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零九章 揭短要当众

第三百零九章 揭短要当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嗯,安排下去,隔个三五天,就请大夫上门给她诊诊脉,唉,这是个无辜的,能照顾多少就照顾多少吧。”文二爷低声吩咐道。

    “是!二爷放心,小的这就去给掌柜说一声。”

    “去吧,快去快回,一会儿就启程了。”

    吕福答应一声,垂手退出,一个时辰后,夜幕垂落,夜色中,文二爷等人出了小院,直奔码头。

    …………

    布政使衙门后宅,童敏失魂落魄的呆坐在被翻了个底朝天的书房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突然这样了?得找左先生商量商量……左先生已经死了!

    童敏深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好让自己平静下来,认真想一想眼前这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儿的,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难道?这姓姜的是四爷的人?

    这个念头如同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童敏呼的站起来,一定是这样!先头都是他放的烟幕!他的目的,其实是自己,那二十万福隆庄的银票子,他只有五万两福隆庄的银票子,左先生交给他,祝家给他的,怎么成了二十万两?

    是了,这银票子,必定是姓姜的塞进来的,为的是……除了他,还有高使司?难道高使司?这事左先生曾经和他说起过,这次秋闱,高使司能托到他这里,必定觉得他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

    童敏跌坐在椅子上,他不但没护住自己,还把高使司也牵进来了,大爷那样的脾气……

    童敏想到大皇子的脾气,心缩成一团,连打了几个寒噤。

    他得赶紧把这事告诉大爷!也许还能挽回一二,得赶紧,立刻!

    童敏一头扑到地上,在无数零乱的物件中,找到砚台墨锭纸笔,抖着手砚了墨,也顾不得措词了,下笔如飞的写着今天这事的经过,他被姓姜的栽赃二十万福隆庄银票子的经过,以及,姓姜的一进太平府,就设计套他的经过……

    直写了十几张纸,才算大略说清楚,童敏又趴在地上寻出漆封火纸,封了信,走到门口,叫了最心腹的管事进来,吩咐他立刻启程,日夜兼程,将这封信亲手交到大爷手里。

    …………

    京城,那座五进宅子里,曲大姑娘住的心神不宁。

    胡老爷给她订的十套奢华又雅致的衣服,以及那些珠宝首饰,也没能让她高兴多大会儿,就连胡老爷说,再给她七千银子,给她凑够一万两的嫁妆,也就让她兴奋高兴了一个来时辰,这嫁妆会不会抬不出去?

    她天天催,胡老爷只说时机没到,真是时机没到?还是推脱搪塞她呢?

    曲大姑娘头一回日思夜虑,焦虑的夜不能寐。贾婆子和她商量该置办哪些嫁妆最体面最显眼,她也没心情去听去想,她实在太担心了,阿爹的这位兄弟般的朋友,到底肯不肯帮她?到底尽没尽心?

    要知道,这样的事,换了她,她听也不会听的……

    就在曲大姑娘焦虑的快要病倒时,胡老爷告诉她,找到机会了,让她等着听好信儿吧。

    自从惹的大皇子暴跳如雷大发脾气之后,四皇子对办文会的热情空前高涨,隔不多久,就张罗着办场文会,这文会越办越热闹,越办越盛大。

    京城的举人士子,想参加四皇子的文会,随便找个人带进去就成,胡老爷被不知道谁带进文会,胡老爷再将姜伯爷带进去,就这样,胡老爷和姜伯爷这一对莫逆知交,也成了四皇子文会的座上客。

    这天的文会选在了以幽静雅致著称的潘家园子,早几天前,宁远就给李信递了个口信,潘家园子这场文会,不可错过。

    李信转了几个弯,不动声色的邀了吕炎和季疏影,这天一大早,就到了潘家园子。

    吕炎和季疏影自然都不愿意往前凑,特别是以四皇子为中心的那一团,李信跟着两人,那了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坐着闲话喝茶。

    胡老爷和姜伯爷到的比李信他们更早,宁海悄悄上前禀报了,李信和吕炎、季疏影打了招呼,过去给姜伯爷见了礼,陪着说了一会儿话,尽职尽责的尽到了亲家小辈的礼数。

    姜伯爷红光满面,十分得意,自从他这位知交胡老爷到来之后,他这生活,一夜之间就回到了十几年前……不对,比十几年前更加潇洒风光,唉,曲兄走时,自己太悲痛了,居然忘了那么多的事,要是不忘,那个时候的自己,肯定和现在的自己一样,过的是神仙般的日子,唉,可惜了那段美好记忆!

    宁远和周六、墨七等一众人到的并不早,也就早四皇子早了半刻钟,宁远一脸的百无聊赖,他这样连字都没认全的人,来参加文会,远远近近举人才子们瞄着他,目光里有羡慕有鄙夷,再不识字,人家也是常常的四品御前侍卫,只要不闯大祸,几年后就能进三品,三品啊!他们这些人中,至少九成人穷极一生无法达到的目标。

    周六是个真正的混不吝,到处溜跶到处看,看到有人写字就评价几句,看到有人作诗填词,伸长脖子看一遍,就两个字:不通!

    但凡他看不懂的,统统评价为不通,看了一圈,就没一篇能通的诗词文章。

    众举人才子随和活络的,应付甚至奉承几句,不过多数都不理他。

    墨七毕竟出身不同,对自己学问不行这件事十分有羞愧感,挨着无聊的宁远坐着,嘀嘀咕咕抱怨,不明白宁远抽了什么风。

    “你参加文会没有?”宁远斜着他问道。

    “我家年年都办文会。”墨七答了句。

    “也是。”宁远干笑几声,“忘了你家是书香门第了,我可是一趟也没见识过,而且,这是四爷办的文会,你家那文会怎么比?不来见识见识,不太可惜了?”

    “也是。”墨七闷了片刻,想想也有道理,哪能有他们兄弟没见识过的场面东西?算了,就当来长长见识了。

    墨七想通了,站起来,和周六一样,挨个桌子看了一圈,他家都是真正治学的人,至少眼力比周六强多了,至少能分出真正的通与不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