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六九章 心里有谱特淡定

第二百六九章 心里有谱特淡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表弟是舅舅的独子,和他自幼一起长大,他一直当表弟是嫡亲的弟弟,表弟也当他是嫡亲的哥哥一般。

    这考题……祝青程低头看着滴落在纸上的墨点,这考题他要是瞒着不告诉表弟,他还有脸再见表弟,再见舅舅?甚至,再见阿娘么?

    可是……二叔……

    祝青程呆呆坐着,二叔……并没说不能告诉表弟……表弟才华出众,比他出众,要是这一科公公正正,表弟肯定能考上,如今……

    要是瞒下这考题,他这辈子都没法心安!

    祝青程将笔扔到砚台上,呼的站起来,推门出去,进了隔壁表弟的房间。

    离布政使衙门不远的小院里,文二爷盘膝坐在榻上,吕福紧挨榻站着,低低禀报:“……老仆走后,祝青程就把祝家另外三人叫进去,也就半刻钟,三人出来时,神情极为激动。再半刻钟,祝青程进了隔壁他表弟房内,两人很快一起出来,到楼下要了酒菜,看着极其高兴。”

    “哼!”文二爷冷笑了一声,“倒是义气,难道不知道,这是要命的事?其它三个呢?”

    “孔大正盯着。”话音刚落,孔大推门进来,看着文二爷禀道:“都出去了,二爷,照他们这么闹,不几天,人人都得知道了,到时候……”

    “要是就是这个,到时候……”文二爷眯着眼睛,一脸的笑,笑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如今这当幕僚的,一年不比一年,这考场上的规矩都不懂,就敢跑到布政使衙门混饭吃,老子活了几十年,头一回看到这么蠢的,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吕福和孔大对视了一眼,齐齐看着文二爷,这还不是你算计出来的事么?

    “算着日子,该到京城了。”文二爷悠悠说了一句,吕福明白他说的该到京城的是什么,跟着点头,“昨天就该到了,宁七爷那边的回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回信肯定快,咱们跟宁家没法比,这几天一定要谨慎,等秋闱放了榜,两件事齐头并进。”

    …………

    彻查的差使点到姜焕璋头上,晋王几乎当场晕倒,勉强挪回来,姜焕璋已经得了信儿,正在书房等他。

    “早知道……”晋王软倒在椅子上,一句话没说完,捂着脸泪如雨下。今天早朝上,他差点吓死过去。

    “王爷放宽心,这案子清楚明白,没什么难处,不过一两天就能了结。”姜焕璋气定神闲的宽慰晋王。

    “这案子不是没难处,而是……这是天大的祸事!”晋王有些凌乱的说着早朝上这一场刀光剑影,“……散了朝,大哥盯着我,让我转告你,这案子要是判的不明不白,他饶不了你我,老四倒没说什么,可周副枢密……周副枢密说,让你想清楚了,再判这案子,你听听,早知道……舅舅那脾气,我当时就不该……你该拦着我,现在……”

    晋王欲哭无泪,这案子怎么判?说是周六,甚至说是软香楼的错,老四不依,周副枢密肯定更不依,要是不判周六,或是软香楼的错,让舅舅,或是自己承下这事,他十分愿意,可大哥呢?大哥怎么肯?

    “王爷放心。”姜焕璋凝神听了晋王的话,一颗心倒放宽了许多,果然和从前一样,大爷和四爷,离图穷匕首现,差不了几步了,这案子只要想办法找个替罪羊,葫芦提掩过去,护住晋王和自己,也不过一年半年,大爷和四爷就拨刀相向,相败俱死了。

    “这案子,无论如何不能判周渝民不是,我让人查过了,舅爷出事时,周渝民确实一直在衙门,这事是有人栽赃给他,至于软香楼。”姜焕璋对这个阿萝没什么印象,但一想到这个阿萝是墨七的心头肉,忍不住一阵厌恶。

    “若是判了软香楼的不是,软香楼仗着墨七和周渝民的势,若是死咬着周渝民不放,只怕麻烦,下官的意思,不如一起放过。”

    “放过放过!我忘了跟你说,刚出宣德门,周六就拦住我,说这事跟阿萝还有软香楼全不相干,你若断了是阿萝或是软香楼的罪,那就是往他头上扣屎盆子。”晋王忙接了句,他惊吓坏了,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嗯。”姜焕璋眉眼间闪过丝不以为然,再熬过这一两年,周渝民算什么东西?周家算什么东西!

    “这件事,软香楼绝脱不了干系,一会儿我提审那个阿萝,我的意思,”姜焕璋往晋王身边靠了靠,“让他们软香楼找一个顶罪的人出来,只说平时和杨舅爷有些不对付,一时冲动,脱光了舅爷的衣服,闹了这一场大事,把这事归到舅爷的私人恩怨上去,这样,就跟那两位爷全不相干了,皇上必定也愿意如此,毕竟,大爷和四爷一母同胞,伤了哪个,皇上和贵妃都心疼。”

    “对对对!”晋王长舒了口气,“昭华,多亏了你,今天早朝上,我真是……”晋王一声长叹,他提心吊胆长到总算出了宫,开府建衙,原以为从前远离是非,能把心放下了,谁知道先是舅舅的亲事,接着又是这样的事……

    “舅舅那里,你也替我多留些心,无论如何不能再出事了。”

    “听说王妃拨了八个小厮,每两人一班,下了死命,要片刻不离的跟在杨舅爷身边。”姜焕璋眼皮微垂禀道。

    “还是王妃想的周到。”晋王松了口气。

    “是啊,要是早点拨人过去侍候,也不至于生出今天这样的大事。”姜焕璋话里有话,晋王眉头微皱,“王妃……是思虑不周,就是舅舅的亲事,照理说,她也该想到……算了,她小户出身,能把王府应付下来,已经很难为她了。”

    “王爷说的是,唉,照理说,皇子妃都该精挑细选。”

    “不说这个了。”晋王脸色晦暗,“我的处境,昭华都知道,不说这个了,王妃是贵妃亲自挑的,王妃,很贤惠。”

    “是,我去府衙看看吧,这案子得赶紧结了,越快越好。”姜焕璋欠身和晋王告辞,晋王忙挥着手,“快去快去!昭华,一定要小心谨慎,两边……都要好,要都好!”

    “下官记下了,王爷放心。”姜焕璋站起来,长揖退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