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五一章 兄弟都不和

第二百五一章 兄弟都不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二爷弯腰驼背,走一步咳三声捶两下后背,一步挪不了三指,几丈长的巷子简直走不到头一样。

    等在巷子口的孔大看的着急,“爷,快点儿吧,来回上百里的路呢。”

    “急什么,走了?”文二爷回头往后看。

    “早走了,您快点,咱们得赶紧启程。”孔大跳到车前坐好,吕福打起帘子。

    文二爷急忙紧跑几步上了车,孔大抖动缰绳,驾车直奔城外。

    车子出了城,又走了老远,文二爷才将车帘子掀起一半,对着扑面而来的清风,长长透了口气,这一件事开始发动,另一件,也要开始了。

    …………

    一大早,因为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宁远和周六,又被罚跪在紫极殿前,一直跪在太阳高高照在头顶,又往西边偏下去,皇上才发了话,回去好好思过。

    宁远膝盖还没着地,心里就明镜儿似的了。他虽然不知道周贵妃宫里闹的那一出,可昨天大皇子一脸暴怒四处寻找四皇子这事,他是知道的,明白必定是大皇子和四皇子闹起来了,周六大肆庆贺这事东窗事发,皇上要掩盖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不和,就没法明着责备周六,不能明着责备,那就只好就这么找岔罚跪了。

    至于他,宁远不能确定他是那个陪绑的,还是在皇上心目中,他跟周六一样,或者他是祸首,周六是帮凶……

    宁远心知肚明,跪的无怨无悔,周六却委屈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不停的淌。

    总算挨到皇上发了话,宁远扶着个小内侍,慢慢站起来,活动着两条腿,周六却跪僵了,两个小内侍把他架起来,他那两条腿还弯的跟跪着一样动不了,两个小内侍只好把他架到台阶上坐下,一边一个给他揉腿。

    这是在紫极殿前,周六疼的鼻涕泡都出来了,也只能咬牙忍着,不敢嚎叫,连哼哼都不敢,皇上心情不好,这个,他看的最明白。

    宁远活动开腿脚,蹲在周六旁边,拍着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瞧你这样子,在家的时候没少罚跪吧。”皇上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宁远惊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摔的连声唉哟哟,周六正疼的厉害,扭头看到皇上,真正的惊吓着了,一个大大的鼻涕泡冒出来,“皇……皇上……皇……”

    “瞧你这出息的样子!还有你!”皇上被周六的鼻涕泡恶心的简直想呕,“还不赶紧给他擦干净!”

    几个内侍飞快过来,捧清水拿帕子,把周六那张脸抹的干干净净。

    “皇……皇上。”周六又是委屈又是感动,“我……呜呜……”

    “行了!”皇上烦恼的叹了口气,转头看着低眉垂手站在他旁边的宁远,宁远是个聪明人,趁着皇上被周六恶心着了,已经悄悄退到台阶下,这会儿,皇上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十分有气势。

    “你在家没少罚跪吧?”皇上接着刚才的问话。

    “回皇上话,这个……”宁远一脸苦相,“那个啥,也不算多,三天两回……啥的。”

    “嗯,瞧你这两条腿,已经跪出来了。”

    “皇上,我是练功练出来的,不是跪出来的。”宁远心虚无力的分辩道。

    “哈!”皇上一声嗤笑。

    “皇上,远哥功夫可好了!指哪儿打哪儿,准头好得很!”周六忍不住夸了句。

    皇上没理他,盯着宁远接着问道:“你两个哥哥,可不象你这样。”

    “他们俩……嘿!”宁远一脸的不以为然。

    “他们俩怎么了?你二哥前儿又有捷报,你跟你两个哥哥比,差的太远。”

    “二哥那是跟大哥较劲儿呢,他俩从小就这样,你打我一拳,我非得踢你一脚还回来,我从来就不这样,挨了打就挨了呗,哥哥么,对吧?”宁远脸上疲赖,心思转的比风火轮还快,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大皇子和四皇子肯定闹过……

    “你打得过你两个哥哥?”皇上慢吞吞道。

    “打……那是有点……打不过。”宁远舌尖打结,“我这个人,皇上最知道,脾气好,最尊敬兄长,不是打得过打不过的事,我不跟他们计较,还有啊,就是我特别孝顺,皇上你想想,我爹我娘,因为我大哥二哥整天一对乌眼鸡一样,已经够烦的了,我再上去插一脚,那我爹我娘得多难过,皇上您说是吧?我这是一片孝心。”

    “呸!”皇上又气又笑,“你可真会往脸上贴金!真有孝心,还三天两头被你爹罚跪?你爹还能把你发到京城让朕替他管教你?你这脸皮怎么能这么厚?”

    “皇上您看您……脸皮再厚也被您揭没了。”宁远缩着脖子嘀咕道。

    “你大哥和你二哥,因为什么天天乌眼鸡一样?”

    “这个……”宁远抬手堵住嘴,仿佛这才意识到说漏了嘴,“皇上这事,您就当不知道,这事……那啥,我爹觉得丢人,其实……对吧皇上,这也没啥,我也不知道为啥,反正就是从小就不对付,从我记事起,他俩就争来斗去,一开始是偷着打,后来明着也打,皇上知道,我大哥二哥功夫都好,一打起来可热闹了,我最喜欢看他俩打架,有一回俩人各带了人马在城外开打,唉呀,好看!不过刚开始打我爹就到了,那一回,我大哥二哥都挨了打,其实,能有啥?就是看不顺眼不对付呗。”

    宁远一幅口无遮拦的样子。

    “那你呢?跟你二哥好,还是跟你大哥好?”皇上看起来心平气和了许多。

    “我大哥不喜欢我,从小就不喜欢,二哥还行,其实我也不大喜欢我二哥,不过……二哥对我总比大哥对我好,瘸子里面拨个大个儿吧。”

    宁远叹气摇头,皇上失笑出声,“怪不得听说你阿爹头发都白了,都是让你们这些不孝子给闹的。”

    “哪有!”宁远一脸的不肯承认,“我翁翁也是不到四十就白了头,那是谁闹的?我爹?我叔?听说我太翁翁也是不到四十就白头了,难道我翁翁也是不孝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