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六一章 坑那个最好坑的

第二百六一章 坑那个最好坑的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去!把她……那个阿萝,给我捉下来!给我打!我……本王是她能欺负的?本王的舅舅……把她拖下来,打!打死!”晋王怒的眼睛都红了。

    晋王到时,多多和阿萝还在傻呵呵的看热闹,妈妈是个聪明人,看到热闹起来,再一听是阿萝的恶作剧,当时就脑子一阵嗡嗡乱响,这个傻阿萝,这是要惹下灭门的大祸了!

    妈妈经得多见得多,又急又怕倒没吓傻,一边飞快的打发人去请墨七少爷、周六少爷,以及宁七爷等人,一边急急的吩咐满软香楼的人:“快跑!都赶紧跑!躲起来,千万躲好!阿萝……多多,你还傻着干什么?快扶上你家小姐,快走!去哪儿……去……先躲出去!”

    多多问她去哪儿,她这会儿哪还顾得上想这个,去哪儿都行,总之不能在软香楼呆着。

    小厮长随奉晋王的令砸开软香楼院门时,软香楼里已经跑的一个人也不见了。

    阿萝被妈妈急的声音都变了一迭连声赶出来,这才意识到自己闯下大祸了,那个杨舅爷,天天蹲在那儿,连宁七爷都不敢怎么样,自己怎么……真是晕了头了,晋王……那是正杆子龙子凤孙,一顿棍棒把她打杀了,那就跟踩死只蚂蚁一样!

    阿萝混过神,越想越怕,扶着多多,小腿一个劲儿的哆嗦。

    多多还浑然不觉,扶着阿萝,顺着小巷一边走一边张望一边嘀咕,“妈妈也真是的,一惊一乍,是他自己愿意跑的,关咱们什么事,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是……姐姐,咱们去哪儿?唉哟,真是烦死了,姐姐你累了?你都走不动了,咱们叫辆车吧……要不回去吧,能有什么事……”

    “快走!”阿萝用力推了多多一把,“再慢一慢,咱们就活不了了!快走!”

    “啊?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快不了,姐姐你都走不动了……”

    “你个蠢货!我不是走不动,我是……快走!”阿萝快要哭出来了。

    “好好好!那咱们去哪儿?要不去飞燕楼?转个圈就是,咱们找柳漫姐姐……”多多神经之粗大,令人叹为观止。

    “你想连柳漫姐一起害死?往前走,快走!呜呜呜……”阿萝走又走不动,该去哪儿又没方向,走了这半天,一回头软香楼就在眼前,只怕下一刻,她和多多就得被人捉回去,一顿乱棍就打死了……

    “这边!”前面巷子口,卫凤娘探头招呼了一声。

    “凤……”多多一声惊喜的叫声刚出口,就被突然机灵敏捷起来的阿萝一巴掌打在嘴上,打了回去,“闭嘴!快跑!”

    阿萝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力气,提着裙子,竟然一口气飞奔到巷子口,多多在后面跑的一路咚咚,根本追不上她。

    阿萝刚冲到巷子口,就被卫凤娘一把提起,甩进旁边的大车上,没等阿萝爬起来,多多又被卫凤娘甩进来,砸在她身上,痛的眼泪直流,却一吭没敢吭出声。

    车子走的不快不慢,很快,车子停下,卫凤娘掀起帘子,探头进来,上上下下打量着阿萝,先哈了一声,“办事的本事半点没有,闯祸的本事可大得很!现在知道怕了?下车!”

    “姐姐!”阿萝不但没下车,反倒往车里面缩进去,“姐姐我知道错了,求求你……”

    “知道错有个屁用,下车。”卫凤娘看着吓的在车厢一角缩成一团,拼命摇头的阿萝,和不知道为什么害怕,但是小姐害怕她也害怕了的多多,无语的叹了口气,“让你下车是为了救你,你总不能在这车上躲一辈子吧。”

    阿萝不摇头了,直直的看着卫凤娘,卫凤娘猛呼了口气,“听着,你下车,往前走,前面有个凹角,你躲进去等着,最多一刻钟,周六少爷就该过来了,你扑出去……后面该怎么办,不用我教了吧?记着,这几天无论如何都要缀紧了六少爷,不管他说什么,总之就是寸步不离,要是离开了……”

    卫凤娘拖长声音,“会怎么样,不用我说,你该知道,对吧?别问我怎么寸步不离,自己想办法!行了,快下车,不然来不及了。”

    阿萝听卫凤娘这么说,心里稍稍定了定,挪了挪,被卫凤娘一个探身,一把揪住甩出来,多多不等卫凤娘动手,连滚带爬下了车,紧紧靠在阿萝身边。

    “凤娘姐姐,七爷……七爷……不管我了?”阿萝抖着声音问了句,卫凤娘斜了她一眼,“你当我是闲极无聊自己跑来救你的?照我的意思,就你这样的……”

    卫凤娘嫌弃无比的往下撇着嘴,跳到车前,抖动缰绳,驾车走了。

    阿萝张着嘴扬着手,看着扬长而去的马车,好一会儿才透过口气,扶着多多……确切的说,现在是多多靠在她身上,两个人几乎挤成一个,挪到卫凤娘说的那个凹角,紧紧挤在角落里,等着周六少爷路过。

    软香楼上空无一人,被怒火烧的头脑不怎么清醒的晋王一迭连声吩咐砸了烧了,砸光烧光!

    姜焕璋掂量了片刻,砸光这话没拦,只拦着没让点火,这条街是京城数得着的热闹地方,一家连着一家,火一点,烧的可就不只软香楼了,只怕半个京城都得烧进去。

    小厮长随将软香楼砸了个粉碎干净,揪着几个胆子大缺心眼,居然还敢留下来看热闹的帮闲过来,当街打了个有出气没进气,再拖起来,照姜焕璋的吩咐,送进了京府衙门。

    阿萝吩咐多多,就说是周六少爷的吩咐,多多再传话,直接就是周六少爷的吩咐,至于周六少爷当时在没在软香楼上,多多不管,帮闲们更不管,反正就是周六少爷吩咐的。

    晋王听说是周六少爷周渝民的主使,早上被大皇子甩的那两巴掌,又火辣辣疼起来,老大和老四不把他放眼里,就连周家,也敢这么作践他!

    他是皇子!龙子凤孙,最高贵的血脉!周家,怎么敢这样当着整个京城的面,把脚踩在他脸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