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二四章 饯行

第二百二四章 饯行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二爷在紫藤山庄门口下了车,站在大门口犹豫了片刻,招手叫过瑞哥儿,“你现进趟城,找七爷,跟他说一句话:我明天一大早启程去江南。”

    “好咧!”瑞哥儿听说要去江南,顿时兴奋的两眼放光,答应一声,一溜烟跑进去要了马,打马直奔京城。

    文二爷进了大门,直接去见张太太,张太太听了文二爷的回话,一句多话没问,先让人去庄子里找孔大,让他挑十个人跟文二爷去太平府,又吩咐万嬷嬷和孙嬷嬷,挑十个精明心腹的长随给文二爷带着。

    万嬷嬷领了吩咐,将要出门,转头看着文二爷笑道:“二爷打算怎么去?要不要挑两个丫头您带着?”

    “不要不要!”文二爷急忙摆手,“一个丫头都不要!”

    “那让小悠跟您走这一趟?路上至少吃食上不委屈。”孙嬷嬷也跟着建议,文二爷接着摆手,“不敢劳动小悠姑娘,我这是去办差,带个厨娘太招眼,多谢两位嬷嬷好意。”

    文二爷站起来,长揖到底。

    万嬷嬷和孙嬷嬷出门,张太太又吩咐请宁大掌柜去见文二爷。

    傍晚时分,宁大掌柜匆匆赶到,和文二爷直说到天色将明。

    …………

    京城,宁远得了瑞哥儿传的话,愣愣的想了半晌。

    去江南,明天一大早就要启程,江南出什么事儿了?哪个江南?李家老家湖州,这个江南,是泛泛而指,还是专指江南东西路?李家有事,也不应该是文涛走这一趟,一来大材小用,二来,李家肯定不缺处理家事的管事。

    不是李家的事,那是……长公主?

    宁远一念至此,后背顿时绷的笔直,若是长公主,那就说的通了,长公主想干什么?江南……宁远脑子里挨个排过江南的大小官员……童敏?

    江南西路布政使童敏?长公主这是要剑指大皇子了?大皇子怎么得罪她了?是了,那六十个侍卫……

    真是蠢货!哪儿不好捅,偏偏去捅马蜂窝。

    这也许是个机会……狗急跳墙就好办了……

    宁远心情一阵激荡,大步留星,从屋里几步踱到院子里,站在院子中间,双手叉腰,仰头望天大吼了一声,困了这么久,现在,总算有点眉目了!

    “凤娘!请崔信来见我,立刻!六月!”宁远站在院子里,一声吼,凤娘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六月急忙奔进院子。

    …………

    天刚蒙蒙亮,文二爷一夜没睡,洗了个澡,换了件古铜色茧绸长衫出来,吃了早饭,看着碗,咋巴着嘴,唉,这些美味,得半年吃不上了。

    文二爷神采奕奕,精神抖擞的出来,大门外,孔大带着八九个老成孔武的护卫,已经收拾停当,万嬷嬷和孙嬷嬷挑的十个长随,以吕福为首,正忙着最后一遍检查各辆车上的行李。

    除了这些,张太太又挑了两个帐房,两个专跑京城和太平府这条线的管事,跟文二爷南下。

    文二爷这一趟算是轻车简行,可再轻再简,既然带了几十个长随护卫小厮,这车辆行李就得配得上,连衣服带各式杂物,收拾了四五车,再加上文二爷一辆车,小厮欢哥儿和瑞哥儿一辆车,两个帐房一辆车,两个管事一辆车备着,总共将近三十人,十来辆车,几十匹马,离开紫藤山庄,往南而去。

    刚过了望京驿,最后一座十里长亭外,十来匹马停驻的象幅剪影。

    文二爷车子上,捏着本书,车帘子一直高高掀起,远远看到长亭外肃然而立的十来匹马,眼睛眯了起来。

    离得近了,十来匹马中,有一匹马一跃而出,直奔文二爷的车队而来,孔大眯眼看着那十来匹马和疾奔而来的一马一人,悄悄打了个手势,示意众人让开,这必定是二爷的朋友。

    一人一马直冲到文二爷车前,急勒马头,冲文二爷一拱手,“二爷远行,我们爷在前面长亭,给二爷饯行。”

    文二爷跳下车,拿着书,背在后面,安步当车,进了长亭。

    宁远下了马,转着他那根流光溢彩的马鞭,上下打量着文二爷,“这身衣服不错,有几分财主味儿。”

    “七爷过奖。”文二爷一脸笑,眯眼打量着宁远,“七爷气色不错,眉清气顺,看样子,七爷有了眉目了。”

    “我看,你哪天不做幕僚了,倒是能去大相国寺门口,支一个卦摊。”

    “正有此意!”文二爷吊梢眉一抬,一幅正好被人说中的样子,宁远失笑,话锋一转,直入正题,“二爷要去哪里?”

    “太平府。”文二爷笑眯眯道,“替东家查几笔帐。”

    “喔。”宁远侧过头,再次打量了一遍孔大,以及吕福等人,“这几个护卫勉强过得去,只是稳重有余,杀气不足,保镖勉强,杀人不行。”

    “跟七爷的人不能比。”文二爷扫向六月等人。

    “要杀人吗?”宁远摇着马鞭,仿佛在问吃过了吗。

    “应该不要。”文二爷被宁远的语气噎了下,但还是认真想了下才答道。

    “这个给你。”宁远从怀里摸出封信,和一个极小的印章递给文二爷,“听说你要去江南,昨天晚上,我特意去寻了趟季大郎,想着你也许用得着。”

    文二爷接过信和印章,扫了眼信封上的收信人就塞进怀里,冲宁远拱手谢道:“劳七爷费心了。”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宁远转着马鞭,一脸笑,“行了,你赶紧启程吧,对了,凤娘,把那药给二爷放车上,我们宁家的独门秘方,赶路太急,蹭破了皮,伤了筋骨,厚厚涂一层,一夜就好!”

    “多谢七爷!”文二爷再次揖道谢,“就此别过。”

    宁远看着文二爷手里捏着的书,心里微微一动,用马鞭点着书笑道:“什么书这么好看,让二爷一刻不舍得离手?”

    “几篇绝妙文章,值得反复研读。”文二爷大方的松开手,宁远用马鞭翻了下,眼眶缩起,随即笑起来,“这几篇,确实是绝妙好文,多谢二爷。”(未完待续。)