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七八章 大爷的脾气

第二百七八章 大爷的脾气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爷消消气。”周渝海一边劝,一边给幕僚蒋先生使眼色,示意他赶紧劝一劝。

    脸色青灰的蒋先生正用力忍回涌上来的咳嗽,透过口气,低声劝道:“王爷且冷静……”

    “连老三也敢这么打爷的脸,你让爷怎么冷静?啊?没打在你脸上是吧?”大皇子一口堵回了蒋先生的话。

    蒋先生早就习惯了,声气缓弱的接着道:“咱们前天不就议过了,这案子,葫芦提最好。”

    “这叫葫芦提?这叫打爷的脸!”大皇子怒气半分没减。

    蒋先生等他吼完,接着刚才的话只管往下说,“王爷和四爷一母同胞,王爷又是兄长,皇上和贵妃……”

    “他什么时候把我当兄长过?他眼里有我这个大哥?”大皇子怒火还在旺旺的烧。

    “王爷不必理会四爷,王爷要想的,是皇上和贵妃。”蒋先生声气平和的接着说他的话,“这事,在下跟王爷议过多少回,王爷和四爷,要争的是皇上和贵妃的偏爱……”

    “阿娘老糊涂了!她偏心老四,偏的心都长到外头去了!”大皇子更加愤怒,吼声阵阵,蒋先生眉头蹙起又舒开。

    “我是长!他凭什么?”

    “还有个嫡呢。”蒋先生声音细弱却冰冷,大皇子被他这一句话堵的抽了口气,“他算什么嫡?呸!阿爹就没他这个儿子!”

    “王爷,贵妃偏心,还有皇上,再说,就算贵妃偏心,您也要耐下性子,把这个心争回来。”

    “你说的轻巧,争?怎么争?和老四那个不要脸的怎么争?啊?”大皇子斜着蒋先生,一脸的邪火。

    “那王爷想怎么办?”蒋先生极不客气的反问了一句。

    “你!”大皇子手指点在蒋先生鼻子上,气的脸都青了。

    “王爷既然不打算讨皇上和贵妃的欢心,那王爷打算怎么办?”蒋先生半丝怕意也没有,抬头直视着大皇子问道。

    “这都是老四那个畜生!”大皇子一巴掌拍在旁边高几上。

    “王爷能怎么着四爷?四爷越来越得皇上和贵妃宠爱,王爷能怎么样?四爷仗着皇上和贵妃的恩宠,处处压在王爷头上,王爷又能怎么样?有朝一日,四爷在上王爷在下,王爷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蒋先生一句比一句尖刻,大皇子直瞪着他,那神情简直要生吞活剥了他一般,蒋先生目光冷冷,迎上大皇子愤怒之极的目光,“王爷打算怎么办?”

    “这件事,老四当着满京城的面,打在爷脸上,你让爷唾面自干,咽了?”大皇子几乎贴到蒋先生脸上,错着牙恶狠狠道。

    “那王爷打算怎么办?”蒋先生眼底闪过丝丝疲惫。

    “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王爷打算怎么办?”蒋先生又重复问了一句,大皇子被他问的半边脸一阵抽抽,周渝海看的心惊胆颤,急忙上前圆场,“大爷别急,先生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大爷先坐,喝杯茶,让先生想一想。”

    大皇子就势坐回椅子上,猛抬脚将旁边的花架连同那盆盛开的墨菊踹倒在地。

    “杨雪坤的口供,拿到没有?”蒋先生看着周渝海问道,周渝海急忙点头,“已经拿到了,杨雪坤不识字,只能让他画押按了手印。”

    “把他的口供给爷递进宫里!”大皇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吼道。

    “好好收着。”蒋先生根本没理大皇子,看着周渝海吩咐了一句,转头看向大皇子,“现在不是时候,王爷,您贵为皇子,轻易不可出手,可若出手,必要一击毙命,不留后患。现在不是时候,这案子,现在这样结了,最好,姜焕璋是个聪明人,大爷最好见见他,若能把他和晋王府拉到王爷手心里,百益而无一害。”

    “老三那个蠢货?爷要他干什么?百益而无一害?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大皇子满眼恨意的斜着蒋先生。等他了了大事那天,他一定把他剥了皮点天灯!

    “那口供,你打算留到什么时候?留着给你垫棺材底儿吗?”见蒋先生不说话了,大皇子忍不住讥讽道。

    “王爷,如今你还是潜龙,这脾气,您得收一收,凡事,您要先想想皇上是什么意思,贵妃又是什么意思,做事说话,您得顺着皇上的意思,顺着贵妃的意思,皇上和贵妃都希望您和四爷兄友弟恭,这兄友,王爷得先做好……”

    蒋先生一字一句,说的很慢,不等他说完,大皇子就忿然打断了他的话,“凭什么爷先做好?他是弟!长兄如父,他得先学会敬我若父!”

    “王爷,在下跟您说过很多次了,您这兄友做好了,四爷这弟恭,做的越差越好,王爷,您要的是皇上和贵妃的偏爱,就是因为四爷这弟恭比您这兄友做得好,他才越来越得皇上和贵妃的欢心……”

    “他这弟恭做得好?明明是他骗了阿娘,骗了阿爹!这只畜生!”

    蒋先生压下一阵咳嗽,仿佛没听到大皇子一声接一声的怒吼,只接着道:“能骗得了皇上和贵妃,这就够了,他不是真的恭敬,王爷也不是真的友善,他能骗,王爷也得如此,只不过是要得了皇上和贵妃的欢心。”

    “先生说的对。”周渝海忙跟着劝,“其实贵妃最疼的是王爷您,王爷就是脾气太直,才让四爷占了便宜,若论对贵妃,对皇上这份孝心,四爷跟王爷可没法比,王爷这脾气可不能这么直,王爷,无论如何,您得讨了皇上和贵妃的欢心,不然……”

    “不然就是个死字。”蒋先生冷声接了句。

    大皇子被他这一句话气的脸色铁青,周渝海赶紧打圆场,“王爷脾气直,先生也是直脾气,话不能这么说,王爷最得皇上和贵妃疼爱,王爷,这事儿,就当孝敬皇上和贵妃了,所谓孝,不就是顺父母心意?这桩案子,来日方长,先生既然留了后手,肯定不会便宜了他们,王爷消消气,先生您看,王爷是不是这会儿就进趟宫,跟贵妃说说这事?”

    “嗯。”蒋先生看着大皇子,“王爷,您得明白,您和四爷,区别只在皇上和贵妃的疼爱。”

    “哼。”半晌,大皇子不情不愿的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