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五八章 周六的义气

第二百五八章 周六的义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六兴奋的一路小跑,进奔进京府衙门,来找宁远。

    “远哥!远哥!你们,都出去,出去出去!”周六一进门,看到又是满屋子人围着宁远在掷骰子,叫了声远哥就挥着手往外赶人,一边赶一边叫,“远哥,我有急事跟你说,好事儿!大好事儿!”

    宁远扔着手里的骰子,往后倒在摇椅上,“什么好事?说吧。”

    “大好事儿!”周六兴奋的眉梢乱动,“前儿阿萝说想要点极品龙涏香,那香,远哥你也知道,极难得,就听说宫里有,可我总不能为了阿萝找姑母要这个,这不象话,对吧远哥……”

    “说正事!”宁远打断了周六的话。

    “这也是正事,今天有点空,我正好想起这事,就去了趟马行街,连跑了三四家香料铺子,都说没有,后来我就去了汲古堂,想着汲古堂这种专卖各种稀奇物儿的地方,大约能有。”

    宁远听他说到汲古堂,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这种事,他怎么也来找他?有了便宜难道不是自己悄无声息的占全了?

    “结果!你猜怎么着?大好事儿!”周六猛一拍大腿,宁远斜着他,懒洋洋接了句,“买到了?”

    “那是小事!结果碰到了桩大生意!赚大钱的生意!汲古堂掌柜一看到我,就说有桩生意,说是有家江南的绸缎庄,一大海船绸缎路上遇到风暴,进了半船水,一船绸缎废了大半船,这家只好把刚从南洋带回来的一箱子龙涎、沉香、檀香,便宜卖了,好抵补这绸缎的员失,十万现银,汲古堂掌柜说,那一大箱子极品香,他过眼看过,说能值三十万,一倒手,就是二十万的利!是不是一桩大生意?我当时就拍了板,这箱子极品香料,咱们要了!”

    “咱们?”宁远失声脱口,忙抿了口茶掩住愕然。

    “啊!当然是咱们啦!”周六竖着两根手指,“远哥,二十万的利!一倒手!我想过了,干脆就卖给姑母,反正姑母每年都要买很多香料,这钱不如咱们赚了,我想好了,再多加十万,四十万卖给姑母!”

    宁远噗一声,一口茶喷的老远。

    “这是你的生意,是你的财运,你自己……自己挣这笔钱就行了。”宁远掏出帕子,一边擦一边道。

    “那哪能!远哥有什么好事,从来没把我落下过,我有好事,也不偏了远哥。”周六一脸义气,宁远呛的连声咳嗽。

    “这桩生意,那个啥……既然有这么大便宜,那汲古堂掌柜怎么不自己买下?当心被人骗了。”宁远一边咳一边问道。

    “骗我?这京城谁敢?谁有这个胆子?不想活了?我告诉你远哥,你这话我问了,那掌柜说,人家急用银子,说了只要现银,十万两现银,掌柜说他拿不出来,说别看京城净是生意做得极大,富得怎么怎么样的人家,可真要现拿十万现银出来,还真不是谁家都能立时拿得出来的。这话也是,我们府上,现拿十万现银,大约也就太婆能拿出来。”

    周六觉得自己十分明白十分了解,宁远无语的看着他,这是个直钩都能一钓一个准的大傻子!

    “你拿十万现银买好了?”

    “我哪有十万现银?我连一千现银都没有,上回远哥给的那一万银子……”周六干笑几声,“给阿萝打了幅头面,柳漫也跟着要,柳漫那么体贴可人,我没忍心,给了柳漫一幅,一想还有云袖,远哥最疼云袖,我想想不能偏了她,就多打了一幅,三幅头面,又花了不少银子孝敬太婆和我阿娘,没想到一万银子也这么不经用。”

    “我也没有十万现银。”宁远怎么肯掺一脚进他自己做的这个局,“我的银子都买了东西了,你也知道,家里的银子,都是按月拨过来的,每个月不少,可也没有多的。”

    “啊?那怎么办?我都跟汲古堂掌柜说定了,今天就送银子过去!”周六急眼了。

    “那怎么办呢?”宁远拍着额头,一脸着急,“这京城,还有谁一出手就能拿出十万现银?要不……墨七?”

    “他不行!咱们做个生意,还得找他拆借银子,咱俩这脸往哪儿放?不行!”

    周六一口否了墨七,墨七那些银子,最让他刺的眼疼心痛的东西。

    “那怎么办?咦,你刚才说,你太婆随手就能拿出十万银,要不……”宁远拖着声音,周六眉头拧成一团,“太婆?有倒是有,我要是开口,大约也能借出来,可是……”

    周六龇牙咧嘴,“从太婆那儿抬十万银子出来,十万银子可得好几大箱子,得拉好几车,那我们府里,不都知道了?别人也就算了,大哥要是知道了……”

    “你怕他?”宁远斜着周六,周六顿时一跳而起,“我怕他?他算什么东西!我不是怕他,这事他要是知道了,指定得告诉太婆,还有我阿娘,阿爹,还有别人,都得知道,太婆也就算了,阿娘,还有阿爹,特别是大伯,知道我一笔挣了二十万,指定得让我入公帐,不然不成了别财异居了?这可是不孝大罪,可入了公帐,那我不是白忙一场?”

    “也是。”宁远捏着下巴,拧眉苦想,“那怎么办呢?没有本钱不行啊,用了你太婆的本钱,挣了银子又得入公中,怎么办呢?要不……这事我真没什么好主意,要不,你找四爷问问?四爷不是在刑部历练过,律法上他通,许能想出主意。”

    宁远将周六的思路往四皇子身上带。

    “这事,就是四爷也没主意,太婆还在,又没分家,照理说,上一笔一万银子,也得交到公中,不过他们不知道……交到公中长房至少得拿到一半,小爷我辛辛苦苦挣的银子,给老大那个王八蛋拿去一半,那小爷我宁可不赚这二十万!”

    周六对他家大哥恨的不是一点点,一边说,一边连啐了好几口。

    “那怎么办?到手的银子不要了?”宁远斜着周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