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零六章 曲大姑娘到了

第三百零六章 曲大姑娘到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姜焕璋脸色阴沉一肚皮火,这样明晃晃的送口供给他,又明晃晃的在他面前杀人,当他是白痴么?

    这一趟差使,他是打定主意,要好好做出清名来的,至于会不会得罪了大皇子或是四皇子,他根本没考虑,在他眼里,大皇子和四皇子,已经跟死人差不多了,而且,大皇子和四皇子这会儿已经针锋相对,明刀明枪,除了除掉对方,别的事,应该早就不在他们眼里了。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扬一扬他的清名和威名。

    从前他不懂事,处处顾忌处处束手,头一趟和晋王出去赈灾,就是因为他顾忌太多,怕得罪这个得罪那个,才处处被动,最后差点连命都丢了。

    文二爷头一回见他,就说过一句,做大事要勇往直前,之后的十几、几十年,这句话文二爷常说,确实,做大事就是要勇往直前!

    姜焕璋拿起钱富的口供,祝青程的口供,以及书办录下来的左先生的寥寥数语,连看了好几遍,轻轻拍着桌子,他找到切入之处了!

    …………

    京城,津河码头。

    曲大姑娘吃了饭,外面崭新的桐木青油大车已经准备好了,车子围着靛青杭绸围子,四角垂着通红的流苏,拉着车的两匹马矫健俊美,曲大姑娘盯着车子看的转不开眼,这辆车,她太满意了,这是她见过的最好的车!

    曲大姑娘紧绷着脸,努力压下自己的喜悦和好奇,以便显的对这样的车子、这样的华贵已经习以为常,看着婆子放好踏板,曲大姑娘拿捏着上了车,一掀帘子,入眼一片光闪,车厢内的奢华让她目瞪口呆,再也忍不住,低低一声惊呼。

    好在没人听到,曲大姑娘赶紧闭紧嘴,用力绷住脸上的肉,小心的在闪着微光的织锦缎垫子堆里坐下,拉了拉裙子,有几分怔神,她这裙子,还不如这车厢最差的垫子用的料子好……

    玉砚跟进车里,曲膝跪坐在车前,抽开隐藏在车厢板上的小抽屉,取出小巧精致的红泥小炉,捅开,取银壶烧上水,接着焙茶碾茶,给曲大姑娘沏了茶,放到专门雕出形状放杯子的凹糟里,又抽开另一个抽屉,取出细巧点心、鲜果蜜饯出来。

    曲大姑娘几乎看直了眼,这份享受,她连想都没敢想过。

    茶是极品,清香无比,点心果品精致美味的让她无可挑剔,曲大姑娘双手捧着杯子,透过帘子缝,看着外面慢慢往后退去的树木,心里的感觉无法言表。

    无论如何,她都要让自己过稳这样的日子,无论如何,她都要让姜家认下她这门亲事,无论如何,她都要嫁进绥宁伯府!

    车子顿了顿,贾婆子探头进来,神情颇为严肃,“大姑娘,老奴的话跟您说。”接着示意玉砚,“你去后面车上。”

    玉砚下车,贾婆子上车,坐到曲大姑娘对面,“大姑娘,前儿咱们不是先派人到京城来打听打听么,现在回话儿了。”

    “怎么样?”曲大姑娘一下子绷起上身,急切无比的看着贾婆子。

    贾婆子叹了口气,“大姑娘要稳住,唉,我先说不好的信儿,再说好信儿。大姑娘,咱们姑爷,今年二月里,已经成亲了……”

    “什么!”曲大姑娘一声尖叫,“他成亲了?他怎么能成亲?是我……是我……”

    “大姑娘!大姑娘!您稳住,您得稳住!”贾婆子急的两只手乱挥,“就是成了亲,大姑娘也在前头,不是没有机会,大姑娘您稳住,您听我说!”

    “他明明跟我有婚约!是我阿爹跟他阿爹定下的,他跟我有婚约!”曲大姑娘离崩溃只有半步了。

    “大姑娘,您听我说,您放心,这门亲事,老奴就算拼上老命,也要替大姑娘夺回来!大姑娘放心,老奴必定让您风风光光嫁进绥宁伯府,做绥宁伯府世子夫人!”贾婆子拍着胸口打保票,“理在咱们这里,就算他是伯府,他也得讲理!大姑娘放心!伯府跟咱们有婚约在先,他就算成了亲,那也不能算数!”

    贾婆子又是拍胸口又是满口保票,总算把曲大姑娘从崩溃边缘拉回来,至少能接着听她说话了。

    “余下的都是好事儿了。头一件,咱们姑爷娶的这位,是位商户家的姑娘,姑爷对这位商户家的姑娘很不满意,成了亲第二个月,就把这位商户家的姑娘,赶回娘家了,一直到现在,这位商户家的姑娘,还在娘家住着。”

    “真的?”曲大姑娘一脸眼泪又笑起来。

    “一丁点儿也假不了!”贾婆子也笑起来,“第二件好事儿,我跟大姑娘说的那位胡老爷,如今也在京城住着呢!”

    “就是跟阿爹最最要好的那位胡伯伯?我和……他的亲事,就是他保的媒?他还认了我做谊女?”曲大姑娘更加惊喜,“你不是说他回家奔丧,已经好些年没有音信了?”

    这一路上,贾婆子早就将曲大姑娘她爹,和胡老爷,以及姜伯爷那份令人赞叹感动的友情,连经过带细节,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

    “这是大姑娘运道好!”贾婆子看起来比曲大姑娘更欢喜,“胡老爷也就是两三个月前才进的京,胡老爷先头是因为父亲病了,回家侍疾,没想到父亲好了,母亲却一病去了,母亲一走,他父亲太难过,也跟着去了,胡老爷是个极孝顺的,痛心疾首,竟在父母坟前整整守了六年,六年孝满,他儿子大了,极有才气,他就留在家里,亲自教导儿子,等儿子中了举,又带儿子游历了两年,这才能脱身到京城。”

    “原来是这样。”曲大姑娘听的羡慕不已。

    “胡老爷说,他到京城才知道咱们老爷早就走了,唉,他说他当年离开京城时,咱们老爷就病倒了,他自责的不得了,说当年咱们老爷由小病成了大病,以至于病重不治,说不定也是担心思念他所起,胡老爷说,他已经派人到太平府去寻咱们了,没想到咱们倒先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