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七七章 结案

第二百七七章 结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一个人坐在樊楼二楼雅间里,瞄着楼下,楼下是绥宁伯姜华远从汴河边回家的必经之路。

    楼下,一前一后两辆车经过,宁远盯着车夫看了几眼,斜着后面一辆车上堆的满满的箱笼,一边嘴角上挑,露出丝丝笑意。

    六月轻悄无声的上来,垂手禀报:“传了信儿过来,一切顺利。”

    “嗯。”宁远看起来心情不错,不紧不慢吃了饭,悠然下楼,上马直奔京府衙门。

    宁远进了府衙,衙役和书办围上来一群,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和宁远说上午姜长史审杨舅爷脱光这场案子的经过。

    软香楼从妈妈到帮闲,异口同声,说这事跟他们半文钱关系没有,是一个叫赵大的,哄着杨舅爷脱光了,又让他来来回回跑那几趟的。

    捉了赵大过来,赵大一问就认,说是从前和杨舅爷吵过几回架,有旧仇,早就想算计杨舅爷让他出丑了,那天看到杨舅爷在软香楼门口蹲着,就去哄他,说脱光了就给他银子让他去嫖阿萝,没想到杨舅爷当了真,真脱光了满街跑,他看事儿闹大了,就吓跑了。

    姜长史当堂结了案,放了软香楼诸人,收押赵大。这案子,就是这么简单!

    宁远似听非听的,一脸的没兴趣,“要是当堂再脱一回,那还有点意思,这事儿,没意思!咱们还是赌几把吧,爷我今天觉得有点转运了,说不定能让你们把裤子都输给我!”

    衙役和书办小吏们结了杨舅爷这桩不算大可十分麻烦的案子,心里本来就轻松,听宁远这么说,哄然而笑,逗趣的逗趣,忙着支案子铺毡布拿骰子的,眨眼功夫,赌台就支起来了,宁远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大呼小叫扔起了骰子。

    阿萝和妈妈等人从这场要命的案子里全须全尾的脱出来,至于软香楼被砸的粉碎这件事,提也不敢提,砸就砸了吧,再怎么着那是位皇子,就算没有杨舅爷这件事,什么事都没有,晋王府把软香楼给砸了,她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一声不敢多吭。

    阿萝先借住到隔壁柳漫的飞燕楼上,沐浴洗漱,去了晦气出来,就打发人去请周六少爷,自从卫凤娘传了宁七爷那句话后,她就没睡过安稳觉,一闭上眼睛就做噩梦,梦见卫凤娘提着她的脚把她从悬崖上扔了下去。

    周六打发走传话的帮闲,想着答应阿萝的事,头痛不已,想来想去,周六决定,这事,还是得找远哥商量商量,讨个主意。

    …………

    府衙这个案子还在写判词,周副枢密已经得了信儿,站起来直奔户部,四皇子署理户部,这个时候多数是在户部处理公务。

    四皇子听周副枢密说完,拧着眉头‘嗯’了一声,周副枢密陪笑道:“四爷,这事不宜穷究。秋闱这事不提,四爷得体谅皇上和贵妃的心情,再怎么着,四爷和大爷是一母同胞,这父母心里,总是希望你和大爷兄友弟恭,亲亲和和。”

    “哼!”四皇子一声冷哼,就老大那样的蠢货,恭?他也配?

    “咱们若是揪着不放,这事容易,只怕皇上不高兴,贵妃更得难过,照下官的想头,四爷凡事做到皇上和贵妃心里,得了皇上和贵妃的欢心,这才是最大的大事。”周副枢密陪着小心,话说的极其委婉。

    “嗯,我也是这么想。”好一会儿,四皇子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些,不怎么情愿,却还是应了这么一句,周副枢密一颗心总算放了回去,比起大爷,四爷还是能听进去一点别人的话的。

    “给我盯着贺家,他这生意,往后就别想再做!”四皇子到底咽不下这口气,咬牙切齿的吩咐道,周副枢密脸色微僵,顿了顿,低声道:“说到这生意,四爷,咱们也得多打点几门生意,咱们用银子的地方,比去年翻了几倍。”

    四皇子眉头紧皱,金明池那场事后,他不得不多养人手,保护自己,对付老大,这养人手上头花的银子,真是流水一般。

    “……秋闱放榜之后,四爷还得好好办几场花会文会,若有可用之人,赶紧收拢过来,若是穷士子,赏宅子银子,都得不少银子……”

    周副枢密低低说着从现在到年底,能想到的各项支出,四皇子越听越心烦。

    给阿娘的那挂珍珠帘子,十万银子还没给小六,小六已经找他要过几趟了……还有外婆的生辰,阿娘年年盯着看他和老大给外婆备了什么生辰礼,但凡有一点不好,阿娘就不高兴。

    唉,给阿娘准备生辰礼时没想到外婆,老大闹了那一场,阿娘知道那挂珍珠帘子十万银,外婆的生辰礼,岂不是也得照着十万银准备?

    这二十万,从哪儿出?

    “我堂堂皇子,竟然穷成这样?真是笑话!”四皇子忿忿然抱怨,周副枢密笑起来,“别说四爷,就是皇上,不也是天天愁着没银子用?”

    “那倒是。”四皇子想着这几天议的军费,阿爹那幅头痛的样子,哼了一声道:“阿爹是太宽纵了,照我说,北三路的军费,直接砍掉一半,你看看宁远那幅样子,宁家有的是银子,减掉一半也足够了!”

    “宁家是有银子,可跟军费比……那可没法比。”周副枢密干笑解释,宁家的银子要是能抵北三路一半军费,那宁氏一族坟头上的草早该长到能埋人了。

    “这事你想想办法,银子不能少了,我前儿吩咐过了,那个庄子里的人手太少,年里年外,至少增加一倍。”四皇子吩咐周副枢密,“还有,想办法给我挪五十万银子,年里年外,我府上用银子的地方太多。”

    “是。”周副枢密一肚皮黄连汁,也只好硬着头皮答了句是,他为了这银子,头发都要急白了。

    …………

    礼部,大皇子也得了信儿,顿时暴跳如雷。

    “去!把姜焕璋给我拿来!让他来见我,爷要问问他,他那眼是不是瞎了?竟敢把案子审成这样,他不想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