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五九章 晋王那只舅舅

第二百五九章 晋王那只舅舅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去找四爷!”周六呼的窜起来,“这银子,我宁可送给四爷,也不能便宜了老大那只王八蛋!我去找四爷说,对半开,他一半我一半……要不四六也成,让他跟宫里打招呼,卖给宫里香烛局,干脆,卖它个五十万两!”

    “好主意!那你快去吧。”宁远一阵干笑,抬手鼓了几下掌,周六得意的嘿嘿笑了几声,“那我走了,挣了银子,我送远哥一对清倌人!”

    “受不起!赶紧去吧,天色不早了,回头你还得回你们府里抬银子,十万现银,抬还得抬一会儿呢,快去快去!”

    宁远挥手往外赶周六,周六拱手告辞,愉快的跳跃而出,宁远看着他跳跃的背影,一声长叹,他蠢的他都不忍心坑他了。

    …………

    晋王在府门口下了车,一张脸不能再难看了,他实在烦恼憋闷的厉害。

    刚刚进宫请安,先是周贵妃问他舅舅亲事定下来没有,听说没有就拉下了脸,就没让他起来,跪着听了两刻钟的训,连不孝不忠的话都说出来了,刚出了周贵妃宫门,迎面碰上皇上,也问起这事,听他说还没定下,冷着脸从牙缝挤了几个字给他:不中用的蠢货!

    晋王想到皇上对他这六个字的评价,一阵悲从心来,他是不中用,可他有什么办法?杨嫔说了,一定要有家世,别的都好说,有家世这一条,京城但凡有点家世的,哪有肯把姑娘嫁给舅爷的?

    从领了吩咐,他探话探了没有二十家,也有十五家了,就没一家肯吐口点头的,他有什么办法?他又不是大哥,也不是四哥儿,满京城,谁把他放眼里?

    刚刚在宣德门口,偏偏又撞见了大皇子,大皇子只听到一句还没定,那脸色……

    晋王下意识的抬手捂在脸上,他刚解释两句,想让大皇子出面保个媒,话没说完,大皇子突然暴怒,当着来来往往那么多人的面,抬手甩了他两个漏风大巴掌。

    晋王闭了闭眼,算了算了,他从小到大,大皇子的巴掌,不知道挨过多少,不过就是这两年,大皇子出宫开府之后,他和他几乎碰不上,这才没再挨过打,这几年,他几乎已经忘了从前挨打是什么滋味了,没想到今天……

    晋王说不出是羞忿还是悲伤,只觉得心里象堵了几千斤棉花,难受的无以名说。

    姜焕璋从里面迎出来,“王爷,您这是?”

    “进去再说。”晋王几乎说不出话,挥着手示意姜焕璋。

    进了书房,晋王坐到榻上,张了张嘴,话没说出来,泪如雨下。

    “王爷,且宽一宽心,不管什么事,还请王爷再忍耐两年,王爷相信我,再忍耐两年,一切就会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豁然开朗。”

    姜焕璋从小厮手里接过温水巾帕,示意小厮退出去,亲自拧了帕子递给晋王。

    “你总这么说。”好半天,晋王总算稳住心绪,接过帕子按在脸上,苦涩无比的答了句。

    “王爷相信我,最多两年,王爷就会知道我这话是什么意思,王爷,您一定要耐住性子,放宽心胸,福者自福,王爷是这天底下最有福运、命格儿最尊贵的人,王爷一定要放宽心。”

    姜焕璋极其笃定的劝着晋王,晋王净了脸,姜焕璋又递了杯茶给他,晋王仰头喝了,长长透了口气,“舅舅的亲事,无论如何,都得赶紧定下来了,否则……”

    晋王想着今天这一番遭遇,想着皇上那句评语,和大皇子那两巴掌,再次悲从心来,“否则……无论如何也定下来。”

    “这也容易,王爷看中了哪家,就请大爷出面保个媒,皇上不是点了大爷督办这事?这也算是大爷份内之事,保个媒也不为过。”

    姜焕璋出着主意,晋王神情惨然,不停的摇头,“大哥……他督办,不过逼迫我而已,他不会……我刚刚见了他,不过提了提,请他出个面,他就……”

    晋王下意识的抚着脸颊,却没能说出口,这两年,他出了宫,开府建衙,一天比一天觉出身为皇子的尊贵和体面,和往常不同,这一次被大皇子当众甩在脸上这事,他觉得羞愧悲愤到说不出口了。

    “你说的……不行,大哥不会……不会出这个面,只能靠我……靠咱们,想想别的法子,无论如何,舅爷的亲事,得赶紧定下来。”

    再不定下来,他只怕要被这件事逼死了。

    姜焕璋看着晋王,心里踌躇不定。

    他记的清楚,从前杨舅爷娶的是一家姓伍的姑娘,伍姑娘家和杨舅爷家隔了一条街,靠卖猫食儿为生,这亲事,是杨舅爷的母亲相中定下的,伍姑娘嫁进去之后,隔年就生了个儿子,再一年又生了位姑娘,杨舅爷母亲死时,看到了孙子,又看到了孙女,心满意足的走了。

    因为这个,晋王即位后,杨太后虽然极其不满意弟媳妇的出身,却还是对她以及伍家恩宠有加。伍夫人的父亲封了侯,几个兄弟都恩荫做了官……

    伍夫人更是深得杨太后恩宠,在京城贵妇中举足轻重……

    这是门好亲。

    “王爷。”姜焕璋打定主意,陪笑建议道:“在下有两个妹妹,大妹妹识书达礼,性子柔婉,极擅持家,长相……和我极似,只是比我细致得多,要是王爷不嫌弃……绥宁伯府虽说在京城这样的地方不算什么,可家世这一条,倒还是能说得过去的。”

    “你妹妹?”晋王脱口而否,“不行不行!你家乱成那样,你妹妹算得上心狠手辣,这不行!噢……”

    晋王脱口说到这里,看到姜焕璋白的吓人的脸,才恍然意识到,话不能这么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妹妹还小,跟舅爷这年纪……那个,就是年纪差的太大,委屈了令妹,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妹妹,自然是好的……”

    晋王越说越尴尬,他刚才失神失的太厉害,脱口净说大实话了……

    “王爷说得是,杨舅爷和我妹妹,确实年纪相差的太大,是我不思量,还请王爷恕罪。”姜焕璋长揖到底,好半天才直起腰,直起腰时,脸色已经和平时差不多了。

    “昭华是难得的……难得之极,昭华人品出众,令妹必定青出于蓝……我是说……”

    “要不,我再跟王爷过一遍这京城各家姑娘,看看能不能找出个合适的?”姜焕璋打断了晋王的话,晋王急忙点头,“我正要找你过一过,这是正事,正该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