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八七章 收手起手

第二百八七章 收手起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天长公主说起高书江被凭空栽上祝家这件事,说既然想伸手,就得做好被人背后砍刀的准备,大哥,咱们这算是已经伸了手了吧?我想了一路,这些事,得让大哥知道,人家砍在咱们的刀,都得落在大哥背上。”

    “长公主这些话,嘱咐过你要守口如瓶?”李信敏感的低低问了句。

    “倒没明说,就是头一天,她提过一句。”李桐垂下眼帘。

    “你放心,我没事,就算……偶尔有刀什么的,大哥皮糙肉厚,挨得起,长公主把你当成朋友,以后……你先顾自己,放心,我没事。”李信声音柔和而温,李桐听的心里一酸,眼泪差点涌出。

    “再说,你和母亲处处维护我,耽思竭虑替我打算,处处替我安排到,我还能有什么事?大哥没能帮到你,倒让你处处替我操心。”李信是真的愧疚。

    “大哥替我做的最多……我是担心……”李桐含糊了一句,大哥对她和阿娘的好,她后知后觉,临死才悟。

    “别担心,你放心,就算粉身碎骨,我也必定护得你和母亲平安。”李信声音很低,却极坚定,李桐眼泪夺眶而出,他已经做过一回,虽然没能护得她和母亲平安,却真是不惜粉身碎骨。

    “别哭别哭。”李桐的泪如雨下让李信有些慌乱。

    “没哭。”李桐用帕子按在脸上,好一会儿才咽回那些几乎收不住的眼泪,“大哥以后别再说粉身碎骨这样的话,我听了……难过。”

    “好。”李信心里一软。

    “还有件事,宁远找过我,一回是贺家的事,他说他一直盯着我,还有咱们家,他说是因为我跟长公主往来密切,所以要盯着,第二回,他到这山庄来找我,问我能不能帮他往周家六少爷手里送笔三十万利的生意,我没答应,不过,指点了他几句。”

    李桐接上刚才的话题。

    “第二回,找你帮忙,更象是找上门欠咱们的人情。”李信站起来,沉默片刻,“宁家虽然实力不俗,可毕竟拘限在北三路,也就是因为宁家这份实力,从太祖起,只怕都十分忌惮宁家。”

    李桐想着长公主的话,点了点头,不但忌惮,还动过手,不只一次。

    “宁家一向安份,从不往朝中伸手,宁远在京城,势单力孤,若是能把咱们家笼络到袖中,再借着你,也许还能搭上长公主。”

    还有吕相,也许也能搭上,李桐犹豫了下,抿着嘴没开口,吕相和李家的牵牵连连,还是以后再说吧,她现在拿不定主意该说,还是不该说。

    “这些先放一放,现在最要紧的事,是你顺利从姜家脱身,先把这件事办好再说。”李信看着李桐道,李桐急忙点头,能从姜家脱身,这简直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好事儿!

    李桐和李信沿着九曲桥,一前一后走到岸上,看着李桐带着水莲等人逶迤而回,李信大步出了园子,回到自己院里,叫进宁海吩咐道:“多安排几个人,盯着绥宁伯府,特别是姜焕璋和姜伯爷,府里也要盯着,事无大小,一天一报。”

    “出什么事了?”宁海脱口问了句。李信看了他一眼没答话,宁海脱口而出就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赶紧应了一声,退出去赶紧安排去了。

    …………

    这几天的朝廷里,最大的事,就是江南科场舞弊这件大事。

    散了早朝,墨相、吕相、几位尚书,以及大皇子、四皇子等人,被召进紫极殿议事,当然,主要是商议江南科场舞弊案,该怎么处置才最好。

    皇上一脸疲惫的端坐在榻上,大皇子垂手站在皇上左手边,满眼恨意的看着站在他对面、一脸幸灾乐祸、得意洋洋的四皇子,越看越恨,只恨的两只拳头攥起放下,放下又攥起。

    四皇子时不时斜一眼对面怒目而视的大皇子,他算不上幸灾乐祸,高书江也跟着一头跌进去,到手的明年的春闱主考丢了,他也不是没损失,只不过想着老大在这一场事里比他灰头土脸多了,这心情就很不错了。

    榻前,两排圆凳,左边居首坐着墨相,看着皇上,眼角余光却不时瞟过大皇子和四皇子,吕相坐在墨相对面,斜对着大皇子的怒目和攥起松开、松开攥起的手,暗暗叹气。

    墨相和吕相下首,坐着季天官等几位尚书,原本这种议事少不了的高书江没在其中,他最近告病,委婉的回避了江南这件大案。

    “说说吧。”皇上厌恶的扫了眼堆在御案上的那张榜单,和一堆的折子,他最恨这样打破常规的事,当然也最恨生出这种事的人!

    “臣以为,江南舞弊案,童敏难辞其咎,如今,第一,要挑选合适的人,到江南查清此案,第二,调江南西路此次秋闱所有的案卷,重新审阅……”

    “考题满大街售卖,那卷子文章,是不是事先写好的,是不是花了钱请人写的,谁知道?还怎么审阅?”四皇子打断了墨相的话。

    “臣的意思,重新审卷,重点不在打落已经录取的人,而是要从落卷里,挑出湮没之才,今年秋闱,江南西路最好多录些人,也好安抚江南民心。”

    “多录江南士子?墨相这是拿国家公器,报私人之恩吧?”大皇子紧盯着墨相,阴阴说了句,墨相抬头看着他,一脸苦笑,“那大爷的意思呢?您觉得怎么办才好?”

    “你说你的,别理他。”皇上烦恼的摆了摆手,示意墨相,墨相欠身应了声是,接着道:“科场舞弊案,一向宜小不宜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明年就是春闱,春闱之后,将江南西路这一科秋闱中举之人的试卷再挑出来,着人细看一遍,若是和秋闱相差不大,那就是说,秋闱录取无误,若是和秋闱差距过大,再行追责。”

    “臣附议。”吕相表示赞成,皇上‘嗯’了一声,示意墨相接着说,“第三,几个领头闹事的,要严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