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七二章 飞来横财

第二百七二章 飞来横财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锁!”伴着一阵愤怒的脚步声,王嬷嬷‘咣’的拉开院门,一声怒吼:“找谁?”

    门外的婆子‘喔哟’一声,往后退了两三步,倒不是被王嬷嬷那一声吼吓着了,她是看着那扇门担心,不往后退几步,万一砸着怎么办?

    “我姓贾,来找曲举人的家人,这儿是曲举人家吧?”贾婆子退后两步站定,上下打量着王嬷嬷问道。

    王嬷嬷也打量着她,五十岁左右,一身靛青绸衣裙,头发梳的一丝不乱,用一只金丝?髻网住,耳边压了只大大方方的福字压鬓,身形笔直,眉眼和善中透着贵气。

    “是是是,这位太太您是?”王嬷嬷还没打量完,就陪出一脸笑,客气的不能再客气了。

    “可不敢当,那太太……可还好?”看样子贾婆子对曲举人家一无所知。

    “好好好!还有大姑娘,大姑娘更好,您是?”王嬷嬷扶着门框,将门堵的严严实实,光顾着客气,忘了请贾婆子进门。她们家很久很久没有这么贵气的人上门了。

    “阿弥陀佛,太太……还有大姑娘……”贾婆子一下子激动的热泪盈眶,念起了佛菩萨,王嬷嬷看的两只眼睛都瞪大了。

    “总算找到太太了,我得……”贾婆子抹着激动的泪水,“好好给太太磕几个头,还有姑娘,老天有眼。”

    “快请进,请进!”王嬷嬷总算反应过来,急忙让到一边,看这位贵人这样子,有好事儿!

    门口的动静已经惊动了曲大姑娘,贾婆子一脚跨进门,就看到曲大姑娘一只手掀着帘子,靠着门框,一脚里一脚外正往院门口看。

    “这位就是大姑娘吧?”贾婆子神情激动的看着曲大姑娘,抹一把眼泪,“大姑娘这形容模样,跟老爷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大姑娘,老奴给您磕头了!”

    贾婆子也不嫌地上脏,跪在地上就磕起了头。

    “快起……快起来。”曲大姑娘吓了一跳,慌乱的想去扶,手一松,帘子打在脸上,拂开帘子出来,手伸到一半突然又缩了回去,她刚才说什么?老奴?是个奴儿?她家的奴儿?

    “小锁,快扶这位嬷嬷起来。”曲大姑娘往后退了一步,吩咐小锁,不等小锁出来,王嬷嬷已经扶起了贾婆子,“您看看您这是……唉哟这衣服!您看看,这是上好的绸子,你看看这衣服……”

    王嬷嬷摸着贾婆子跪了两片污渍的裙子,心疼万分。

    “太太可还好?老奴得给太太磕几个头。”贾婆子看起来激动极了,“大姑娘生的真好!娇花儿一般,这一身贵气……老爷要是看到大姑娘这样好……老爷命苦,大姑娘也是……命苦……大姑娘,老奴可算见着您了……”

    贾婆子一把接一把抹着眼泪,简直泣不成声起来。

    “是谁?是你阿爹……”听到动静的曲举人太太吴氏,摸索着出来,贾婆子看到吴太太,一声惊呼痛叫,“太太!您这是……您这是怎么了?您这眼……太太!都怪老奴,老奴来晚了!”

    贾婆子扑跪在地,痛哭失声。

    “老爷呢?老爷还活着?老爷是不是还活着?”吴太太的声音说不上是凄厉还是惊喜,脸上一片潮红。

    “太太,”贾婆子眼泪纵横,仰头看着吴太太,“老爷早就不在了,老奴……是老奴回来了。”

    曲家院子门口停着大车,院子里一片哭声叫声,街坊邻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

    好不容易一通激动稍稍平静,贾婆子吩咐车夫把车上大大小小四五个箱子搬进院里,打发走车夫,王嬷嬷关上院门,贾婆子坐下来,开始讲她的来历。

    据贾婆子的叙述,她丈夫是做南洋的海货生意的小生意人,有一年她和丈夫贩货到京城,被人诬陷,下了死牢,是曲老爷救了她和她丈夫,她们夫妻无以报恩,就投身到曲老爷门下为奴,因为看曲老爷手头拮据,就请了曲老爷示下,张罗了些本钱,上了艘海船,想贩些珍珠香料回来。

    谁知道船在半路遇到风暴,她们夫妻流落到南洋,没几年,她丈夫染上瘟病,一病没了,她苦捱数年,终于遇到了肯带她回来的海船,她这一来一回,竟是十几年过去了,回到京城,才知道曲老爷早就没了,她一路打听,花了一年多的功夫,才找到这青杨镇,找到太太和大姑娘。

    “那本钱呢?你没带些珠宝香料回来?这箱子里是什么?”曲大姑娘两眼放光,没等贾婆子话音落到,就急不可耐的问道。

    “哪还有本钱?大姑娘没见过那海上的风暴,能活下来,就是佛菩萨保佑了,珠宝和香料倒是带了些,我在南洋到处做工,攒了些本钱,找到船时,正好香料便宜,就全买了香料,到了京城,看香料价钱很不错,就倒手卖了。统共卖了三千一百两银子,换成了福隆老号的银票子,都在这只箱子里。”

    贾婆子指着一只红色填漆小箱子。

    “三千两!”从曲大姑娘到吴太太,以及王嬷嬷,一起失声尖叫。

    “老奴没本事,也就这三千两。”贾婆子看起来十分遗憾和愧疚,“这几只箱子,都是曲老爷的旧物,寄存在京城好友那里,我这趟回来,就都拿了回来,太太……唉,太太这眼……大姑娘理一理吧,这还是老爷亲手封的,老奴……可怜老爷,可怜太太,大姑娘这样好……”

    贾婆子又抹起了眼泪,曲大姑娘目光烔烔,在几只箱子上转来转去,她已经完全顾不上贾婆子以及别的什么,“小锁,把这几只箱子搬到我屋里,我替阿爹理一理。”

    贾婆子急忙站起来,和小锁一起,将箱子全数搬进了曲大姑娘屋里。

    曲大姑娘连晚饭都没顾上吃,埋头只理了半天一夜,天色大亮时,曲大姑娘将门开了一条缝,一眼看到已经起来,正端着盆撒水的贾婆子,急急的招手叫她,“曲嬷嬷,你进来一趟,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