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四一章 信任和破局

第二百四一章 信任和破局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都有犯糊涂的时候。”六月接了一句,宁远手指敲着椅子扶手,“这糊涂犯的太厉害,有点反常,也许……”

    宁远沉吟片刻,“跟崔信说一声,姜焕璋那里,再盯紧些。”

    李娘子那样的人品见识,嫁给姜焕璋,一个糊涂怎么看都有点牵强,也许,这姜焕璋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是。李娘子这几天和从前一样了,天天一早去宝林庵,午时返回。”

    “嗯。”听到宝林庵,宁远想到福安长公主,眉头不由蹙起,这位长公主,借李娘子的手坑了大皇子三十万银子,她想干什么?

    因为那六十个侍卫?要是因为这六十个侍卫,那上一回呢?她把五哥儿扔出去一天,让他惊慌到失态露底,又是因为什么?他哪儿得罪过她?

    宁远拍了拍额头,他最怕这样无知无觉中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这事,能不能找李娘子问一问?

    这个念头一浮起来,宁远就呆了,他怎么会这么想?怎么会想找李娘子问一问?怎么会觉得她能问一问?她明明就是福安长公主的一只手……

    上一回,他见她,跟她说话时……是了,那时候他压根没想过她和福安长公主的关系,他和她说的话,句句都不是他想说给福安长公主听的,还有文涛的事,福安长公主不该知道……

    宁远怔怔的回想着那天他和她说过的话,甚至她的举止,她的表情,她手里的青瓷杯和她那双细白如玉的手……

    就是现在,他心里还是没有担忧、后悔,他怎么就是觉得,他和她说的话,她不会告诉福安长公主呢?他怎么会觉得,她可以说话,可以信得过呢?

    宁远怔怔的想出了神。

    “七爷?”

    六月等了半天,看着宁远还在呆坐出神,忍不住低低叫了一声,宁远恍若未闻,六月看着他,只好提高声音,再叫一声:“七爷!”

    “喔!”宁远恍过神,猛的往后靠到椅背上,这位李娘子的事,他回头再想,再细想。“还有什么事?你接着说。”

    “是,宫里有点信儿,说是午后,晋王在周贵妃宫门前跪了一个多时辰,听说是皇上罚的,说他薄恩寡义,还听说,杨蜗牛的亲事,着落到晋王身上,周贵妃还让大皇子督办。”

    “哈!”宁远轻笑了一声,“大皇子?有意思!周六呢?又去阿萝那里了?”

    “先回的府,没多大会儿就出来去了软香楼。”

    “叫人进来换衣服,我去软香楼瞧瞧。”宁远站起来吩咐,六月忙叫了大英大雄进来,侍候宁远换了衣服,直奔软香楼去了。

    …………

    紫藤山庄。

    李桐陪张太太吃了饭,正闲坐说话,这会儿的紫藤山庄,李信还关在季家庄子里会文苦读,文二爷去了江南,李桐和张太太人清闲,心思却沉重,张太太担心李桐,李桐担心远在江南的文二爷。

    万嬷嬷脚步匆匆进来,将朱大掌柜先去了福祥银楼,又去了撷绣坊的事说了,张太太听到朱大掌柜一进门就要看撷绣坊新订的料子,脱口而出道:“这是起疑心了。”

    李桐听万嬷嬷说完,屏退众人,低声道:“知道工比料难,肯定会起疑心,这个不是阿娘事先提醒我的吗?”

    “我有点心急了。”张太太深吸了几口气,事情一关上女儿,她就容易心急失态,“阿娘是想到……只怕贺家要找下家脱手。”

    “京城里,象贺家这样的生意人,满城也就他们一家。”

    “汤家呢?这事要是换了阿娘,贺家若是找上门来,也不过三十万银,阿娘肯定就接下了,留一份人情。”张太太冷静下来,替女儿分析。

    “阿娘,你再细想想,你真会接下么?”李桐侧头看着张太太问道。

    张太太认真凝眉想了想,笑起来,“你这孩子,要说懂事,真是……”后面的话张太太没说下去,“只是,第一,汤家和咱们家不一样,咱们家一无所恃,汤家统领山西帮,后头还有高使司这样的亲家,他们不怕贺家生了贪心,吞了他们汤家的银子家产。第二条,贺家是不懂生意不知好歹,可若是等贺家走投无路,再出手接下他们这批货呢?”

    “明天我跟长公主说说这事。”沉默片刻,李桐低低道,阿娘说的极有道理,汤家大约也非常愿意花三十万两和大皇子结个善缘,可汤家接不接货这事,她够不上去,若是够上去,李家就暴露在外了,那李家只怕倾刻就有破家灭门的危险了。

    “唉。”张太太轻轻叹了口气,“咱们家,这一步步……我不是怕,阿娘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好怕的?阿娘是怕你,还有你大哥……”

    顿了顿,张太太声音更低,“特别是你大哥,真要有个万一,都是咱们娘儿俩的拖累。”

    “阿娘,大哥不会这么想的。”李桐挪了挪,靠到张太太身边,“就算阿娘不过继大哥,你有了什么事,或是我有了什么事,大哥一样不会袖手旁观,大哥的脾气,”李桐顿了顿,“过继不过继,大哥肯定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的。”

    张太太带着几分困惑和心痛看着李桐,桐桐在家时,并不怎么关心这位堂兄,信哥儿这次进京前,她只见过他一次,那一次,桐桐只有两周三岁……

    她不知道桐桐怎么这么笃定的信任信哥儿,不过,桐桐相信他,她也很愿意相信,相信桐桐,相信信哥儿。

    她已经六亲无靠了,她不相信儿女再无法相信和依靠。

    陪张太太又说了大半个时辰的闲话,李桐回到自己院里,让人搬了椅子坐在廊下,摇着团扇,出神的想着阿娘说的汤家接手的事,阿娘说的是,自己若是换了汤家的处境,也会花上三十万,买下这份不大不小的人情,就象从前,她接手汤家在福隆钱庄的股份一样。

    要是自己不用顾忌李家的安危,怎么样能让汤家不敢、或是不会接手?长公主会怎么办?

    李桐有一下没一下摇着团扇,想的出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