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八六章 背后之刀

第二百八六章 背后之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不过当了回门神,挡是替她挡了一些,可没到护住她和五哥儿的地步,她们母子,是她自己护住的。宁家不出废物,五哥儿能算宁家血脉不?”福安长公主话题陡转,李桐抬头看着她,“除了血脉,还有教养吧?”

    “说得对,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觉得五哥儿应该算是宁家血脉吧?”

    李桐立刻就明白了,五哥儿在离宫,一切教养全部源于宁皇后,宁家的家教。

    “宁家是武将世家,不是……”后面的话,李桐咽了回去,福安长公主一声轻笑,“历朝历代,最雄才大略的,都是开国太祖,哪个开国太祖是受帝王教养长大的?”

    “长公主觉得林家该出一个雄主了?”

    “我没想过,说远了,说咱们的事,江南这事,现在你懂了吧?”福安长公主硬生生转了话题。

    “嗯。”李桐点头,就算没扯进高书江,为了安抚江南士子之心,这一届北榜也要推迟到三年后了,推迟北榜,她大哥这一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早知道你要做的是这样大事,我宁可大哥晚上三年,或是……”

    李桐想着从前和文二爷联手挑起的那场粮荒,那场事后,阿娘弃她而去,她绵延病塌一两年,之后也落下了病根,她一直觉得,那是菩萨对她的惩罚,为了一已之私,造下那么大的孽,是无数人的怨气在惩罚折磨她。

    “顺势而已,童敏贪婪愚蠢,文涛去不去江南,江南这场科举都是这样,童敏手底下的秋闱,怎么可能公平无私?我不过让文涛把这场科场舞弊大案揭开而已,要照佛法算,这是功德。”福安长公主神情自在,“你学佛,不要太拘泥,所谓因果功德,天道的算数,跟我所想,你所想,天下人所想,必定都不一样,不愧对自己的心,就行了,因果随他去,再世轮回,真进了恶鬼道,老娘就放手放脚、大杀四方,倒痛快了。”

    李桐无语的看着福安长公主。

    辞了福安长公主出来,李桐坐在车上,细细回想长公主的话,想伸手,就要做好被人背后砍刀的准备……

    李家现在,不是想,而是已经伸手了吧,她,阿娘,还有大哥,最会被人背后砍刀的,只能是大哥。

    “大爷在不在?”在紫藤山庄二门下了车,李桐问守门婆子。

    “在,天刚亮出去跑了一圈马,也就一个时辰就回来了。”守门婆子殷勤答道。李桐‘嗯’了一声,进了二门,吩咐水莲,“你走一趟,问问大爷,下午出不出去,要是不出去,吃了饭我去寻他,有些话要跟他说。”

    吃了饭,李桐让人请李信到园子那间深在后湖正中,四下空旷的水阁里说话。

    李信沿着九曲十八弯的九曲桥进了水阁,水阁里摆了茶具泥炉,只有李桐一人,正细心的焙着茶。

    李信神情中隐隐有几分凝重,选在这样的地方,又只有他们两人,这是有机密要紧的话要跟他说。

    他从季家庄子里闭关几个月,回到山庄到现在,隐隐约约觉出这几个月一定发生了很多事,很多很重要的事。

    “江南科场舞弊的事,大哥听说了吧?”李桐沏了杯茶,双手推到李信面前,这才开口。

    “听说了,江南的掌柜八百里急递,送了榜单、揭贴,和几份落榜士子联名的状子,直接送到了我这里。”顿了顿,李信声音微低,“母亲说,文二爷现在太平府。”

    “是长公主让他去了。”李桐慢慢搅着自己面前杯子里的茶汤,“几个月前,有一天,长公主问我,大哥若是明年春闱不利,会怎么样,我说我的日子大约会艰难些。”

    李信凝神听着李桐的话。

    “隔没几天,长公主说,明年春闱,大约要点高书江主持,说是,该有一年北榜了。”

    李信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又闭上了嘴,先听完。

    “长公主的脾气,”李桐抬头看着李信,苦笑,“说性子急,好些地方她特别能容忍,说能容能忍,有些小事,她偏偏一点不肯忍,隔天,就说要借文二爷用一用,让文二爷去一趟江南,她没说让文二爷去江南做什么事,我想着这事对咱们肯定没坏处,存了这样的心,就退步默然。”

    “我仔细看过那份榜单,祝家几个子弟,大约是文二爷扯进来的,按银子数论价的人中间,大约有一些也是文二爷的手笔,但才不符实而在榜的人中间,至少有一半,是童敏的手脚,这件事,就算文二爷没在其中,也是一场科场舞弊的大丑闻。”

    李信这话,是在委婉的开解李桐最后那句退步默然,和她语气里似有似无的愧疚。

    “嗯,这是一,第二件,文二爷找过宁远,不是文二爷告诉我的,是宁远问我知不知道文二爷找过他。”

    李信脸上并没有太多意外和惊讶。

    “长公主和我说过起文家和文二爷,不止一回,长公主说,文家人,从文家祖上起,到文涛,都是一样的品性……”

    李桐几乎一字不漏的说了长公主对文二爷的评价,“……第三件事,前一阵子京城软香楼门口,晋王的舅舅杨舅爷脱光了乱跑的事,点了姜焕璋审理这个案子,长公主说,这是宁远的手笔,说是宁远大概是要借着她的事,把我从姜家这桩亲事中解脱出来,给李家一个甜头,同时,也是为了斩断李家支持晋王的可能性,长公主的意思,这件事是宁远和文二爷联手而为。”

    “文二爷走前没告诉你和母亲江南之行的目的,却告诉了宁远?不用告诉,一个暗示就够了,确实,你若能从姜家脱身出来,这一着棋对宁远来说就是一举两得,无论如何,咱们都要感谢他,晋王那条路确实不好再走,看样子,这趟江南之行的钦差,要点到姜焕璋头上了。”

    李信喃喃象在自语,带着几分感慨连叹了好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