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七四章 心眼不够脸皮凑

第二百七四章 心眼不够脸皮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都关进牢里了,还不叫难为?那牢里是人呆的地方?他们把妈妈也抓进来了,六少爷,您说,我是不是活不成了?”阿萝揪着周六,娇花软玉,哭腔里全是害怕。

    她是真害怕,刚刚卫凤娘来过了,挑了七爷一句问话:交待给她的差使,办的怎么样了。她还是有几个心眼的,这个时候问这句话,这言下之意,难道不是责备她没及时办好差使,要借着这个案子,把她……说不定就杀了。

    她能不害怕么!

    “怎么会?你怎么吓成这样?”阿萝的害怕,连周六都觉出来了,“你看看你,我都跟你说了,就关几天,没事儿。”

    “刚才,你让我躲在绸缎庄里,也这么说,没事儿,就在铺子里呆几天,你还说府衙的人绝不敢进铺子拿人,你还没走远呢,我不就被府衙的人捉到这里来了?”

    阿萝几句话堵的周六羞愤交加,脸都涨红了,“那个……这个,那个它跟这个它不一样!”

    “六少爷,你可不能不管我。”阿萝揪着周六,哭的是真伤心,“可六少爷你……你连自己都护不住。”

    周六被她这几句话说的一张脸紫涨,阿萝揪着他只管哭,“六少爷,我不想死,求求你,你想想办法,要不,你让我见见四爷吧,你不是说,四爷肯定喜欢我这样的,求求你,我见了四爷,我一定……一定让四爷喜欢上我。”

    “你这胡说的什么?四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你一个女伎!”

    周六简直有些气急败坏。

    “就是因为我想见见不着,这不才求你的?我是女伎,可我也是在教坊挂了名的,那教坊,不就是侍候皇上皇子的?我不过没应过教坊的差使,没进过宫,照理说,我也该进宫当差的,我进宫当差,不就能见皇上见四爷了?我怎么不能见四爷了?”

    阿萝一边哭一边说一边死揪着周六的袖子,唯恐周六甩手走了,她那差使就算彻底歇菜了,差使办不成,估计她就活不了了。

    “那四爷也不能见你!他怎么肯见你?”

    “就是不能见,我才求你,六少爷,你救不了我,护不住我,难道连让我见见四爷,这样的小事你也办不成?亏你还是随国公府出身,你要是不帮我,我活不了了。”

    阿萝干脆扯下脸皮死缠活缠,心眼不够脸皮凑。

    “行行行,你先松开我。”周六被她揪的缠的一个头两个大。

    “你先答应我!你发个誓,六少爷,只要你帮我这回,往后我给您供长生牌位……”

    周六被她一个长生牌位呛着了,“你松手!你先松手,行行行,我帮,我帮还不行么?你松手!”

    “不松,我松了手你跑了怎么办?我知道你厌烦我了,我要是松了手,你跑了,我就活不成了!要不,六少爷您勒死我算了,死在六少爷手里,好歹比死在别人手里强,呜呜呜,六少爷,求求你,要不您就亲手勒死我吧。”

    阿萝被死字压着,豁出去了,死揪着周六这根救命稻草。

    “好好好!不是那个好!我不是要勒死你!你把脖子缩回去!”周六没能从阿萝手里挣出袖子,却被阿萝伸着脖子扑了个满怀。

    “六少爷,我活不成了,你勒死我吧,好歹让我死在六少爷手里,至少让我死的闭眼吧。”阿萝打蛇随棍上,不揪周六的袖子了,改揪着周六的衣服前襟,头抵在他怀里,连揉带搓。

    周六被她搓的汗都出来了,“你先松手!好!我答应你了!唉哟我求求你了!你先松了我行不行?唉!你别咬我!阿萝小祖宗,我答应了答应了!你松口!”

    “那你现在就带我去!”阿萝松口了,可两只手还是死揪着周六的前襟不放。

    “现在怎么带你去?你还关在牢里呢。”周六出了一身燥汗。

    “我就是因为在牢里出不来,才求你带我见四爷,求四爷救命的,要是不求四爷,我能出得了这牢?我关在牢里还不是因为你?我就是为了这牢房才去求四爷。”

    阿萝这一串话,把周六成功绕晕的同时,自己也晕的说不清楚了。

    “就是见四爷,现在也没办法。我答应你了,好好好,我发誓,我周渝民要是……”

    “两天之内!”阿萝急忙接了句,“两天之内你一定要带我见到四爷!”

    “阿萝,两天不行……好好好!你别咬!乖阿萝,别咬了,再咬……好好好,就两天,我周渝民,两天之内必定带阿萝去见四爷,要是办不到……行行行,就让我变成乌龟王八蛋,勾栏大茶壶!行了吧?”

    周六还真发了誓,阿萝松了口气,松开手,两只手温柔的抚着周六面前被她揪的皱巴一团的前襟,“六少爷,你对阿萝真好!六少爷,您放心,阿萝见了四爷,别说见四爷,就是见了皇上,阿萝这心里,还是最爱六少爷。”

    “你还想见皇上?”周六呵呵了两声。

    “不想见,我就想见四爷一面,六少爷,我见了四爷,要是能讨了四爷的欢心,我一定在四爷面前天天说六少爷的好话,六少爷真好!”

    周六被阿萝这几句讨好的话说的啼笑皆非,就她这样的,还想讨了四爷的欢心,还要替他说好话……好吧,难得她有这份心。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你放心,放心!两天之内,我必定把你接回软香楼,让你见一见四爷,你放心,我先走了,安心呆着,放心,肯定没事。”

    周六告别眼含热泪和他挥别的阿萝,出了衙门,连抹了几把汗,这个阿萝,受了这么点惊吓就成这样了,可真够缠人的!

    两天,把她捞出来容易,找远哥想想办法就行,可怎么让四爷见见她呢?四爷要见她,肯定得等这案子结了之后……

    周六猛一拍额头,他刚才被阿萝闹的昏了头了,这案子不结,四爷怎么能见她这个最大嫌犯?真见了,那不就是大事了?

    唉哟,这可怎么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