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五二章 一点不透得两点

第二百五二章 一点不透得两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混帐!怎么说话呢!”皇上一巴掌拍在宁远头上,宁远脖子一缩,一声不敢吭了,周六咯的笑出了声,皇上一脚踢在周六屁股上,“你们这两个混帐东西!要不是朕看得紧,你们得混帐成什么样儿?朕真是要被你们气死了。”

    周六急忙学着宁远,连头带脖子紧缩进去,可怜巴巴的看着皇上,不停的点头。

    装可怜这件事,他已经学的入骨三分,驾行就熟。

    “行了,回去吧。你们俩个给朕听着,不许再聚众喧嚣胡闹,还有,”皇上点着周六,“管住你的嘴!还有你,”皇上的手指移到宁远脸上,“长点心眼,别不管香的臭的,都混在一起胡闹,哪天被人卖了,你们还帮人家点银票子呢!”

    “是是是!”宁远和周六一起,答应的干脆无比,就是太干脆了,皇上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两个,跟他那俩儿子一样,让人头痛无比。

    “滚!”皇上烦恼的一挥袖子,宁远拉着周六,一溜烟出了紫极殿。

    两人出了宣德门,宁远上了马,周六呲牙裂嘴,“给我找辆车,小爷我这腿、这膝盖……”

    “找什么车?上马!”宁远弯腰捞起周六,将他甩到马上,周六唉哟哟叫着,在马上坐稳了,看着宁远,一脸羡慕,“远哥,你这罚跪,有什么窍门没有?你得教教我。”

    “窍门么,倒是有一个。”宁远斜着他,慢吞吞道:“多跪就好了。别想这个了,皇上那话,你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不让咱们找乐子,唉!皇上管的可真多!”周六一脸烦恼。

    “我觉得我挺笨的,看了你才知道什么叫笨!”宁远伸鞭子拍在周六脑袋上,“皇上说你,管住自己的嘴,什么意思?你怎么不想想,咱们今天为什么罚跪?就因为君前失仪?我失仪,你有什么错?特意把你叫进来,当头就训就罚,你有什么错?”

    “呃!对啊!远哥你说说,管住嘴?我这嘴怎么了?我没干什么啊?”

    “还有我,长点心眼,别不管香的臭的,都混在一起胡闹,哪天被人卖了,咱俩还帮人家点银票子。”宁远重复着皇上的话。

    “那不可能!谁能骗得了咱们?谁敢?”周六一口否定。

    宁远斜着他,心里一阵接一阵狂风刮过,蠢到周六这份上,他真是开了眼了!

    “你用点心眼行不行?啊?你多嘴了,咱们不管香的臭的都拉一起胡闹了,然后咱俩被人家卖了,你已经被人卖了一回了!还不只一回!”宁远手里的马鞭不停的捅着周六,他快把他卖的一根头发都不剩了。

    “对啊!”周六总算恍过不糊涂了,“他娘的,这是谁!谁把咱们卖了?我哪儿多嘴了……呃!”周六话没说完,突然福至心灵醒悟了,“四爷那事?那把火?就是昨天的事?娘的!老了真被人坑了?是谁这么混帐?敢太岁头上动土!”

    周六错牙瞪眼挽袖子,宁远斜着他,懒得再多说,“我哪知道,皇上知道,咱们又不知道,要不你去问问皇上?”

    “我哪敢问皇上,不过……”周六嘿嘿笑着,“皇上我不敢问,四爷那儿,倒是能探探话,我这就去找四爷,问好了我就去找你,你去衙门还是去听云袖唱小曲儿?完事了我去找你!”

    “去衙门,皇上都说了。”宁远打了个呵欠,“安生几天再说,别来找我了,我去衙门打个花忽哨儿就回府了,跪了这半天,满腿的湿气,有什么事儿明儿再说吧。”

    “那也行!”周六答应一声,拨转马头,寻四皇子去了。

    宁远转了半圈回到定北侯府,泡在热水里,仰着头由着小厮洗头发,心里将皇上的神情和话过了一遍又一遍,越过越心惊。

    皇上初出来时,脸色极其难看,只怕不全是因为大皇子和四皇子闹家务,这两兄弟闹家务,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前比这闹的更厉害的时候也不是一回两回。

    套话问他宁家家务,一句句问的都是大哥和二哥,大哥和二哥不和,皇上的脸色倒渐渐好了……

    可能是因为听到别家也这样兄弟闹家务心情转好,也许……他心情好,就是因为宁家不和!

    宁远的心一点点往下沉,沐浴出来,不等头发绞干,宁远就屏退众人,自己研了墨,写了封信,叫了福伯进来,低低吩咐道:“挑个稳妥人回去一趟,把这信交给阿爹,再捎几句话:大哥和二哥闹家务,全无手足之情,还请阿爹想开些。”

    顿了顿,宁远垂下眼皮,声音低的几不可闻,“还有一句:告诉阿爹,袁大将军虽死犹生。”

    福伯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皇上又要?宁家又让他不能安心了?”

    “未雨绸缪而已。”宁远声音十分低落,宁家远在边陲,是朝廷的屏障,也是朝廷的心思。

    “唉,七爷放心。”福伯难过的连叹了几口气,接过信收进怀里,退了出去。

    宁远端坐在榻上,神情沉郁的望着窗外沉思了半晌,扬声叫卫凤娘。

    卫凤娘应声而进,宁远已经神色如常,“阿萝最近怎么样?”

    “教不上路,太笨了。”卫凤娘的评价极其不客气。

    “你教的不得法,阿萝这样的,教是教不上路,不过……”宁远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边嘴角往上挑起,“蠢有蠢的好处,传话给阿萝,告诉她,想办法搭上四皇子。”

    “啊?”卫凤娘呆了,“噢!就这一句话?”

    “怎么着?你还想教她怎么搭上?那是她的事,不用多管。”

    “是。”卫凤娘急忙答应了,垂手退出,直奔软香楼传话。

    吩咐了卫凤娘,宁远仿佛轻松了些,往后靠在靠枕上,想着大皇子四皇子这一场家务也不知道到底闹的怎么样,要是能再添把火,把这事系成个死的不能再死的死结……

    宁远一跃而起,扬声吩咐,“更衣!告诉六月?爷要出城!立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