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二七章 暗示

第二百二七章 暗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呆了下,默然片刻,“他就是太实诚了。”

    “嗯?”福安长公主瞪大眼睛看着李桐,李桐目光有几分飘忽出离,“要是他待我象普通人家的夫待妻一样,他那个情深意重的表妹,自小相随的丫头,还有别的美人儿,都等到一年后再抬回来,等一年后再怀孕生子,添丁进喜,你还觉得我嫁错人了吗?”

    福安长公主沉默不语。

    “之后他渐渐除掉我身边有用的丫头、婆子,或许不是他,他后院有的是人想下手,他只要看着,不说话就行了,再然后,他渐渐羽翼丰满,再慢慢摘掉我身后唯一的支持。”

    李桐低下头,说不下去了,从前,她就这样走过一遍。

    福安长公主脸色渐渐白起来,白里透着铁青,她说的,她已经经历过了。

    “还是蠢货!”好半天,福安长公主才冷声开口,“这是你的福气。”

    又停了好半天,福安长公主声音悠悠,“你比我强,多数人,几乎所有的女人,遇到这样的境况,都只是恨极了那些狐狸精,使尽一切手段要除掉那些狐狸精,挑着狐狸精们争宠争斗,抬进新的狐狸精分宠,不让她们生孩子……哪家不是这样?”

    “嗯。”李桐低垂着眉眼,从前她就是这样,阿娘也说,哪家不是这样呢?

    “错不在狐狸精们,错在你嫁错了人。”福安长公主长长叹了口气,“能看明白这一条的,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

    “好些人都能看明白,只是,看明白了又能怎么样?我能搬出姜家,是因为我有阿娘,阿娘惯的我没有规矩,无法无天,我要是……”李桐顿了顿,“比如季家,季家的姑娘要是嫁了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家,能象我这样吗?”

    “他家规矩重。”

    “我有人,有钱。”李桐垂着眼皮,搅着茶汤,“换了别家,就象父母能象阿娘疼我这样,没有足够的人手,没有足够的银子,又能怎么样?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明白,而是,能看得明白,又能搬出来抗衡的,只有我一个,就算这样,我和阿娘也不得不四处寻找支撑着助力。”

    福安长公主神情黯然。

    “小时候读诗,看到那些怀念亡妻的诗句,总是特别感动,觉得天下男子用情至深,不亚于女子,后来……这一阵子吧,就想着那些情深意重的男人,活到六七十岁,娶过四五房妻,纳过无数小妾,红楼里有无数红粉知已、心头之好,他能有什么情?对谁有情?他娶的妻,怎么个个都短命?每一个鲜花般的好女子嫁给他,都活不过十年,难道是因为风水?”

    李桐一脸讥讽,“这些深情款款的男人,他们的情,都在诗里词里,真正用了情的,比如季相,用不着写诗。”

    福安长公主呆了呆,噗一声笑了,“大约墨相也用不着写诗,倒是吕相……”福安长公主歪着头仔细想了想,“吕相极少写诗,好象……从没见过他写过这样的诗词,还真是,前朝红粉柳相的诗词最情深意重,若论薄情无义,他还真是第一。”

    “你这样的心思人品,真该嫁个季相、墨相这样的,至不济,吕相也成,唉!”福安长公主一脸可惜遗憾。

    “长公主难道不应该嫁一个季相这样的真男儿?”李桐反问了句,福安长公主捏着杯子,望着廊外出了半天神,“我有好多心愿,想做好些事,很多很多,可唯独没有嫁人这一件,可母亲和皇上觉得,我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嫁人。”

    “皇室公主快三十还没嫁人的,你是头一个吧?”李桐想了下,她对皇室不是很熟。

    “不是。”福安长公主声音轻飘,“本朝立国不久,可林家的女儿……生下来能活到成人的,算是有一多半,能活过四十的,极少,你看,我的姐姐们,已经死光了。”

    李桐机灵灵打了个寒噤。

    “公主出家的,每一代都有,多数是自己落了发,在宫里清修,清修个三年五年,就功德圆满,驾鹤归西了,我快三十了,在公主里头,算是寿数不错的了。”

    福安长公主晃着脚,一脸冷漠。

    盛夏暑热,李桐却遍身寒意,下意识的拉了拉衣袖。

    她也没能活过四十岁。

    “长公主,你……”李桐开了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该怎么说,她要怎么暗示她,她未来的命运?

    “皇上真要下了旨,指了婚,一定要你嫁人,怎么办?”沉默片刻,李桐还是问了出来。

    “皇上不会。”福安长公主露出丝笑意,这笑意却看的李桐心酸难忍。

    “他蠢归蠢,有一样好处,敬天法祖,他在阿爹面前,当着众朝臣的面,发过重誓,绝不违逆我的心意,我没点头前,他不会下旨。”

    “皇上之后的皇上呢?要是……”李桐话只说了一半,福安长公主脸色就很不好看。

    “毕竟,人人都觉得,让你嫁人,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好的事,再怎么,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李桐还是把话说完了。

    福安长公主直直的望着远处,坐成了一座石像。

    …………

    柳漫的飞燕楼,正热闹不堪。

    周六喝的六七分醉,又一次扯出那只金鱼袋,“咱们兄弟,人手一个!远哥,你的呢?”

    说着,歪了几步过去,从宁远腰上解下金鱼袋,又把墨七和苏子岚的也扯下来,一排四个搭在胳膊上举起来,“看看!以后,看谁敢说咱们兄弟……呃!没出息!”

    “还是没出息。”宁远没骨头一般往后靠在阔大的椅子上,懒洋洋接了句,周六瞪着宁远,噗一声笑了,“远哥您说的对,没出息就没出息,没出息怎么啦?照样当差!照样有金鱼袋,还是御赐的!照样实补七品!怎么着?没出息怎么着?”

    他今天真是太兴奋了,得彩头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今天头一回,他一脚踩在长房脸上,长房就只能闷声受着!真是太痛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