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七九章 统统扯进来

第二百七九章 统统扯进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六一口气跑到京府衙门,将正掷骰子掷的起劲的宁远拖出来,讨教他的正事,宁远听他说完,乐了,“这事儿?你没法子,我更没法子,要是倒过来,是四爷想要阿萝,那法了倒是有。”

    “四爷想要阿萝,还用得什么法子?直接抬过去就得了。远哥,你心眼好使,快想想办法,你得帮我这一回。”周六揪着宁远不松手。

    “你怎么答应她的?这事你也敢答应!”

    “没说别的,就说带她去见四爷,也是我嘴贱,有一回跟她说,四爷最喜欢她这样的,要是见了她,指定爱的什么似的,没想到这妮子放心上了,经了这场事,吓坏了,也是,她要真能抱上四爷的大腿,那她可真是靠上真正大靠山了,对了,软香楼推出来顶罪的那个,怎么判的?”

    “斩立决。”宁远慢吞吞吐了三个字,周六寒瑟了下,“就那点子小事……也是,沾上了皇家尊严,我阿爹说过一回,沾上皇家就没小事,算了算了,不说这个,远哥你帮我想想办法。”

    “你就是答应带她去见四爷,这还不容易?秋闱放榜了吧?”

    “快了,再有两三、三四天出场,考完放榜就快了,远哥别扯远了,咱说正事。”

    “老子说的就是正事!”宁远横了周六一眼,“秋闱放榜,新一科举人横空出世,离明年春闱也没几个月了,四爷指定得好好办几场文会、花会,这个这个……”

    宁远一只手乱抓一气,“为国聚才什么的,这文会、花会上,指定少不了歌舞女伎,到时候,你把阿萝带进去,找机会让她在四爷面前露个小脸,这事不就结了?”

    “对啊!”周六一拍大腿,恍然悟了,“可是……阿萝说过,她也是教坊挂了名的,挂了名就好办,远哥你这心眼真好使!”

    “那个季疏影,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中。”宁远高高翘着两只脚,突然冒了一句。

    “他中不中关咱们什么事……呃!”话没落音,周六就反应过来了,他跟季疏影还有个赌约呢。“就算这一场考中了,还有下一场呢,春闱可比秋闱难多了,就算中了又怎么样?不就是三天戏酒?”

    宁远晃着脚,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周六凑上去奇怪道:“远哥怎么了?心情不好?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宁远看起来更加烦恼,“我就是想,咱们兄弟折腾了这小半年,除了你那个金鱼袋,算是什么也没落着,到现在,我天天在这府衙跑腿掷骰子,你和墨七,还有小苏,也不比我好哪儿去,明年春闱,我看季疏影能高中,他一出来,那可是正经的两榜进士,往后考评晋升,就算谁也不使手段,公公道道,人家也比咱们快至少一倍,我看哪,要不了两年,运气不好,说不定人家就成了咱们的上官了。”

    “呸!”周六忿忿然啐了一口,“谁跟他公道?咱们还能怕他了?”

    “人家爹是天官,论这些门道,你们家谁比得了?我们家谁懂这个?唉!”宁远一声郁闷的长叹,“这几天我就在想,要不然,我还是回北三路吧,也就是忍一忍我大哥,还有我爹,好歹比这京城强啊,这京城,简直是谁都能往老子鼻子里滴醋!”

    “谁往远哥鼻子里滴醋了?谁这么大胆子?远哥你说,弟弟我替你出气!”周六瞪着挽袖子,怒气冲冲。

    “算啦,没事儿了,忍一忍就过去了。”宁远息事宁人的挥着手,

    “远哥,这季疏影,咱们不能让他中了!”周六凑到宁远身边,咬着耳朵道,宁远斜着他,“说的好象你有这本事一样。”

    “我是没这本事,可是,四爷有啊!我跟你说,季家跟我们家,有仇!”周六干脆拖了张椅子过去咬耳朵。“季疏影他姑,当初跟我姑母,我跟你说,那时候我还小,六七岁、七八岁吧,跟我太婆进宫看姑母,就听我姑母骂季皇后和季家,说有朝一日,非把季家碎尸万段了不可,嗯,这事,我去找姑母!干脆让姑母跟皇上说,让皇上发个话。”

    宁远瞪着周六,周六噢了一声,“这样不行,后宫不得干政,皇上最忌讳这个,还是得找四爷,再跟姑母说一声,让姑母跟四爷说一声,就这么办!我走了,远哥你别生气,这京城,咱们兄弟怕谁?晚上我请客,给远哥你疏散疏散,顺便给阿萝接风洗洗晦气。”

    周六想着要断了季疏影的前程,兴奋的两眼放光,匆匆交待几句就跑了。

    宁远看着他的背影,脸色一点点阴沉下去。

    文涛说的对,一切关节都在周贵妃身上,可这团关键,怎么才能打破?

    …………

    秋闱考到最后一天,考场门口,李信和吕炎站在脚踏上,两根脖子都伸的老长,盯着考场门口,等季疏影出场。

    考的精疲力竭、蓬头垢面的考生提着考篮,一个接一个从考场里出来,没多大会儿,就看到季疏影也一样蓬头垢面、有气无力的出来了。

    吕炎一眼看到季疏影,噗一声笑起来,把着季疏影和李信笑道:“看看他这幅样子,他也有今天!”

    “难道你当初比他强了?”李信笑道,吕炎一边笑一边和李信迎过去,“不比他强,不过看到他这幅样子,还是痛快,什么才子雅士,进了考场,统统都是才子进去,乞丐出来!”

    吕炎和李信迎上去时,季疏影已经被小厮家人接上架住,看到吕炎和李信两人,季疏影有气无力的拱了拱手,“等我回家好好睡一觉,歇好了再谢两位。”

    “不用你谢,我和李兄是专门来看你这狼狈相的。”吕炎笑不可支。

    关在庄子里,几个月的朝夕相处,让这气味相投的三人早就情感深厚、熟不拘礼。

    “可还顺利?”李信关切的问道。

    “还好还好。”季疏影答了句。

    “快架他回去,好好洗洗,明儿我们再给你摆宴庆贺。”吕炎和李信往后退了两步,季疏影和两人拱手作别,扶着小厮上车回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