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八四章 江南风起

第二百八四章 江南风起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南科场舞弊案发,就象深夜炸了烟花一样,密折明折,密信儿明信儿,雪片般飞进京城各处,也飞往天下各处。

    江南西路布政使童敏秋闱取士按价排队,童叟无欺,试题沿街叫卖拿钱可买,一张录取榜单上,每个人的名字后面,都清清楚楚的备注上花了多少银子,或是注明了哪家子弟,还真是,一张榜看下来,银子数从多到少,门第儿从高到低。

    江南贡院被愤怒的士子砸了大门,扔进了无数纸钱,以及十几座财神像,领头闹事的士子杭保良一张激愤之极、文采斐然的揭贴和那份标注了银钱门第的榜单,几乎一夜间传遍江南路,又象一阵狂风般,往京城,以及帝国各处传播。

    在京城候考的汤家嫡长孙汤浩虞看着榜单上一排祝氏子弟后面备注的高书江三个字,魂都吓飞了,面对暴怒的高书江高使司,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他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更不知道这事儿究竟是不是他家那位颇不简单的老祖宗的手笔,

    高使司顾不上跟汤家撕扯这事,他正绞尽脑汁儿、沤尽心血写折子,天地良心,这事儿他根本不知道啊,这汤家……也许汤家也是被人载赃的……

    周副枢密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一力推荐高使司担任明年春闱的主考,现在出了这事,江南那一排祝家子弟,明摆着是冲着明年的春闱来的,唉,这高家,这汤家,怎么这么没出息?他荐人不当,皇上如今正气的死去活来,他这请罪折子该怎么写,才能让皇上的怒火不会烧到他身上?

    大皇子比所有人都愤怒,他交待的几个人明列其上,这是小事,折了童敏,这才是大事,童敏是他门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三品大员,这一场事后,童敏就算废了。

    这件事是个阴谋,童敏是被人谋算了。蒋先生这句话,他极其赞同,这天下,谁能算计他?谁敢算计他?

    除了他那个兄弟,谁敢?

    他烧了他的珍珠,断了他的财路,现在,他又开始算计上他的人了!

    四皇子却看热闹看的心情好极了。

    高书江受了牵连,他并没放在心上,高书江做不了明年春闱的主考,他要抬举的几个人,不过换个人交待,这是件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事。江南事发,大皇子交待的人榜上有名,这还不算,童敏要折进去了,这件事太让人高兴了!

    四皇子一边乐哈,一边琢磨着怎么样在阿爹和阿娘面前把这把火拨的旺一点再旺一点,要是能让老大因为这事失了阿爹的欢心,让阿爹看出他的愚蠢,那就更好了。

    季天官端坐在书房,面前长案上,摆着江南那张备注了明细的榜单,杭保良那张揭贴,以及江南主持族务的堂弟那封长信。

    季天官看了四五遍,拿起信,送到灯上烧了,伸手拿起那张榜单,目光盯在那几个祝氏子弟上面。

    受长公主所使,去江南主事的,是李家那位入府没多久的幕僚,文涛。

    季天官的目光又在几个祝氏子弟名字上扫过,牵进祝家,是要彻底阻断高书江明年主考春闱的可能性。

    朝里有能力有威望主持春闱、北地出身的两榜进士,只有高书江,地方大员倒是还有两位,可一个在川南,一个远在秦凤路,都是一路主事,调,是来不及了。

    这个文涛,他知道高书江将要主持明年春闱的事,知道的比他早,也许比他更清楚,长公主这么信任他?这么信任李家?

    季天官放下榜单,背着手,在屋里低着头来回踱步。

    他没想到文涛还活着,就在上元县,阿爹临走前,曾经嘱咐他要留意、最好能拢到自己手下的人中,头一个,就是文涛。

    季天官停步窗前,目无焦距的看着窗外,他大意了,这个文涛,果然锐不可当,据说文家人都长于阴谋,果然如此,他竟然不知道他就在上元县……

    “阿爹!”季疏影站在门口台阶下叫了声。

    “进来。”季天官叫进儿子,示意他去看长案上的榜单和揭贴。

    季疏影一目十行看完,放回案上,“儿子刚刚看过这两样东西。”

    “嗯?”季天官惊讶的看向儿子。

    “是李信拿过来的,说是他家在江南的掌柜八百里急递,刚刚拿到。”季疏影答道。

    季天官眉头皱起又舒开,“他还说了什么?”

    “别的倒没说什么,只说他在湖州老家时,听常常往来江南做生意的掌柜们说,童敏确实极其贪婪。”

    “李信身边那位文涛文二爷,回来没有?”

    “回来?他去江南了?这事,是文涛的手笔?李家?他们怎么敢?”季疏影反应极快,季天官满意的看着儿子,点了点头,示意儿子,“坐,不是李家,是长公主。长公主从李家借用了文涛。”

    季疏影愕然看着父亲,季天官迎着儿子愕然的目光,“文涛走前,宁远来寻我,说长公主要往江南办几件小事,在江南西路,必定有借助季家地方,我就写了封信,和随身小印一起,给了宁远,后来,江南来了信,我才知道是这样的事。”

    “宁远?长公主跟他?”季疏影更加愕然。

    季天官露出丝笑意,“刚开始我也这么想,后来,我细细想了又想,长公主和宁家,桥归桥,路归路。”

    “嗯,”季疏影眉头紧拧,“要真是结了盟,宁远必定会藏起这事,而不是狐假虎威,跟父亲说那样的话?”

    “嗯,不过以宁家的威势,他们用不着借长公主的势狐假虎威。”季天官满意非常的看着儿子,他虽然没能青出于蓝,他这个儿子,看起来是能青出于蓝了。

    “原本,皇上打算明年用高书江为主考,朝廷差不多该有一期北榜了。”季天官边说边看着儿子,“文涛办长公主的差使,夹了私货。”季天官指着榜单上几个祝姓子弟。

    “文涛知道高书江要做主考?那李信呢?”季疏影更加惊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