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六六章 一叶知秋

第二百六六章 一叶知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起因的那件小事,只怕也是宁远挑出来的,唆使软香楼的女伎阿萝以色诱杨嫔嫡亲的弟弟杨雪坤脱光了满大街乱跑,这件事,很象他的手笔。”

    李桐听的一怔,“杨雪坤?杨舅爷?”

    她见过杨国舅很多很多次,都说他傻不着调,姜焕璋更是一提起他就鄙夷无比,可她对杨国舅印象一直很好,他脾气极好,很体谅人,她看到过他蹲在那儿和小孩子说话,一说一两刻钟,半分不耐烦都没有,她还看到过他象对其它人一样,和门房、和小丫头、和粗使婆子有说有笑……

    她认识他的时候,晋王已经立了太子,她不知道他还有这么狂放的时候。

    “杨雪坤这条缝,被宁远这只苍蝇抱住,先是把他年过四十还没成亲这事挑出来,再用阿萝诱他,哼!好大本事!”福安长公主神情不算很好,可也绝对算不上生气,李桐抬头看着她,没答话。

    “还有呢。”福安长公主沉默片刻,眯着眼睛,拖着尾音,带着股说不清的况味看着李桐道:“皇上气坏了,一定要彻查杨雪坤被人脱光这事,老大一力推荐自己的人,老四……”

    福安长公主顿了顿,“聪明了一回,周泽轩出面,荐晋王身边的长史,姜焕璋出面主理,彻查此事。”

    李桐手一抖,银匙里的茶粉全撒在了杯子外。

    福安长公主笑起来,“我还真以为你修练的比我还好,诸事不能动心了呢。”

    李桐站起来,湿帕子擦了茶粉。

    “周泽轩为什么要推荐姜焕璋出面呢?”福安长公主看起来对李桐的失态十分满意,脸上带着盈盈笑意,“你想过没有?”

    “我怎么能想到这事?”李桐苦笑,他终究还是要出头了。

    “你没想到?”福安长公主转着眼珠,“嗯……大约,你真没想到,你虽说老成持重的出奇,可到底……还小,再说,你这样的人家,再聪明,也是见识有限,想不到……唉,我还想着你大约能想到。”

    “我是个笨人,长公主又不是不知道。”

    “你不笨。”福安长公主侧头斜看着李桐,“那你说说,姜焕璋这份差使,是要砸在手里,说不定还要边累了晋王呢,还是能办的漂漂亮亮,在皇上面前露个脸面?”

    “大约会露个脸面,姜焕璋还是有几分才具的。”这是李桐真心所想。

    “嗯,这桩差事肯定能办的极其漂亮,不过,不是因为姜焕璋的才具,而是……”福安长公主的尾音转成几声冷笑,“是宁远那只苍蝇,他要让他把这差事办的漂漂亮亮的!混帐东西!上次一把火的事,我没理会他,他这胆子越来越大,又要借我的事办他的事!哼!”

    李桐呆了,这几句话,她完全不懂。

    “听不懂是吧?”福安长公主端起茶,慢慢啜了半杯,才看着一脸茫然的李桐问道,李桐点头,这中间有什么事她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设了多少埋伏她也不知道,当然听不懂。

    “文涛找过宁远了吧?李家和宁家结了盟了?”福安长公主话锋陡转,李桐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文二爷大约找过宁七爷,不过,李家没跟宁家结盟。”

    “没结盟?”福安长公主一声嗤笑,“你当结盟还得行个仪礼,歃个血什么的?志同道合,你情我愿,就是盟了,李家,和宁家,确实利益一致,文涛去找宁远,大约是背着你和你阿娘,还有李信,找了之后……”

    福安长公主斜着李桐,“你早就知道了吧?”李桐神情一滞,这话问的太直接,不等她答话,福安长公主接着道:“你们李家,总是能出乎我的意料,时不时让我高看一眼。”

    “这件事……”李桐心里一阵尴尬,刚开口要解释,福安长公主却摆着手示意她不必多说。

    “你这样做,你阿娘这样做,李信……”福安长公主斜着李桐,“我敢打赌,他是真不知道这件事,他毕竟……是过继来的,当然,明面上说,是他要备考,这些事就不必打扰他了。”

    李桐的尴尬从心里冲到脸上,这位长公主,说话就不能客气委婉点儿?

    “李家,这件事上,算是能看到点儿世家的气象上。”福安长公主带着几分感慨,“火中取栗,取的气定神闲。”

    “就因为周泽轩荐了姜焕璋主理杨雪坤这件事,长公主就想出了这么多?”李桐真是十分的不服,她是闲着无聊,太能想了吧!

    福安长公主咯咯笑起来。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文涛去江南要办什么事,你要是知道,就会跟我一样能想到了,可你不知道,宁远却知道,这个文涛!”

    福安长公主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阿爹那时候,就生过把文家连根拨掉的心,之所以没动手,是因为文家人丁实在单薄,你看,到文涛,文家就剩他一个人了,到皇上……”

    福安长公主一脸讥笑,“他眼睛是瞎的。”

    “文家怎么了?”李桐听的心惊肉跳。

    “文家挺有意思,从文涛的曾祖起,到文涛,文家人都是一种德行,那就是,一心一意要做大事,不为钱不为名不为利不为子孙,粉身碎骨都不计,就是要干大事,他们渴望的,是做大事这个过程,事了之后拂衣去,或者拂衣死,都无所谓。”

    李桐愕然,下意识的将杯子送到嘴边,抿茶掩饰。

    “事情么,越大越好,比如造个反什么的。”

    李桐噗一声,刚刚抿进嘴里的茶喷了自己一裙子。

    福安长公主看着她笑不可支,“你今天怎么了?这定力可大不如从前。”

    “长公主您看看您这说的都是……什么话!”李桐用帕子擦着裙子,手都有点抖,文涛是她们李家的幕僚!她们李家的人!

    造反?

    “实话。”福安长公主晃着脚,“那天文涛来见我,那双眼睛,亮的象夜里的狼眼,我就知道,文家这最后一代,跟他先祖一样,都是一样的货!我就想到,他会去找宁远,替李家结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