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九九章 曲大姑娘的好运道

第二百九九章 曲大姑娘的好运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姑娘别怕,没事儿,主帆的绳子断了,一会儿就好,唉哟,你们两个,还不快替大姑娘挡一挡!”

    贾婆子探头进来,一句话没交待完,船身又一个倾斜,曲大姑娘从这边又滚到了另一边。

    不过这一趟之后,船就平稳住了,玉砚和丹青一个撞红了额角,一个撞散了头发,赶紧爬起来去扶曲大姑娘。

    王嬷嬷最着急,也撞的最厉害,额角破了,手也破了,爬过去先看了曲大姑娘,见她家姑娘处处完好,这才松了口气,坐在船板上一边用帕子裹伤口,一边絮絮叨叨,“好好儿的,这帆怎么能断了?这帆断了不是好兆头,我就说,大姑娘就不该走这一趟,你看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又是银子又是人,我活了几十年,就没听说过这样的好事儿?大姑娘非要去京城,看看,帆都断了……”

    “我这儿没事,你到后舱去!”曲大姑娘厌烦无比的斜了王嬷嬷一眼,恶声恶气的吩咐道。

    “我都是为了大姑娘好!大姑娘刚生下来,我就侍候大姑娘,我是看着大姑娘长大的,我都是为了大姑娘好……”王嬷嬷头痛手疼,抹着眼泪,她是真担心她家大姑娘,那个贾婆子,怎么看怎么不象好人,还有外面那些保镖船工,整天鬼鬼祟祟,还有这两个丫头,整天跟大姑娘说的那些话……那是她们这样的人家能想的事?

    没一个好人!

    “把她拖到后面去!”曲大姑娘更厌烦了。

    贾婆子上前抱着王嬷嬷,连推带哄,“嬷嬷受了伤,赶紧到后面洗干净包一包,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在大姑娘面前,这成何体统?嬷嬷也是书香门第出来的,这点规矩难道也想不到?”

    王嬷嬷被贾婆子撮走,曲大姑娘舒了口气,她没受伤,就是摔了几下有点疼,头发也乱了,玉砚和丹青不等她吩咐,赶紧取了镜子,妆奁匣子,侍候她重新洗脸梳头。

    “大姑娘,真是巧了,前面就是浏阳码头,主帆的绳子断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这可真是大姑娘的福气,要不然,断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到哪儿找地方买绳子换绳子?那可就麻烦大了,说起来,大姑娘的运道可真是好的不得了!”

    贾婆子推走王嬷嬷,进来笑禀道。

    曲大姑娘皱起了眉头,“好好儿的,怎么绳子突然断了?这些船工怎么这些粗糙疏忽?让他们赶紧换,还急着赶路呢。还有,出了这样的事,耽误了咱们的行程,我又受了伤,这船钱得扣些下来,你去跟他们说!”

    “是!就该这样。”贾婆子极其爽快的应了一句,顺手又夸了曲大姑娘几句,“大姑娘这样,才是真真正正的当家人,大家就讲究这样,一是一二是二,有功放赏,有过一定得罚,大姑姑放心,我这就找他们老大说这话,得好好训斥训斥他们。”

    “嗯。”曲大姑娘满意的嗯了一声,这一阵子,她跟着贾婆子,还有两个丫头,很学了不少东西。

    贾婆子出去片刻就回来了,“姑娘,说是主帆的绳子换起来很麻烦,至少大半天,我跟船老大说了,今天无论如何得换好,明天天一亮立刻就得启程,船钱的事,我也跟船老大说过了,扣他们五两银子!”

    曲大姑娘沉着脸,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她心急似箭,要赶到京城去圆她那门好亲,可这主帆的绳子断了,幸好断在码头附近,否则,还不知道耽误多少功夫!

    贾嬷嬷说的对,她就是福运好!

    曲大姑娘的生活那是很有规律的,吃了午饭,喝一两杯茶,看看景消上半个时辰的食,她就要睡午觉了,一觉睡上一个来时辰,起来走两趟,就着蜜饯干果鲜果喝上几杯茶,再写几篇大字小字,也就差不多晚饭时分了。

    曲大姑娘喝了茶,玉砚正要铺纸研墨,贾婆子掀帘进来笑道:“大姑娘,我刚刚下去走了一趟,这浏阳码头倒是个大码头,热闹得很呢,有一家酒楼,说是河鲜做的极好,还有一家香粉胭脂铺子,竟然是京城的招牌,在京城,大家姑娘夫人都到他家买胭脂水粉,大姑娘在船上拘了这么些天,也闷坏了,不如下船走走,尝尝河鲜,再买些胭脂水粉。”

    曲大姑娘还没听完眼睛就亮了,急忙点头,吩咐玉砚丹青拿了镜子过来,前前后后仔细看了一遍,重新梳了头,又换了一身衣服,丹青取了件薄棉斗蓬给她披上,贾婆子取了顶绡纱帏帽,掂着脚尖给曲大姑娘戴上。

    “大姑娘这通身的气派,啧啧!”贾婆子一边给曲大姑娘戴帏帽,一边例行夸奖,“真真是贵气清雅,京城大家的姑娘少奶奶太太夫人,我见得多了,大姑娘可比她们贵气多了,大姑娘这样的,真是天生的贵人!”

    类似的夸奖,曲大姑娘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听多少遍也没听够过。

    曲大姑娘带着玉砚和丹青,贾婆子,王嬷嬷,以及两个长随打扮的保镖,在船工的躬身垂首列队相送中,下了船,矜持昂然的踩着台阶,上了码头,在众人的包围保护中,微微抬着下巴,在浏阳码头那条虽然极小,却比青杨镇热闹许多的街上,看的眼花缭乱。

    买了胭脂水粉,贾婆子带着曲大姑娘进了浏阳码头最好最奢华的酒楼,挑了个雅间,点了酒楼里几样拿手菜。

    曲大姑娘刚吃了几口,一个长随在雅间门口招手叫贾婆子,贾婆子凑过去,长随俯耳和她说了几句话,贾婆子惊讶的两根眉毛抬到了头发里,压着声音连声唉哟,急忙奔回来,凑到曲大姑娘耳边,声音压的只有曲大姑娘能听到:“唉哟哟大姑娘这运道!可真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刚刚有京城来的钦差船也停到了浏阳码头,那钦差也到这酒楼里吃饭来了,大姑娘猜猜,点了钦差的是谁?唉哟大姑娘肯定猜不着!是咱们姑爷!唉哟哟,大姑娘这运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