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四四章 指哪打哪儿2

第二百四四章 指哪打哪儿2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六跑了一圈,跑出一身大汗,最后在燕王府寻到了四皇子。

    周六在屋里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等到回事的官员告退出去,一窜而起,冲到表哥面前,“四爷,我有要紧的事!大事!”

    “什么大事?”四皇子无语的看着仿佛踩在烧红的铁板上的周六。

    “大事!”周六一脸的气急败坏,将在福祥银楼听到的事儿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四爷,您说说,这事是冲着咱们来的吧?您那挂珍珠帘子的事,大爷肯定知道了,也不知道从哪儿淘腾来的珍珠,没有帘子就现穿,哪有这样儿的?大爷也太过份了!”

    周六一边叫一边跳,他真是气坏了,大爷这么做,这叫欺人太甚!

    四皇子紧紧抿着嘴,突然将手里的杯子砸了出去,在杯子落地的咣噹声中,慢慢擦了擦手,看起来十分淡然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把你这幅猴急相收一收,一点小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记着,越是临大事,越不能慌乱!”

    “是是是!”周六一迭连声答应,“我又不是表哥,临大事哪能不急?我记住了,下次再不急了,那我先走了?四爷您要小心点儿!”

    “去吧去吧,好好做正事,有空多回去陪老祖宗说说话,别老往那个阿萝那儿跑!”四皇子再次教训,周六连声答应,告退出门,直奔过去寻宁远和墨七。

    宁远在软香楼喝酒玩乐到夜幕深垂,周六和墨七划拳定去留,周六赢了墨七,哈哈大笑,墨七悻悻起身,和宁远一起下楼,各自回府。

    进了定北侯府,宁远稳住脚步,吩咐迎上来的卫凤娘,“叫蒋大来见我,要快!”

    卫凤娘答应一声,急忙亲自出门去寻蒋大。

    没多大会儿,蒋大跟着卫凤娘,从阴暗无人的后角门进了定北侯府,穿过园子,进了宁远那间小院。

    宁远已经沐浴洗漱,浑身清爽的闻不到一丝酒气,披着件月白长衫,端坐在榻上,悬腕仔细写着什么。

    蒋大拿捏着进屋,跪倒磕头。

    “起来,凤娘到门口看着。”

    卫凤娘退到院子里,凝神看着四周,宁远仔细写完,放下笔,拎起纸轻轻吹了下,递给蒋大,“这是茂昌行地图,我画十字的地方,看明白了?”

    蒋大仔细看着那张纸,七爷这张图,画的极其清晰明白。

    “看明白了。”

    “嗯,那间屋里三个箱子,一箱子比绿豆略小的珍珠,两箱子更小的蓝宝和红宝,今天夜里,统统给我一把火烧了,这把间屋子,也给烧了!”

    宁远的吩咐冷厉而阴沉,蒋大眼睛闪过丝亮光,仿佛蛰伏已久的猛兽总算看到了猎物,“是!七爷放心!”

    “不许留一丝痕迹。”宁远看了蒋大一眼,蒋大顿时身子一矮,“七爷放心!干净利落。”

    “嗯,去吧,事了之后,不用过来禀报。”

    “是!”

    蒋大又看了一遍那张纸,双手并用,将纸恭恭敬敬的推回去,倒退出了屋,疾步走了。

    宁远捻起纸,放到烛火上烧成了灰烬。

    …………

    李桐出了紫藤山庄,正要上车,一眼看到沈大掌柜打马疾奔而来,李桐忙示意大乔等一等,站在车旁等沈大掌柜。

    沈大掌柜冲到紫藤山庄大门前,翻身下马,顶着满头满脸的汗,神情中带着几分惊骇,直直的看着李桐,张了嘴,连喘了几口气,才说出话来,“姑娘,昨天夜里……夜里,茂昌行走水了。”

    “东西都烧了?”李桐敏锐的问道。沈大掌柜用力点头,“姑娘……知道……知道了?”

    “不知道,猜到的。”李桐看着目光里都是骇然的沈大掌柜,顿了顿,低低道:“大掌柜安心,这事跟咱们挨不着,我不过是猜到了一些,这事过去了,沈大掌柜就当没有这事吧。你进去见阿娘吧,昨天阿娘说,撷绣坊和班楼有两年没什么变动了,得调一调,正要叫人请你来呢。”

    “是是是。”沈大掌柜连声答应,牵着马,呆站在大门口,看着李桐的车子走远了,才将马交给在旁边等了半天的门房,进了紫藤山庄。

    李桐一进小院,就看到福安长公主拿着把小银剪,修剪兰草枯掉的叶尖。李桐站在福安长公主身后看了一会儿,转身坐到茶几前,开始焙茶研茶。

    福安长公主又修剪了几盆,放下剪刀,净了手过来,接过茶,笑语盈盈,“听说了吧?果然失火了。”

    “珍珠帘子在四皇子手里了?”李桐问了句。

    “不知道,不过,火既然起来了,应该是了。这个宁远,很不错,有心有胆,下得去手。”福安长公主看起来十分惬意。

    “昨天一早,茂昌行的朱大掌柜去找过一趟我家在京城的掌柜,要以四十万银,把那几箱子散碎珍珠宝石卖给李家。”

    福安长公主听了,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好半天,长长透了口气,“这贺家,不是贺家,这大哥儿,怎么能蠢成这样?他到底长心眼没有?知道加工极其不易这事,就该明白自己落进圈套了,就该去查,他怎么……”

    福安长公主连呼了好几口气,放下杯子,两只手一替一下拍着胸口,“一个好媳妇,三代好子孙,周氏蠢,一蠢就是一窝!当初阿爹嫌皇上蠢,可皇上也没蠢到这份上!他连查都不查……真是闷死我了!”

    “也许贺家压根没跟大皇子说过这事。”李桐想了想,“贺宗修就算知道被人骗了,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肯定是能瞒就瞒下了,只要把东西倒手出去,也就万事大吉,还能赚上十万银。”

    “哼!”福安长公主一脸鄙夷,“茂昌行是他的钱袋子,唯一的钱袋子,他竟然不派人暗中盯着,这份蠢,也差不到哪儿去!”

    李桐无言,这话倒是,象她这样做生意的,都得有暗线盯着那些紧要的生意。

    “不光老大,老四也是一样蠢,那挂帘子,必定到了老四手里,难道他就不知道查一查来历?竟然就这么生生被宁远栽上了这一头赃屎!”

    福安长公主气的啪啪拍着椅子扶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