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六五章 儿子是自家的好

第二百六五章 儿子是自家的好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起来,这事还是儿子的错。”周六对付他爹,十几年的老经验了,熟能生巧,很知道关节在哪儿。

    “嗯?”周副枢密顿时拧起了眉。

    “可这事,真不能怪儿子。”周六从头到脚都是委屈,“那个杨舅爷,阿爹让人去打听打听,就知道是个什么货色了,他脱光了满大街跑,不是一回两回了,听说他看到漂亮女子,就脱光了满街跑,软香楼那一带,阿爹也知道,谁知道他那天怎么回事,突然脱光了满大街窜,窜远了跑软香楼门口站着,要上楼找阿萝,这事……唉,”

    周六一脸浓厚的懊悔,“这事都怪儿子!是儿子惹的祸。”

    “说正事!”周副枢密吼了一声。

    “是,就是前一阵子,怪儿子多事,我不是看到杨舅爷都四十多了,天天疯疯颠颠,没个人样,他又是独苗,儿子实在看不下眼,就跟姑母提了提,杨舅爷是三爷嫡亲的舅舅,三爷怎么也不帮一帮杨舅爷,给他娶房媳妇,有了媳妇,杨舅爷也不至于天天那样,再说,杨舅爷都四十多了,再不赶紧娶媳妇,杨家还不得绝了后了?儿子就是心肠软,多管闲事,跟姑母提了一句。”

    周副枢密眉头舒开了些,眼里的恼怒却浓了不少。这事他知道,小六是有点多事了,不过,这多事,可是为了杨家好!

    “姑母的脾气,阿爹最知道,眼里不容沙子,又最讲究这些,姑母就……”

    “这事我知道,你说三爷因为这事记恨你?三爷脾气一向温和,何至于?”周副枢密打断了周六的话。

    周六抬头看着他爹,脸上更加为难和委屈,“儿子觉得,不全是三爷的事,还有……”周六左右看了看,往前凑了凑,凑到他爹耳边低低道:“阿爹,三爷哪有胆子往儿子身上泼这脏水?阿爹忘了?皇上点了大爷督办杨舅爷这亲事,大爷……哪愿意管这样的小事?这还不算,还有那把火,前儿那笔生意……”

    周六声音越来越低,“阿爹,儿子没敢跟你说,儿子这一阵子天天夜里做噩梦,梦到大爷提着刀要杀我。”

    “嗯。”周副枢密抬手拍了拍周六,示意他坐到自己旁边,又是欣慰又是感慨的看着儿子,“你总算……懂事多了,也开窍了,这事,你能看到这里,想到这里……好!很好!总算开窍了。”

    “阿爹,瞧您说的。”周六被他爹这怜爱无比感慨无比的目光看的扭捏起来。多亏远哥的指点。

    “说说,这事,你打算怎么做?”周副枢密老怀甚慰的考问起儿子。

    “儿子的意思……”周六努力装ubtp的十分深沉,“这事……就怕还有后手,阿爹也知道,儿子笨,儿子的打算,是想先去找四爷说说这事,看看四爷什么意思,再有,儿子觉得,阿萝得……她不能死。”

    “嗯!”周副枢密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能想到这个,很好!先看四爷的意思,这一步极好,你记着,往后不管什么事,先要摸清四爷的意思,无论如何,不能逆了四爷的意思。”

    “是。”周六赶紧答应,阿爹这话,他太赞成了。

    “第二条,阿萝不能死,她死了,死了不会说话,那边想怎么栽赃都容易,这事你不用管,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你找个机会递句话,她要咬死了,这事跟软香楼全不相干!”

    周副枢密眯眼吩咐道,周六大喜过望,急忙点头答应。

    “别的……”周副枢密沉吟了片刻,“你先去寻四爷,跟四爷禀报了,再看看四爷什么意思,回府之后到内书房找我,听听几位先生议事,往后……你也该跟着习学习学,还有,记着,嘴要紧,内书房里的话,一个字都不能说出去,跟任何人,就是四爷,也不能说,听到没有?”

    “听到了。”周六答的飞快,“那我先去趟府衙,就说找宁七爷,从府衙出来就去找四爷,四爷在姑母宫里,差不多也该出来了。”

    “嗯,去吧,稳重些!你也不小了。”周副枢密看着一跃而起的儿子,又是怜爱又是烦恼的薄责了一句,周六一边答应一边往外奔,“知道了,都知道了,我走了!”

    第二天的早朝之热闹,宁远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先是有御史上折子弹劾周副枢密治家不严,纵子枉为,欺辱杨嫔之弟,这个御史还没念完,又有御史跳出来,弹劾晋王无情无义,不能齐家,任凭生母之弟衣食无继当街乞讨。

    吵没多大会儿,就升级了,这边弹劾周渝海私产别居,那边弹劾周渝民修河工枉报工费,墨宸纵容贪腐,再一路升到了弹劾随国公、周副枢密,以及大皇子与民争利,四皇子纵容手下纵火害命……

    直吵的皇上气短面白,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当场晕死过去。

    这场大闹剧,当天就传到了福安长公主的别院里。

    李桐进到那间小院时,一眼看到福安长公主正自己动手焙着茶,惊讶的站着看了片刻,才穿过蔷薇花架,进了廊下,站着看了片刻,才坐到福安长公主对面的椅子上。

    “出什么事了?”李桐直截了当问道。

    福安长公主没理李桐,只管专心焙茶,焙好了茶,将茶放进茶碾,往李桐一边推了推,李桐接过碾茶,福安长公主往后靠到椅背上,长长叹了口气,“昨天早朝,老大和老四撕破脸大闹了一场。”

    “喔。”李桐眼皮也没抬,这算什么事,比朝堂大闹更激烈凶狠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这个宁远,成事的本事没看到,挑事的本事倒是一等一。”福安长公主眼睛微眯又舒开,轻轻哼了一声。

    “是他挑起来的?”李桐看向福安长公主,福安长公主‘嗯’了一声,“一点小事,被他扇风点火,烧成了大事。”

    “苍蝇不盯无缝的蛋。有火才能扇起来,大皇子和四皇子能这么轻易被人扇起风波,那是他们自己破绽太多。”李桐对那两位持刀相捅的同胞兄弟,半分好感也没有,这话说的极不客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