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八三章 逼进绝境

第二百八三章 逼进绝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杭保良实在是太紧张了,没能看出和听出门房脸上话里的讥讽调侃,真就依照门房手指指着的地方,退到对面街角,浑身僵硬,直直的盯着衙门口,等左先生出来见他。

    没多大会儿,一个一身锦衣,长随打扮的中年男子不知道从哪儿出来,径直拦在杭保良面前,拱手笑道:“是你要见我家先生?”

    “你是?”杭保良打量着男子。

    “噢,这不是杭大才子么,文会上大出风头的大才子。”长随面上恭敬,骨子里透着股子傲慢,“你找我家先生,有什么事?说吧。”

    “我要见左先生,当面跟他说!”杭保良挺直后背,努力保持着强硬态度。

    “见我家先生?”长随一声嗤笑,“这会儿?你可真会开玩笑。别说你,这会儿就是钦差来了,我家先生也见不了。都说读书人明理懂事,你怎么不想想,我家先生这会儿手里正忙的,是什么事儿,真见了你,那还得了?那不得成了舞弊大案了?”

    “我就是为了这秋闱舞弊大案来的!”杭保良有点急了。

    这会儿童使司关在考场内阅卷,秋榜出来之前,他不能出考场,更不能见任何人,这是国法,他没法直接请见童使司,左先生这会儿肯定在帮着童使司阅卷,他想到这个了,可左先生不是官身,他要想见他,还是能见的。

    “喔?”长随脸色变了,一脸凝重,狠盯着杭保良,杭保良心里一宽,看来这个长随是知情人,是知情人就好办!

    “秋闱考题,被人拿去贩卖,一千两银子一题,公道得很!你去问问左先生,他到底见不见我!”杭保良神情狠厉。

    长随眼睛眯起,往后退了一步,似笑非笑道:“这位爷别急,您稍等,稍等片刻。”

    长随转身往侧门去,杭保良下意识的紧跟了几步,站在巷子口,看着长随进了侧门,片刻,长随带了两个人出来,走了几步,看到伸着脖子往巷子里看的杭保良,招了招手。

    杭保良急忙奔过去,长随笑眯眯看着他,往旁边让了让,跟在他后面的两个人上前几步,挥掌如刀,打晕了杭保良。

    杭保良醒来时,脖子痛的钻心,眼前一片漆黑,四周静寂,不知身在何处。杭保良动了动脖子,挪了挪,伸手四下乱摸,地上好象是稻草,好象是柴房,杭保良屏着气,慢慢往前摸,摸到了墙,顺着墙,摸到了窗户,推了推,窗户纹丝不动,再往前摸,摸到了门,推一推,也是纹丝不动。

    杭保良浑身颤抖,他大意了,他没想到左先生……不,童使司如此胆大妄为,竟敢当街抓了他这个有名在案的考生,直接投进了私牢,只怕他要死在这里了。

    杭保良顺着墙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吸气吐气,好一会儿,手脚不抖了,站起来,顺着墙,一寸一寸摸过去。

    从下到上,摸到第三遍,掂着脚尖才能够着的一扇窗户,被他用力推开了一条缝。

    阳光洒进来,照的杭保良眼前全是金光,捂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光亮,转身打量四周,果然是柴房……这不是柴房,这屋子里一半地上铺着稻草,另一半,却胡乱堆着鞭子,长凳,以及火盆和火钳,一般似有似无的血腥味,在杭保良鼻尖萦绕,杭保良吓的两条腿发抖,这不是柴房,这是刑房!

    他得逃出去!赶紧逃出去!

    生死关头,杭保良勇气和智慧不减反增,打量了一遍四周,拖过那条满是血污的板凳,踩上去,用力去推那扇窗户,窗户被推开一半,杭保良将长凳竖起来,爬上去,从狭小的几乎钻不过人的窗户里硬生生挤出来,背上被擦的血痕斑斑,也没觉到痛,从窗户上摔到地上,杭保良顾不得痛,爬起来四下打量,好象是个庄子,围墙不高,杭保良从墙头翻出去,辨认了方向,奔着太平府,狂奔而逃。

    离太平府城门不远,文二爷坐在车里,透过纱帘,抿着茶,看着狼狈不堪,一脸惊恐,从远处越奔越近,越靠近太平府城门,却越走越慢的杭保良,眯着眼睛笑起来。

    听说宁七爷在北三路是剿匪的行家,看样子不光是剿匪的行家,也是做匪的行家。

    从太平府城门里出来一行十几匹马,七八个长随小厮围着四五位士子,几位士子一路说笑,迎着杭保良过去。

    文二爷轻轻舒了口气,这点儿卡的刚刚好,季家做事还算不错。

    “回去吧。”文二爷吩咐道,坐在车前打盹儿的孔大眼睛也没睁,伸手踢在马屁股上,马儿打了个响鼻,拉动车,往城里回去。

    “南边有回话儿没有?”文二爷隔着纱帘问道,这话是问吕福的,吕福回头答道:“还没有,爷让他们直接来个人,没那么快,不过也就这三四天,就该到了。”

    “嗯。”文二爷应了一声。

    “爷真是心善。”孔大接了句,“我看这个书生子不是什么好人,他找到那衙门里,爷不是说他找上门肯定是去要功名,往后要出头什么的,那也是这一场事下来,他觉得没退路了,这样的人,爷还管他那么多干嘛?杀头就让他杀头,活该!”

    “他虽然心地不纯,不过,也算不得大恶,搭上前程就足够了,要是再让他搭上命,那就过了,过了,就伤阴德,犯不着。”文二爷声调悠闲,孔大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吕福若有所悟,不停的点头。

    这样的话,他听太太说起过。

    杭保良临近太平府城门,迟迟疑疑不敢再往前,将他捉到那个庄子,那间刑房里的,肯定是童使司的人,他进了这城,岂不是如鱼投网?

    可不进城,就这么落荒而逃,他胸口这股子愤然之极的恶气怎么出?

    正犹豫不定,一眼看到说说笑笑迎面而来的四五个人,顿时惊喜非常,一边急步迎上去,一边挥手招呼:“季兄!季兄!是我,是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