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四十章 都在使坏

第二百四十章 都在使坏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皇子脸上隐隐有几分得意之色,“废话!老三都跪在殿门口了,我还能不知道?你说说,怎么回事?”

    周六急忙将那天遇到杨蜗牛的事仔仔细细说了,“……就是这样,我一看,杨舅爷都老成那样了,又那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心一软,就想着吧,得赶紧给他成个家,杨嫔那话,是杨舅爷自己说的,他说他姐姐说了,他的媳妇,得挑个人品好有家世的,今天去见姑母,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事,想起来了,就提了提,就这个,没别的,真没别的!”

    “你看看你这幅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你跟我说老实话,那个杨舅爷,怎么惹着你了?别跟我耍滑头,你不说实话,要是让我查出来,可没你的好!”

    四皇子板着脸,用马鞭点着周六的头。

    周六一脸苦相,“表哥,真没有……好好好,我说,表哥,真没别的,就是……那个啥,那滩烂泥,实在臭不可闻,天天蹲在软香楼门口,眼巴巴往楼上看,这只癞蛤蟆,有个媳妇,也省得他天天在软香楼门口蹲着。”

    “就这事?”四皇子有几分哭笑不得,周六点头。

    “看样子,前儿老祖宗说你迷上了外头的女伎,这话是真的了?”

    “也没迷上,表哥又不是不知道我,我这样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我哪能迷上谁?就是我去阿萝那里,看着恶心,是我自己看着恶心。”

    周六赶紧解释,要是表哥在太婆提上一句半个字,太婆指定就得教训他,说不定还要发话把阿萝打发走。

    “阿萝?墨七迷上的那个阿萝?怎么?现在你也迷上阿萝了?这个阿萝,就这么好?”

    四皇子对阿萝早有闻名,周六一阵干笑,“哪有?那都是大家伙儿瞎说,逗个乐儿罢了,墨七……虽说不如我潇洒,也差不到哪儿去,他那是一时兴起,捧一捧阿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表哥你说是吧?”

    “我成天忙着办差,你们这帮正事不干,就知道吃喝玩乐的事,我可不知道!”

    四皇子上下打量着周六,“不过,你最近倒是懂事多了,老三这个舅舅的事,你关心得好,以后,这样的正事上,要多多留心。”

    “是是是!表哥放心!”

    得了四皇子的夸奖,周六顿时高兴的眉飞色舞,“表哥,你也不能光办差,有张有驰,才是那啥之道,表哥你见过阿萝没有?表哥我告诉你,阿萝绝对是个难得之极的尤物,表哥你知道我,不说阅人无数,那也差不多,可自从沾了阿萝的身,我才知道,为什么说女人柔,就说柔的象水,那真是……啧!”

    周六眉毛乱飞,“那啥来着,除却巫山不云雨!表哥,要不……”

    “行啦!”四皇子斜着周六,打断了他的话,“我哪有你这闲功夫?我忙着呢,对了,老三这个舅舅的事,我又跟阿娘提了提,让大哥替老三操操心,你就别多管了。我走了,你早点回府,别让老祖宗总担心你。”

    “我这就回府,表哥放心!”

    周六赶紧表态,目送四皇子走远了,才拨转马头,一边往随国公府回去,一边在马上晃来晃去的想不明白,干嘛把这事交给大爷,让他给杨蜗牛挑媳妇多好,保管给他挑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好媳妇’!

    …………

    宁远哪儿也没去,从京府衙门出来,就回了定北侯府。

    在后园打了一趟拳,大汗淋漓,才觉得稍稍舒服了些,沐浴出来,只穿了件短衫短裤,坐在摆满冰盆的阔大书房里,长长舒了口气吩咐,“凤娘进来吧。”

    “是。”卫凤娘掀帘进屋,垂手禀报:“太平府有信过来,文涛已经到了,改称姓祝,口音也改成了河南口音的官话,说是极其地道。”

    卫凤娘瞄了宁远一眼,宁远‘嗯’了一声,“他当年跟叔父在河督衙门……”

    河督衙门驻地河南。

    卫凤娘顿时明了,垂下眼帘接着道:“文涛在布政使衙门隔两条街的文成巷买了座三进小院,到太平府头一天,文涛在文庙,跟算命的聊了一天。”

    宁远噗一声乐了,文涛那幅模样,真比算命的还像算命的。

    “河南有什么姓祝的大姓?”宁远自己倒了杯茶。

    “河南没有姓祝的大姓,不过,山西汤家老祖宗姓祝。”卫凤娘立刻答道。宁远眉梢不由挑起,“说说!”

    “是,汤家老祖宗祖籍江南,祝家,汤家老祖宗这一房,现在分了三支,一支在山西,一支在京城,还有一支在江南,听说汤家这位老祖宗只和山西那一支来往得多,和京城以及江南两支关系疏淡,特别是江南那一支。”

    “嗯。”宁远满意的点了点头,“传话到江南,别光盯着文涛,还要确保文涛的安全,文涛若是少了一根毫毛……”

    宁远斜着卫凤娘,“你们都知道。”

    “是!”卫凤娘急忙垂头答应。

    “你去吧,叫六月进来。”

    卫凤娘垂手退出,六月进来见了礼,带着几分隐隐的笑意垂手道:“七爷,茂昌行那笔生意,今天有眉目了。”

    “说!”宁远上身直起,将杯子放到了几上。

    “今天午后,茂昌行的朱掌柜去了福祥银楼,带了些珍珠宝石,要让福祥银楼给他们钻孔串起,福祥银楼的回话,说是朱掌柜说的那些珍珠,要是全部钻完孔,福祥银楼所有活都放下,专心只做这一件,最少也得做整整一年,要是带着做,少说也得七八年。”

    宁远哈哈笑出了声,“那宝石呢?”

    “说是没听说红蓝宝能钻孔的,太小的没法钻,大的,没人舍得钻孔。”七月带露出笑意。

    “多简单的事。”宁远的话说到一半,一边嘴角往上翘起,轻轻呼了口气,“当真是隔行如隔山,我不做生意,姓贺的……他虽说不算生意人……能看透贺宗修,知道这点关窍就能绊倒他,这份眼力实在难得,这份眼光见识,当初怎么能嫁给了姜焕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