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三一章 设套

第二百三一章 设套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钱掌柜急忙站起来,一脸歉意,“是小人一个管事,两位稍等,稍等。”

    钱掌柜出门,就在门口,和管事叽叽咕咕说话,贺宗修忍不住侧起了耳朵,朱大掌柜则掂着脚尖站在门旁,凝神细听。

    外面声音时高时低,听不真切,只钱掌柜一声惊喜‘珍珠帘子’,两人都听的真真切切。

    钱掌柜进来,贺宗修带着几分探究问道:“生意上的事?有生意?”

    “是!是笔珍珠生意。”钱掌柜十分坦诚。

    “说来听听。”贺宗修不客气道,钱掌柜有几分尴尬,“已经谈好的生意,是一挂珍珠帘子,泉州一家小海商,今年损了一条船,他家一共才两条船,搭在大商队里一起走,连人带货……唉,就拿了些存货,托我帮着卖,别的还好,其中有一挂珍珠帘子,算是贵重物儿,刚刚是有人要买,一会儿要送过去给人家看看。”

    “让人拿来我看看。”贺宗修听说过珍珠帘子,见倒还没见过,钱掌柜迟疑了下,出门吩咐了一句,没多大会儿,长随抱着个一尺见方的匣子进来,打开,和钱掌柜两个,一人拎起一头,将珍珠帘子提起来,放到窗户前。

    贺宗修不由自主的睁大了双眼,珠帘背后的光照下,珍珠颗颗泛着温润的宝光,微动间,流光溢彩,偏又温和之极。

    贺宗修忍不住上前,伸手摸着密密错错、圆润美丽的珍珠,“这珠子倒不大。”一声惊叹冲到嘴边,贺宗修又改了话。

    “大珠子就太可惜了。”钱掌柜示意长随收起帘子,“这么大小的珠子,照理说不值钱,难就难在这么多珠子,个个颜色大小一样,颗颗滚圆,凑在一起,就极其难得了。”

    “这帘子多少钱?本钱多少?”贺宗修一双眼睛几乎无法从匣子里的珠光宝气的移开,这珍珠的光泽,实在太诱人了。

    “这挂帘子小,不值钱,也就十万银子,若论本钱,这个不好说。”钱掌柜打起了马虎眼,贺宗修却不客气,“怎么不好说?你且说说。”

    “是。”钱掌柜有几分无奈,“一是要看这珠子的来历,僻如这家,做了一辈子海货生意,从南洋不知道带了多少珍珠回来,他家小本经营,这珍珠,都是自家分拣好了再往外出,碰到这样虽小却圆的珠子,单个卖不出价,就留下来,几年下来,就积了不少,再雇上好的工匠打孔穿线,做成这一挂帘子,在他家来说,也就是给工匠些工钱。可要是专程挑着买,这价就不得了了。”

    贺宗修失望的喔了一声,眼睛不离那挂珍珠帘子,伸手进去摸了摸问道:“这帘子是哪家买了?”

    “这个……”钱掌柜长揖到底,“这话是真不能说了。”

    “嗯。”贺宗修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不过也没说什么,啪的合上匣子,示意长随拿走,重新落了座,看着钱掌柜道:“说说,你现在手头还有什么好东西?”

    “都有,就自贺爷想做哪一门生意。”钱掌柜热情了。

    贺宗修却皱起了眉头,他只想做最赚钱最划算的生意,朱大掌柜度着贺宗修的意思,笑接道:“我们茂昌行,想做哪一门生意,就能做哪一门生意,我们爷的意思,你手头现在有什么划算的东西没有?”

    朱大掌柜搓着手指,钱掌柜噢了一声,“也是也是,这样的生意才有做头,只是,这样的巧宗儿,得看机会,贺爷放心,只要有这样的机会,小人一定先来寻贺爷。”

    贺宗修有几分失望。这趟花椒银子,也就一个月,就得全数交进去,花椒银子交进去,他再想做海货生意,这本钱从哪儿来?等机会,他哪里等得起?

    “你先拿些上好的珍珠宝石,明天拿到茂昌行吧,给我看看。”

    要不先做几笔小生意,买些珍珠宝石,倒个手,卖给宫里,也能小赚一笔,至少把这次花椒的损失赚回来。

    钱掌柜答应了,起身告辞。朱大掌柜送他出门。

    贺宗修带着朱大掌柜从清风楼出来,没多大会儿,李桐戴着幄帽,也从清风楼出来,上车出城回紫藤山庄。

    …………

    定北侯府,宁远背着手站在书房窗前,凝神听着六月的禀报:“……贺宗修带着掌柜朱洪年,见了常年在京城替各大海商出货的钱掌柜,也就半个来时辰,打听过了,说是贺宗修要做海货生意,问钱掌柜有什么能做的生意没有,中间看了挂珍珠帘子,那挂珍珠帘子已经卖出去了,卖给了谁,崔信还在打听。”

    “做海货生意?”宁远轻笑了一声,“老大这么缺钱了?就贺家那一堆蠢货,还能做海货生意?在京城也想强买强卖?”

    “还有件事。”六月没理会宁远的自言自语,抬头看了眼宁远,有几分迟疑,“贺宗修到清风楼前两刻钟,紫藤山庄李姑娘进了清风楼,贺宗修走后一刻钟,李姑娘也走了。”

    宁远呆了下,猛的转回身问道:“她一个人?她到清风楼干什么?见了谁?”

    “带了两个丫头,一个婆子,在贺宗修隔壁雅间,就一个人,没见任何人,出了清风楼,就直接上车出城回去了。”

    六月答的很仔细。

    宁远往后退了两步,坐到扶手椅上,眉头紧拧,这是她搬出姜家,头一趟进城吧?以她如今的情形,不到万不得已,她怎么会进城?

    进了城,就为了在清风楼枯坐了半个多时辰?

    不可能!

    她是为了贺宗修?宁远眼里爆出团亮光,要是这样,就能说的通了,这是长公主的意思!江南是一步,这京城还有一步!让她出面,从贺宗修身上下手,是要断老大的财路?

    “告诉崔信,盯紧那个钱掌柜,见了谁,说了什么话,牵了什么生意,越细越好!”

    “是。”六月应了一声,退出去传了话,垂手站在门口,等着听传唤。

    宁远站起来,又站到窗前,出神的想了半天,他得找个机会见一见这位李姑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