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三九章 明白

第二百三九章 明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大掌柜从京城最大的福祥银楼出来,太阳一照,只觉得头目森森,几乎晕倒。

    “……大掌柜的真会开玩笑,这样大小的珍珠,这么多,要只只穿孔,我们银楼所有的活都放下,光给您穿这些孔,最少最少也得做上整整一年,那我们银楼不就得关门大吉了……不关门带着做,那少说也得六七年,六七年都不一定够,大掌柜怎么揽了这活……珍珠帘子三分料七分工,听说南边有专门给珠子钻孔的匠人,要不大掌柜的到南边打听打听?

    ……这红蓝宝都不错……什么?这也要钻孔?大掌柜的真会开玩笑,从没听说这么大小的红蓝宝能钻孔的,红蓝宝可不比珍珠,这东西硬得很……大的?大的谁舍得钻孔?您说李家?这个就说不上来了,听说南边有专门钻各种孔的匠人,大约也能钻这红蓝宝,再说,各家有各家的密诀,我们不能做的,别家不一定不能做……”

    朱大掌柜扶着小厮的手,挪了几步,才恍过神来。

    他家大爷买的那一大箱子划算之极的珍珠宝石,只怕是个陷阱!

    一念至此,朱大掌柜只觉得喉咙发干,头又开始一阵接一阵发晕。

    钱掌柜跟他小十年的交情了,他能骗他?他敢给贺家设套?敢给……大爷设套?他能有这个胆子?

    老钱不是那样的人,他也没那个胆儿!

    是有人,连老钱也骗了?

    “去撷绣坊!”朱大掌柜咬牙吩咐。

    撷绣坊,管事程嬷嬷迎进朱大掌柜,客气里带着十分的小心,朱大掌柜这脸色太不好看了,怎么一幅要找岔的气色?

    “大掌柜想看看什么?前儿府上太太带着大娘子来订了几条裙子,大娘子真是越长越雅静了,真象一幅画儿一样。”

    程嬷嬷不动声色先奉承几句。

    “听说你们新订了不少蓝色的料子?拿来我瞧瞧?”朱大掌柜紧盯着程嬷嬷,程嬷嬷一怔,“新订的蓝色料子?不瞒大掌柜,小妇人只管前头招待,这订货都是后头管事们的事……”

    “去问问!若订了,拿几块样料来我看看。”朱大掌柜打断了程嬷嬷的话,带着几分蛮横道。

    程嬷嬷陪了几声笑,看他那脸色,犹豫了下,没再多说,转身进去找掌柜了。

    这茂昌行,一向是这幅德行,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脸,来问撷绣坊订了什么货,要是满京城都知道撷绣坊定的都是什么货,那撷绣坊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姚掌柜听程嬷嬷说完,半晌,叹了口气,拉开抽屉,拿了只纸袋出来揣进怀里,示意程嬷嬷,“走吧,我跟你去瞧瞧。”

    “掌柜的!咱们定了什么货,哪能给外人看?咱们撷绣坊的规矩……”程嬷嬷见姚掌柜真要拿样布给朱大掌柜看,急了。

    “我知道,”姚掌柜打断程嬷嬷的话,“你放心,我有分寸,再说……你放心吧,没事儿的。”

    “那就好。”听姚掌柜这么说,程嬷嬷一颗心放下心,她跟姚掌柜跟了十几年了,姚掌柜说没事,那就肯定没事。

    姚掌柜在程嬷嬷前面进了屋,先长揖见礼,朱大掌柜心情不好,斜了姚掌柜一眼,坐着没动,只拱了拱手,算是还了礼。

    “你先去忙吧,我陪大掌柜的说说话。”姚掌柜温声示意程嬷嬷,程嬷嬷曲膝告退。

    “布样呢?拿来了?我看看。”朱大掌柜没心情跟姚掌柜多寒喧,直截了当道。

    “拿来了,只是……”姚掌柜摸着怀里,极其为难,“这做生意的规矩,大掌柜的也知道,就是讲究个新鲜别致,我们撷绣坊……”

    “难道你以为我是来打听你们撷绣坊订了什么货,要跟风也订货的?你想的可真多!”朱大掌柜这会儿的心情要多不好就有多不好,话就不客气了,“你也照镜子看看你们撷绣坊这张脸,值不值得我们茂昌行跟这风!我来看看,是为了你们好!”

    “那是那是,”姚掌柜陪笑,“撷绣坊这点小生意,哪能入得了茂昌行的眼?小的的意思,是请朱大掌柜多多体谅,朱大掌柜看过就看过,可不好在外面提起。”

    “废话!”朱大掌柜极不耐烦的将手里的折扇连手拍在桌子上。

    “是是是。”姚掌柜连连陪笑,从怀里摸出那个小纸袋,从里面取出一叠布片出来,朱大掌柜随手一抖,见深深浅浅的蓝色果然占了十之六七,不由自主的吁了口气,将布片扔还给姚掌柜,站起来就走了。

    姚掌柜抱着布片,放回纸袋,看着朱大掌柜的背影,长长叹了口气。

    往后,真要是大皇子上了位,这贺家,这位朱大掌柜,那得横成什么样儿?满京城的生意,还不得看上哪家,就让人家拱手送上门?

    朱大掌柜可比姚掌柜烦恼多了,刚才坐着,他把跟钱掌柜做这笔生意的前前后后细细想了两遍了,这笔生意,钱掌柜没骗他,也没骗大爷,钱掌柜一句虚话没说,就连这珍珠和红蓝宝加工不易这话,也说过好象不止一遍……

    这笔生意,他想不出哪儿有套,这生意,就是因为大爷不懂行啊!

    这事怎么办?怎么跟大爷说?这事太大,自己可担不起,谁担起这事最好呢?

    …………

    周六心情相当愉快,最近他的小日子好过的不能再好过了,这心情没法不好。

    出了衙门,周六正犹豫着是先回府在太婆面前打个花狐哨儿再出来,还是去找远哥……不知道远哥又在哪儿乐呵呢……正发呆犹豫,小厮轻轻拉了拉他,示意对面,周六忙看过去,对面,四皇子骑在马上,正示意他过去。

    周六急忙勒马靠过去,欠身拱手,“四爷,您怎么在这儿?”

    “听说你今天给老三上了一顿眼药?老三怎么惹你了?杨嫔要给她弟弟找个有家世的媳妇,这话是听谁说的?”四皇子直接点着周六问道。

    “四哥,我这才从姑母这儿回来,您怎么就知道了?”周六连惊带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