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四六章 你不说我也知道了

第二百四六章 你不说我也知道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知道。???  ”宁远摇头,“宝林庵三里以内,我都不敢靠近,我可不敢惹长公主不高兴。”

    李桐失笑,这人可真实诚,长公主不敢惹,她倒是可以随便惹的。

    唉,事实也确实如此。

    “宁七爷有什么事?”李桐直接问道,他来见她,必定有很要紧的事。

    宁远没答话,举起马鞭挠着鬓边,好一会儿,才干笑道:“不知道怎么说,我就是想问问你,我是不是哪儿惹到长公主了?”

    “宁七爷怎么会这么想?”李桐反问了句。

    “你带五哥儿出去那天,我就这么想了。”宁远甩着手里的鞭子。

    “喔。”李桐淡而无味的喔了一声,看着宁远手里那根嵌宝溜金的马鞭,没再说话。

    “我是不是惹了长公主了?”宁远换了种问法。

    李桐微微仰头,直视着他,片刻,露出丝丝笑意,还是没说话。

    “我做错的事,还有弥补的余地吗?”宁远看起来十分烦恼,又用马鞭挠着鬓角,接着问了句。

    李桐移开目光,看着宁远身后不远处侍立的护卫,还是没答话。

    半晌,宁远叹了口气,“那长公主那里,还有弥补的余地吗?”

    “长公主很喜欢五哥儿,要不然,也不会让他年年去她庄子里。”李桐好象答非所问,宁远低着头,垂下马鞭,马鞭的鞭梢一直垂到地上,“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哪件事,不过……”

    宁远的话顿住,“大约不止一件事,长公主毕竟姓林……”

    “长公主清修多年,看得很开。”李桐忍不住提点了一句。

    宁远眼里闪过道亮光,拱手长揖,“多谢姑娘!”

    李桐退后半步,曲了半膝还礼,“要是没什么事,就此别过。”

    “等等!”宁远下意识的上前一步,“还有事。”

    “嗯?”李桐低头看着宁远那双中间起筋的青绸布鞋,他的鞋子倒相素可喜。

    “姑娘以后,就跟着长公主清修了?”

    李桐抬头,皱眉看向宁远,宁远又挠起了头,“姑娘就当我没问。还有件事,撷绣坊是姑娘的产业?”

    李桐微一愣神,随即点头,“不是我的产业,是我外婆留给我阿娘的。”

    “果然是姑娘的产业,明年撷绣坊真的订了很多蓝色衣料?”

    “是。”李桐肯定的答了一个字。

    “班楼也是姑娘的产业?”

    “不是我的,是李家的产业。”

    “李家的不就是姑娘的?”宁远摇着马鞭,一脸笑,李桐摇头,“我还有个哥哥,李家的,不是我的。”

    “喔!”宁远手里的马鞭一顿,“李信,他还在季家庄子里苦读?还有吕炎,你们家和吕家的渊源,你知道吗?”

    “知道。”李桐点头。

    “李信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李桐无语的看着宁远,他在审犯人么?他要问什么?又要说什么?她有点没方向。

    “喔。”宁远低头看着手里的鞭子,突兀的转了话题,“长公主常跟你说我吗?”

    李桐皱眉看着宁远,没答他的话,宁远手里的鞭子又挠到了头上,“这话是不好答,长公主是不是跟你说了好些不能说的话?”

    李桐无语望天。

    “长公主其实很关心朝政,很关心林家,是不是?”宁远不知不觉的接着问,李桐退后一步,再次曲膝告退,“宁七爷要是没什么事,就此别过。”

    “等等!”宁远再跟前一步,“有事。”

    “姑娘知道我……”宁远手里的鞭子往外摇了摇,“其实,混帐都是外表,京城对宁家来说,是龙潭虎穴,姑娘知道我要做什么事吗?”

    李桐沉默不语。

    “姑娘知道,上次姑娘说,愿我心想事成,是姑娘的真心话吗?”

    “是。”沉默片刻,李桐答了一个字,宁远象是舒了口气,“我愿姑娘心想事成,也是真心话。文涛不在京城,姑娘若有什么事,只管打人到定北侯府,宁远必竭尽所能。”

    “多谢,不用。”李桐不客气的一口回绝,有长公主在,就算有什么事,她也不能求到宁远面前。

    “那我要是有什么事,能不能来找姑娘?”宁远却不客气的跟了一句,李桐被他这句话噎出了一肚子闷气,“我一个深闺女子,帮不了宁七爷。”

    “姑娘别客气,你跟长公主,都是女中豪杰,还有我姐。”宁远一脸的笑。

    “就此别过。”李桐后退几步,转身就走。

    “姑娘,那个……后会有期。”宁远跟了两步,停下,拱起手,看着李桐上了车,看着车子由慢而快走远了,甩着鞭子,转身上马,纵马直奔京城而回。

    李桐端坐在车里,将宁远的话以及语气表情细细回想了一遍,又想了一遍,半晌,叹了口气,这是个极聪明的人,他在探她的话,他想知道的,大约都知道了,可是,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也会说那些粗疏马虎的话呢?跟她这么个几乎素不相识的人,怎么能说后面那些话呢?他就这么信任她?抑或是,他是要让自己,给长公主传递这些话?

    李桐垂下眼帘,看着手里的茶汤,这些话,她是不会传给长公主的,这些话,到她这里,从此就静寂无声的死了吧。

    …………

    宁远一路疾奔,进了京府衙门,一屁股跌坐在摇椅上,舒服的长长舒了口气,这会儿,他心情好极了。

    “七爷,您可回来了,”京府衙门的史班头脚跟脚跟进来,“出大事了,邢府尹找了您好几趟了。”

    “大事?这京城,哪有什么大事?”宁远翘起脚,懒散无比的应了句。

    “确实是大事,七爷难道没听说?昨天夜里,茂昌行库房走水,几大箱子珠宝烧了个干净,今天天还没亮,贺大爷就来了,限了三天,说要是三天破不了这案子,就让咱们整个京府衙门吃不了兜着走!”

    史班头愁的一张脸苦成一团,宁远噗一声,满嘴的茶喷了史班头一头一身,“贺大爷是什么玩意儿?让咱们京府衙门吃不了兜着走,他算什么鸟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