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八零章 季天官的见识

第二百八零章 季天官的见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儿子安顿好,季天官刚回到书房,心腹管事随安跟进来,低低禀报:“老爷,刚刚里面递了几句话出来,说是四爷让人递了话进去,说咱们家大爷才名虽高,其实名不符实,离举人还差了不少,让里面谨慎看卷。”

    季天官端直坐着,一动没动,眼底却怒火上窜。

    “还,”随安瞄了眼季天官,“刚刚,周副枢密从宫里出来,又去见了高使司,这是这两个月里第五回了。”

    “嗯。”半晌,季天官应了一声,“我知道了,让人盯着山西的秋闱榜单,出来了,立刻抄送过来。”

    随安答应,垂手退出,季天官坐了片刻,站起来,往后院去寻母亲白老夫人。

    白老夫人听儿子说完,轻轻叹了口气,“你和影哥儿,这份正气都随你父亲,可你和影哥儿,却没有你父亲的心计和勇猛,唉。”

    “阿娘。”季天官垂下头,愧疚难当。

    “这不怪你,象你父亲那样的,天底下能有几个?”白老夫人神情淡然,“长公主是连你父亲都敬佩的人物,她递的话,怎么会有假?咱们和周家那些过节,咱们不放心里,可在人家眼里,这就是深仇大恨,这些手脚,影哥儿要下场时,我就想到了。”

    “是我错了。”季天官低着头,“我没想到他周家为了一已之私,为了压制影哥儿,竟然……”

    白老夫人轻轻拍了拍儿子,“这不怪你,长公主说了,这件事周家做的极好,南北榜的事,早一榜晚一榜都没什么,这件事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咱们挑不出毛病,难得周家能出一回高招。”

    “那江南的事?”季天官抬头看着阿娘,白老夫人迎着他的目光,“你的意思呢?”

    “江南秋闱舞弊这事,若能闹的天下皆知,为了安抚江南士子,明年的春闱,就不能再推北榜,不但不能推北榜,还要多录江南真正的有才之人,以安抚江南民心。”

    “嗯,你既然想好了,就照你的想法去做。”白老夫人直视着儿子,“你要想好了,为了影哥儿一个举人,四爷都能亲自递话,江南这事,咱们家若是出手,可瞒不过人,影哥儿今年中了举,明年再能中了进士,咱们跟周家、跟宫里那位,还有那两位爷,就有了新仇,有朝一日,这就是满门抄斩,灭族的大祸。”

    “阿娘,虽说没有百岁的天子,可皇上今年才四十五,总还有十年八年吧,百年之后,不是大爷就是四爷,这两代,三十年不算多吧?这三十年,季家被这样压制,就算不抄家灭族,季家也要散了。”

    季天官看起来是和白老夫人商量,其实是在说服他自己。“既然这样,退到最后也是个死字,那不如往前一步,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若是打定了主意,走这一步前,要多看几步,心里先有个方向,皇上一共四个儿子,你心里先要有个底。”

    “儿子和吕相说起过四位皇子,倒是三爷,性子宽厚,脾气温和,很能听得进人言,又没有外戚附庸诸多擎制,虽说才能平庸了些,平庸也不是坏事。”

    “嗯。”好一会儿,白老夫人应了一声,“下次法会,我和长公主多聊聊,看看她是什么意思。”

    “阿娘,长公主避居宝林庵多年,宫里……”季天官皱着眉,“儿子实在想不通这位长公主,若说她弄权,她避居宝林庵,算是不问世事,可若说她避世清修,宫里的事,又没有她不知道的,说要远离宫廷,却又紧抓着宫里不放。”

    白老夫人没答话,季天官顿了顿,接着道:“还有她这亲事,最初说是太后挑的人她不满意,这倒不算错,女子嫁人,是要挑个好人家,可后来,不管是太后,还是现在的皇上,由着她自己挑,她却避到宝林庵,出家不象出家,在家不象在家,这算什么?当初皇上在先皇面前对天盟誓,要让长公主一生顺遂喜乐,她这个样子,这让皇上的脸往哪儿搁?也亏得皇上脾气好气量大。”

    “从前你父亲在的时候,常常和我说起长公主,每次说起,都感慨长公主怎么不是男儿,有好几回,你父亲都很难过,说先皇那样疼爱教导长公主,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害了长公主,现在看,真是让你父亲说中了。”

    白老夫人声音低落,“长公主的事,不是咱们能管的,咱们只管做好咱们自己的事。”

    “是。那儿子就让人再递个信儿回江南。”

    “嗯。”

    白老夫人应了一声,看着儿子出了门,坐在榻上,想着长公主,想的出神。

    …………

    江南太平府青杨镇。

    曲大姑娘和贾婆子商量了大半天,觉得贾婆子说的很对,她要进京,既不能带着阿娘,也不能把阿娘一个人留在这青杨镇。

    带着阿娘,阿娘病弱不堪,若是半路上一病没了,她就得扶棺奔丧再回这青杨镇,回来还得守孝,一守三年,她这辈子就完了。

    把阿娘留在青杨镇,阿娘又病又瞎,她却把阿娘扔下不管,也是不孝,回头要是让人挑出这个不孝,就误了她的大事了。

    既不能带又不能留,贾婆子出了主意,不如把太太带到太平府,找家尼庵寄居一阵子,等她在京城站稳脚跟,再打发人来接,这样就万全了。

    曲大姑娘既然拿定了主意,吴太太再怎么哭再怎么不肯,她充耳不闻,贾婆子眼里只有曲大姑娘,她又能干,也就两天,就找好了长随保镖,雇定了船,将行李全部整理装车,一车车送到船上,再拖上吴太太,上车转到船上。

    贾婆子将曲家旧宅托给邻居看管,到处放了话,太太要带着大姑娘进京投亲去了。

    隔天到了太平府,曲大姑娘懒得下船,由着贾婆子寻了间尼庵,准备将吴太太送进庵里暂住。

    吴太太紧紧抓着女儿的手,“娇娇儿,阿娘不放心你,那京城……阿娘没事,让王嬷嬷跟着你,小锁也跟着你,阿娘自己能照顾自己,娇娇儿,你可要小心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