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四二章 卖给李家

第二百四二章 卖给李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隔天,听李桐说完,福安长公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怎么想的?”

    “我觉得,”李桐似乎不那么确定,“宁远能盯到我和贺家这笔交易,会不会一直盯下去?”

    “当然会。”福安长公主极其肯定的接了句,“只要知道了对方的目的,要揣摸一个人,极其容易。宁远,或者说宁家,他们这一趟进京出手的目的是什么?”

    李桐看着福安长公主,没说话,福安长公主笑起来,“你我,还有什么好忌讳的?宁家的目的,不过就是替五哥儿拿下那把椅子,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突然起了这份心。”

    李桐只笑没接话。

    “既然要替五哥儿争那个位子,现在这京城这三个,个个都是要踢开的绊脚石,宁远盯上咱们这笔生意,不是因为你,也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对方是大哥儿的人,只怕宁远人没进京,就已经盯上这三家了,你坑了大哥儿,宁远当然乐见其成,可若是有人想拉大哥儿一把……”

    福安长公主拖长了声音,嘿嘿笑了几声,“只怕有热闹看。”

    “你真不担心?”李桐忍不住问了句,福安长公主斜了眼李桐,“担心什么?哪一代不是这样?哪一家不是这样?所谓的争储,不过是天下最大的一桩争产官司,不管谁争到,都是林家的子孙,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桐默然,确实如此。

    隔天,李桐刚回到紫藤山庄,李家在京城的大掌柜就到了,见了张太太,苦笑回道:“太太,今天一大早,茂昌行找到我,说有一批珍珠和红蓝宝,要转卖给咱们家,珍珠圆倒是挺圆,光泽也好,可是还没有绿豆大,红蓝宝更小,说有三大箱子,要价四十万两。”

    张太太看向李桐,李桐呆了呆,随即失笑,是了,当初她放了风,说她阿娘看中了,贺宗修这是跟着这句话跑来倒货了,一转手就加了十万两,可真够心狠手黑的。

    “咱们家不缺这些。”张太太回道,沈大掌柜脸上的苦味更浓,“我懂,咱们不缺不说,那些珍珠宝石,全是鸡肋,别说四十万两,四万两都犯不着接手,可是……”

    “茂昌行做生意,全靠依势压人。”李桐接了句,沈大掌柜赶紧点头,“我来寻太太,不是问太太要不要买批货,这事儿,不能不禀报给太太,还有,得请太太个示下,咱们怎么办?”

    “你看呢?”张太太看着李桐问道,沈大掌柜眼里闪过丝惊讶,也忙看向李桐。

    “能拖一拖吗?”李桐问朱大掌柜,沈大掌柜急忙点头,“这容易。”

    “那大掌柜先拖两天,拖两天就没事了。”

    沈大掌柜看着张太太,见张太太冲他点了点头,忙点头答应。

    沈大掌柜告退,张太太看着沉思的李桐,心里五味俱全,从前她总盼着能看到桐桐能照顾自己,能打理好从自己的外婆起就一点点积累的产业的那一天,现在,这一天就在眼前,她心里的酸涩,却远远多于喜悦。

    “先等半天,若是……”李桐从沉思中恍过神,看着阿娘,有些没头没脑道:“有信儿,那最好,要是没什么信儿,明天我跟长公主打个招呼,进趟城。”

    “等哪儿的信儿?长公主?”张太太忍不住问了句,李桐垂下眼帘,“京城,这些事,长公主都知道,也想到了,没事儿的。”

    “算着日子,文二爷也该到江南了,二爷走的时候。”张太太的话顿住,文二爷和她辞行时那一脸异乎寻常的兴奋,让她心惊。

    “一句话也没说,只说长公主让他去一趟江南,办点小事,这事你知道?长公主最近提起过二爷没有?我有点担心。”

    “文二爷这一趟差使不容易,不过,阿娘不用担心,二爷是个有本事的,虽说不容易,可也难不住他。”李桐避开了张太太的问话,长公主和她说的话,能和阿娘说的,越来越少。

    “那就好。”张太太一触即退,“你也放宽心,我看长公主是个有成算的,而且,看样子,她是个知足的,知足就好,不惹大祸。”

    张太太说是安慰李桐,听起来却更象宽慰自己。

    …………

    早朝后,宁远出来,就听到了茂昌行的朱大掌柜到李家商号寻沈大掌柜的消息,朱大掌柜走后,沈大掌柜就出了城,直奔紫藤山庄。

    茂昌行和李家商号素无往来,朱洪年寻沈大掌柜,只能是想把那笔珍珠宝石倒手卖给李家。宁远骑在马上,一脸懒散,心里却转的飞快。

    那箱子珍珠,本来就是李娘子做的局,茂昌行想再倒手卖给李家,那不是笑话儿了?李家肯定不会买,只是……不买,只怕就得罪了茂昌行,得罪了随国公府甚至大皇子……

    大皇子能派出那六十个侍卫,一个长年清修的长公主,可没在他眼里。

    再说,李家不买,还有别家,这京城,只怕多的是愿意拿出个三五十万两,在大皇子面前买个好的商家,甚至世家!

    这事,若是旁观……那也太可惜了!

    “去寻六少爷,有几件货,叫他一起过来看看。”

    周六正和墨七、苏子岚算修河的帐,墨七被他算的头顶窜火,“小六,你好歹也是公侯之家出身,怎么计较成这样?你看看你这帐,说你锱铢必较都是轻的!”

    “公侯出身怎么了?”周六一脸疲赖相,“做生意就是要斤斤计较,大手大脚还赚什么钱?这是远哥说的!你这个相府公子有的是银子,那你就别跟我计较了,照我这帐给银子就是了!”

    “六少爷,这是公帐,要照你开的这单子,工部和度支那边肯定审不下来,大家一起过不了关。”苏子岚挠头无比。

    周六正要再说,小厮一溜烟跑进来,传了宁远的话,周六顿时两眼放光,把帐本子往苏子岚怀里一扔,“得了得了,小爷我有大事,你看着算吧,别给我算的太少了!否则我不饶你!我走了!”

    周六转身就要跑,墨七一把抓住他,“等等,我换了衣服跟你一起去,七哥看中的好东西,我也得去开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