸦雀无声,连四皇子在内,众人齐齐看向一脸愤怒揪着姜伯爷的胡老爷,和一脸茫然,完全找不着北的姜伯爷。

    “好象是姜老爷!”季疏影面对四皇子方向,呼的站起来示意李信,不等李信答话,自己先急步奔过去,李信急忙站起来,也跟着往前奔,“我去看看!”

    “哎!”吕炎反应慢了一线,也急忙跟上去。

    “大家来评评理!”见众人都围了上来,胡老爷神情激动,眼圈泛红,泪盈欲滴,“在下姓胡,和这位姜伯爷,以及早就故去的曲兄相交莫逆,十四年前,姜伯爷听说曲兄有个女儿,兰质惠心,品貌俱佳,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非托我向曲兄提亲不可,两家门当户对,我就替他提了这亲,他和曲兄写了婚书,在下是媒人,也是证人,后来曲兄病故,姜伯爷不打发人往曲兄老家打听媳妇儿下落也就算了,没想到他竟然又替儿子求亲李家,悔婚另娶!这些年我守孝在家,并不知道此事,如今曲家大娘子寻到京城,我才知道……你说,姜兄,你今天就能我句痛快话,这事,还有曲家姑娘,你打算怎么办?打算怎么处置?”

    四皇子听的似懂非懂,周六知道这件热闹事,前一阵子姓姜的张扬无比的祭祀他那位曲兄,他可是亲眼看过热闹的。

    周六兴奋的凑上去,将这事怎么怎么着,添油加醋告诉了四皇子,“……这姜家可真是,啧啧!太不要脸了,为了银子娶了商户女李氏,抢了人家的嫁妆银子再把人家赶回娘家,赶情这前头还有悔婚这一出!啧,太不要脸了!”

    四皇子脸色沉了下来,朝廷勋贵之家,如此恬不知耻,这太丢人了!

    人群中心,胡老爷话音刚落,李信已经冲到胡老爷和姜伯爷面前,手指点着姜伯爷,却直视着胡老爷厉声质问:“他说的都是真的?姜家竟然早就和曲家结了亲?”

    “这是姜伯爷亲笔所书婚书!”胡老爷从怀里掏出个装帧精美的绢卷轴,递给了李信,李信警惕的看着姜伯爷,往后退了两步,抽开婚书,一目十行看完,随手塞给季疏影,上前一步,扬起手,用力全力,狠狠甩了姜伯爷几个大巴掌,只打的姜伯爷的脸应声红肿,浮起几条手指印。

    四周一片惊呼,媳妇娘家哥哥当众打了亲家长辈,这可是够义绝的事儿了!

    宁远赞赏无比的看着李信,这一巴掌打的太好了,这李家人,一个个太聪明太明白了,和他简直默契之极,真是爽气!

    “你姜家贪图我李家银子,强夺硬吞了我妹妹嫁妆,我还以为,你姜家也就能无耻到这份上,没想到,还有这事!”李信看起来愤怒到不能自抵,声音嘶哑,吼到最后,眼泪夺眶而出,“无耻!无耻之极!我李家没有你们这样的亲家!无耻!”

    吕炎上前抱住气的浑身发抖的李信,“大郎息怒!李兄!深吸口气!大郎息怒!”李信伏在吕炎肩头,放声大哭。

    宁远看的差点要鼓掌喝彩,这个李信,演的太好了,太逼真了!他真是太佩服了!

    季疏影看完婚书,往后几步,直接递到了四皇子手里。

    四皇子拉开卷轴,周六凑上去,“这字写的真不怎么样,字如其人。”

    四皇子几眼就扫完了不长的婚书,将婚书递给周六,“拿给他看看,让他认认,是不是他写的。”

    周六接过婚书,愉快的蹦过去,宁远扬手提醒,“小心他抢过去吃了!”

    “他敢!”周六答了一句,冲到已经傻的象个木头人一样的姜伯爷面前,站在婚书和姜伯爷之间,拉开婚书,拧身转头看着姜伯爷问道:“来,认认,是你的字吧?”

    姜伯爷呆看着那张婚书,还真是他的字,他跟曲兄有个婚约?可是,胡兄为什么不先私底下和他说呢?

    “是不是你的字?”周六见他呆着张脸不答话,一声怒吼,吓的姜伯爷急忙点头,“是是是是是!”

    “还真是!”周六收起卷轴,围着姜伯爷转了一圈,“没看出来,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怎么能无耻成这样?”

    “问问他,他打算怎么办?”四皇子看起来更气恼了。

    “你打算怎么办?这婚书,打算怎么办?撕了算了?”周六自作主张加了不少话,今天这热闹看的,他十分愉快。

    “四四……四爷,下官儿子,已已已已经娶了李氏为妻,下官……下官就一个儿子。”姜伯爷哪知道怎么办?这会儿他满脑门全是浆糊,完全找不着北,怎么办?是啊,怎么办呢?

    是啊,已经娶了,怎么办?

    四皇子狠盯着抖如筛糠的姜伯爷,这事怎么办?还真是难办!

    “这事牵到国法礼制,得交到京府衙门,或是礼部议处。”四皇子旁边的幕僚属官,瞄着四皇子的神情,急忙上前俯耳建议。

    “嗯,这种丑事!哼!”四皇子冷哼了一声,用手指了指胡老爷道:“曲家姑娘既然到京城了,你带她到府衙递张状子,还有礼部,也送一张过去,这种丑事违了国法礼制,让府衙和礼部拿个章程出来。”

    “是!多谢四爷,四爷真是……英明之极!”胡老爷感动的泪如雨下,跪地磕头不已。

    四皇子文会上这场大八卦,如旋风还快,当天就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满城闲人打了鸡血一般,议论纷纷,扒出了绥宁伯府无数的黑历史。

    唉呀,这无耻果然不是一天养成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