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四三章 指哪打哪儿1

第二百四三章 指哪打哪儿1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跟远哥去办正事!你凑什么热闹?你有正事呢。”周六想扭开墨七,墨七牢牢揪着他,“你那算什么正事,我的正事有表哥呢,你等着我,不然……”

    “好好好!烦!”周六只好答应,站在旁边,急不可耐的等墨七,好在墨七衣服换的极快,苏子岚也懒得理会两人,他俩走了,他这帐对的还能快不少!

    墨七跟着周六,打马如飞,直奔马行街,去寻宁远。

    马行街福祥银楼后院最大的一间花厅里,两面的长案,以及中间的大桌子上,摆满了各色奇珍异宝,宁远用手里的素面团扇托着几块鸽血红宝石,正对着阳光眯眼细看。

    “这几块宝石不错,七哥要给谁打头面?”墨七一眼看到团扇上托着的红宝,夸了句问道。

    “远哥还要打头面?又不是你,全靠银子上!”周六挖苦了墨七一句,墨七斜着他一句不让,“你不靠头面,阿萝那幅蓝宝石头面是谁打的?”

    “过来看看这个。”宁远招呼两人。

    周六挤在墨七前头,两步窜到宁远身边,“有什么好东西?”

    “就是让你们过来看看,有什么好东西没有。”宁远将团扇上的宝石丢到盘子里,打了个呵欠,往后坐到椅子上,示意周六和墨七,“小七来的正好,你也去看看。”

    周六胡乱扫了一圈,一屁股坐到宁远旁边,“我还以为远哥找到宝了,赶情是正在找,我和小七这样,再来十个八个,也比不上远哥一只眼,你没看上,我就不用看了。”

    宁远又打了个呵欠,一脸懒散,招手叫侍立在旁边的掌柜,“你刚才说,前儿有什么好东西?”

    “还不能算好东西,小的是说,要是能找到上好的匠人,那可难得。”掌柜的忙陪笑解释。

    “什么好东西?”周六有兴致了。

    “前儿有人想托我们做一批珍珠,那珍珠虽说小,比绿豆略小,可好在粒粒滚圆,光泽又好,最最难得的,是多,说是足足有一大箱子,这些珍珠,略花点功夫,钻了孔穿成帘子,那就是宝了。”

    “珍珠帘子?”周六脱口惊叫。

    “你见过珍珠帘子?”墨七凑过去看周六那张惊讶的脸。

    “没有!”周六否认的快速坚决。

    他远哥收的那挂珍珠帘子,他四表哥看入了眼,周贵妃最爱珍珠,那挂珍珠帘子给周贵妃作生辰礼,最合适不过,他本来想加个几万两,再倒手卖给表哥,远哥没让,说是赚这银子得不偿失,他只好万般不舍的十万进,又十万两出给了他表哥。

    事后他跟阿爹说起一分钱没赚这事,阿爹很夸了他一顿,说他懂事多了。

    他可跟他表哥说过,满天下就这一挂珍珠帘子,怎么这儿又冒出来珍珠帘子了?

    当然跟表哥夸口说大话这事,他没敢跟远哥说。

    “有多少珍珠?能穿一挂帘子?”宁远拧着眉,看起来也十分关切。

    “不止一挂,说是有一幅帐子的料。”

    “要是做一挂帘子,人手足够,得多长时间?”宁远一脸的漫不经心,周六上身前倾,紧张的盯着掌柜,墨七奇怪的看着周六,他紧张什么?奇怪!

    “人手足够,一挂帘子可花不了多少功夫,半个月就成,不过……”不过那得把全京城的珠宝匠人都叫过去才行,没等他后半句话说了来,宁远紧盯着问道:“除了珍珠,还有别的好东西没有?”

    “有,还有好些红蓝宝,也跟珍珠一样,除了小,哪儿都好,量足够,说是也想穿了孔串帘子,不过,红蓝宝钻孔这事,还真没听说过。”掌柜的赶紧顺着宁远的话往下说。

    “没听说过红蓝宝钻孔……那就是做不成帘子了?没有别的办法?”

    “有,怎么没有?”掌柜笑起来,“不用钻孔,用鲛丝网起来,要不然,用银丝也行,或是金丝,七爷想想,那么上好的红蓝宝,用金丝、或是银丝,一粒粒网起来,也就是费点功夫,这帘子要是做出来,可比珍珠帘子耀眼难得,特别是红宝,多少喜庆。”

    作为珠宝行业最资深人士之一,掌柜的对他说的这件想象中的作品,十分向往。

    周六听的脸都青了,一下子窜起来,急不可耐的问道:“东西呢?在你们这儿?拿来我瞧瞧,谁家的东西?”

    “这个……”掌柜的一脸尴尬,宁远用团扇将周六挡回去,“别说小六,连我也向往的很,不过你们有你们的规矩,不说就算了,以后这福祥银楼,咱们少来就是了。”

    宁远边说边站起来,示意墨七和周六,“走,去别家瞧瞧。”

    “七爷!七爷!您瞧这……宁爷您听我说……”掌柜的急了,这三位可是两个大财神一个小财神,得罪不得!“哪敢瞒着七爷您?小的就是不说,七爷也早知道了,咱们京城,除了茂昌行,还有哪家有这样的好货?”

    “嗯!”宁远满意的‘嗯’了一声,用扇子往身后指了指,“刚才爷看的那两粒红蓝宝,还有那粒金刚钻,都要,包好,金刚钻再配点碎石头,嵌一只镯子,款式你看着办,好了就送到软香楼,红蓝宝各嵌一支压鬓,红宝给柳漫小姐送去,蓝宝给云袖小姐送过去。”

    宁远吩咐完,带着周六和墨七,出了福祥银楼。周六心不在焉,墨七兴趣十足的看着周六,他还没见过他这幅样子过。

    “好没意思。”宁远打了个呵欠,“我去……”宁远又是一个呵欠,“听听小曲儿,再睡一觉,你们来也行,不来也行,自便。”

    周六犹豫了下,“我就不去了,刚想起来,我有点急事儿。”

    “你有什么急事儿?我陪你去。”墨七一幅这热闹我看定了的架势,宁远一把扯过他,“一个人没意思,小七陪陪我,是让人去阿萝叫过去,还是咱们去软香楼,把云袖叫过去?”

    “把云袖叫过去吧,还是软香楼雅致些。”墨七被宁远扯着,上马往软香楼去。周六上马,直奔宫门,找他四表哥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